关于作者
个人认证:个人认证
关注 1 粉丝 8 喜欢 0 内容 59
湖南省
聊天 送礼

SuiBu – 广告

    • 查看作者
    • 三年蛰伏,一朝回来

      凌晨两点,万秋刚从外面做完代驾,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

      想到在家等着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万秋嘴角不禁浮上一抹笑意,为了老婆孩子,就算再苦再累也值得。

      屋内这时候,传来的孩子的咳嗽声。

      “医生说了,再这样下去,孩子迟早会得肺结咳,附近工地施工灰尘很大,万秋,我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

      万秋眉头微拧,解释说:“蕊儿,你在给我点时间,我很快就筹到钱,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搬到好一点小区里去住。”

      屋内一个身材高挑,柳眉杏眼的美女走了出来,她双手环抱,满脸不悦的说:“万秋,三年前你就这么说了,你现在有变化吗?你白天送快递,晚上做代驾,你说你攒到什么钱了。”

      万秋低头不语。

      “万秋,你知道吗?我现在每次回家,都会被兄弟姐妹嘲笑,说当初放着富家公子不嫁,偏偏嫁给你这穷小子,过着这种苦日子。他们都说我瞎了眼。”

      “万秋,我再给你最后一天,你若是还想不到办法,那我就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吴语蕊柳眉倒竖,心里感觉堵得慌。

      “你能想什么办法?”万秋语气带着愧疚问说。

      万秋知道,孩子生下来呼吸道就有问题,应该生活在更好的环境当中。

      吴语蕊吸了吸鼻子说:“这你不用管,我有自己的办法。”

      说完,吴语蕊直接“嘭”的一声就把门关上。

      万秋叹口气,将沙发收拾好,准备睡觉。

      这时候,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万秋摸出手机按下接听键,那边传来一道声音:“少爷,老爷快不行了,说想见你最后一面。”

      万秋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断。

      老头这个理由已经用了不下十次,也不知道换个新鲜的理由。

      这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万秋最近被一些事情闹得很烦心,按下接听键,就说了句:“别来烦我。”

      “不是,少爷,老爷这次是真的不行了,还拟订了遗嘱,你要是不信的话,我遗嘱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你可以先看看。”

      电话那头,说话的人,声音已经带着颤抖,像是生怕惹怒了这边这位爷。

      万秋不耐烦的说了句:“等着。”

      万秋将手机点开,看到了一张图片,万秋快速放大,遗嘱内容大概是:现将家族所有产业,百分之百转让给万秋继承。

      万秋看清楚后,冷笑了声说:“怎么了?当初不是嫌弃我是万家的私生子,现在想到将产业转让给我了?”

      那边轻微的咳嗽了声说:“老爷说了,产业只有交到你手上他才放心。”

      万秋冷笑了声,当初他在家族是私生子的身份,处处受到打压。

      老头当初何曾高看他一眼。

      但是好在他万秋天资聪颖,为家族投资多个项目,全部获得超高回报率,最厉害的一次投资,曾经投资了某里,回报率高达百分之一万。

      美国股神巴菲特也曾夸赞万秋是少年天才,要知道当年万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足二十岁。

      只是他被家族的一些所谓的兄弟姐妹用阴谋诡计挤走后,就对这些事情没有了什么兴趣。

      万秋看着这份遗嘱,心里呵呵的笑着。

      真的当他万秋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老头子会这么好心,将江家所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他?

      别傻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万氏集团最近股票呈现断崖式暴跌,高层纷纷离职跳槽,带走了很多顶尖团队,万氏集团一些股东也纷纷撤资。

      不过瘦死的骆驼始终比马大。

      这些信息,也不是万秋主动去关注的。

      只是因为万氏集团在世界五百强中排名第一。

      有些事情就算万秋不主动去关注,这些信息还是会被动让万秋知道。

      “喂,少爷,你看见了吗?这次老爷是真的知道错了,只要少爷你肯回来,以后万氏集团,全部由你说的算。”

      “少爷,老爷这次真的很有诚心,不希望少爷你在外面过苦日子,继续漂泊。”

      万秋直接挂断电话,关机躺在床上睡觉。

      第二天一早。

      吴语蕊抱着孩子就从屋内出来,吴语蕊化了一个美妆,整个人显得光彩夺目,其实吴语蕊就算不化妆,姿色也是上乘。

      万秋顶着一个鸡窝头,揉了揉眼睛问说:“你去哪?”

      吴语蕊看着万秋窝囊的样子,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怎么看上的他,还头脑发昏的居然嫁给了他。

      吴语蕊冷哼了声,还没说话,却被她抱在怀里的团子抢先,奶声奶气的说:“妈妈说,陈叔叔开车在下面等我们,说要带团子去看新房子。”

      万秋一听这话登时就怒了,从沙发上“蹬”的一下就起来。

      吴语蕊不客气的就说:“你干什么?”

      万秋将气给咽下去。

      走到窗户边,就看到楼下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停着。

      万秋穿着裤衩,踩着拖鞋,拿着晾衣架就朝着楼下走去。

      吴语蕊见状急匆匆的就追了上去,在背后喊着万秋,万秋没理会,到了楼下,拿着晾衣架敲了敲玻璃,玻璃被放下来,一张带着令人厌恶的笑脸出现。

      “怎么?有事情吗?”

      “陈贵,老子和你说了多少遍,让你不要来骚扰老子老婆和孩子,你没长记性吗?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说着话,万秋抓住陈贵的衣领。

      陈贵倒是不慌不忙,笑着对万秋说:“你自己没本事照顾不了老婆孩子,还不让别人帮你照顾吗?”

      “你……”万秋正准备挥拳教训这龟孙子。

      身后的吴语蕊却气势汹汹的到了近前,一把将万秋推开,生气的说了句:“万秋,你干什么,贵哥是来帮我们的,你非要团子死了才甘心吗?”

      说着话,吴语蕊很快就来到车窗前,脸上陪着笑,语气十分柔软的说:“贵哥,对不住啊!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没什么本事,就是脾气大,你大人不计小人过。”

      “蕊儿,你不用和我道歉,这是我们男人间的事情,和你没关系,放心,你和团子我会照顾好的,团子身体不舒服,我已经在全市最豪华的小区里,为你们找好了房子,团子住那,肯定不会犯毛病,要知道那,绿化达到了百分之八十以上,全市的有钱人基本上都住那,空气环境都是一等一的,而且物业都是最好的贵笔元物业。所以你和团子去了那,就安心好好住着。”

      “那岂不是很贵?”吴语蕊语气担忧的说着。

      “蕊儿,咱们什么关系,那时候要不是你瞎眼看上了他,说不定咱们就结婚了,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来负责。”

      万秋捏紧拳头,心中怒火滔天。

      陈贵他知道,当初这狗东西也在追吴语蕊,只是最后失败,吴语蕊嫁给了自己。

      可是这狗东西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三番五次的找机会上门来献殷勤。

      他家里是有点钱,如果当初吴语蕊真的是爱钱的话,自己和陈贵站在他面前,他肯定会选择陈贵的。

      其实万秋知道,吴语蕊是喜欢自己的,只是被生活逼迫成这样的。

      “万秋,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给贵哥道歉。”

      吴语蕊声音冰冷。

      站在万秋身边的团子,拉了拉万秋的手,说:“爸爸,你不要给他道歉,团子不要他帮忙。”

      只有三岁的团子,琼鼻微皱,有些生气,可是下一秒,团子忽然就咳嗽了起来,面色很快一阵通红,万秋迅速的抱住团子,帮着团子轻拍着后背。

      手刚落下去,就一把被吴语蕊推倒在地。

      “孩子我会照顾,不用你管。”

      吴语蕊语气冰冷,因为担忧团子,目光已经变的有些通红。

      她询问着团子的情况。

      团子说着没事。

      吴语蕊吸了吸鼻子,像是强压下眼眶中的泪:“万秋,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

      万秋沉默没说话。

      “我最恨你的是一事无成的温柔,万秋,你要还是个男人,现在立即马上滚过去给贵哥道歉!”

      “蕊儿,你是让我给这王八蛋道歉吗?”

      “不许你这样说贵哥。”

      “啪!”的一声,吴语蕊一个耳光,就打在了万秋的脸上,一道鲜红的手指印出现万秋的脸上。

      团子见状,吓得小脸苍白,带着哭腔上前来,抱住万秋的大腿,关心的说:“妈妈,你不要打爸爸。”

      “爸爸,你是不是好疼,团子给你揉揉。”

      万秋缓缓蹲下身子捏了捏团子的脸,轻声对团子说:“爸爸不疼,团子不用担心。”

      万秋小心翼翼的抱起团子。

      正在这时候,陈贵的声音传来:“蕊儿,我们该走了。”

      吴语蕊语气甜甜的答应了一声,转而对万秋冷冷的说了声:“把孩子给我。”

      “不给。”万秋直接说。

      吴语蕊顿时就被气到了,怒目盯着万秋。

      团子这时候也说:“妈妈,我不想和那个陈叔叔一起,要不然咱们跟爸爸一块吧。”

      吴语蕊很快的就说:“孩子你是给还是不给?”

      “蕊儿,团子是你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能让自己的孩子被那狗东西带走吗?”

      “蕊儿,你真的再相信我一次,到时候,我一定可以给你和团子最好的生活。”

      吴语蕊轻笑,眼神里流露出满满地轻蔑:“万秋,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你除了这张嘴会说之外,你还会什么本事?”

      “万秋,你真窝囊,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陈贵的声音这时候传来:“蕊儿,团子先放他这,等看了房子,到时候再把团子接过来,我已经约好人了。”

      吴语蕊应了声。

      转身就要走。

      万秋喊住吴语蕊说:“蕊儿,你就真的不能相信我这一次吗?”

      万秋脸上的红手指印到现在还没消失,看起来异常的扎眼。

      吴语蕊轻笑了声,笑声里带着凄惨和绝望:“万秋,贵哥能给团子好的居住环境,而你,你只能让我和团子住一辈子的工棚,你还有什么资格让我相信你。”

      万秋一口气都卡在了嗓子眼,隐隐觉得心里作痛,一时居然不知道说什么。

      “再这样下去,我和团子也不可能跟着你一直过这种苦日子的。”

      吴语蕊说完,转而面对团子她强忍着情绪:“团子,你在这等妈妈,妈妈待会回来接你。”

      说完,吴语蕊踩着高跟鞋就上了陈贵的车。

      黑色的奥迪车很快消失在万秋的视线当中。

      万秋抱着团子往前走着,心里有团怒火在燃烧。

      团子柔声安慰着万秋说:“爸爸,你不要难过,妈妈会回来的。”

      万秋嘴角浮上一抹笑容,安抚着团子,说没事,爸爸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时候……

      万秋手机,“滴”短信的声音响起。

      万秋点开短信:万秋,你和我争凭什么?你老婆很快就要睡到我枕边了。

      万秋都能想象出,陈贵发短信时,一脸淫笑的模样。

      ……

      万秋看了一眼手机,就将手机放进口袋,也没回复。这一点他还是相信吴语蕊的。

      中海一号。

      海城市最高档的小区。

      全市百分之九十权贵聚集的地方,海景别墅,高端住宅。

      从小区里随便走出来一个人,就可能身价过亿。

      万秋抱着团子,团子手中拿着一块蛋糕,吃的满嘴奶油。

      万秋问说:“团子,你喜欢这里吗?”

      团子点了点头,粉嫩的皮肤让团子看起来异常的可爱:“喜欢。”

      “那我们就住这里吧,好不好?”万秋问着团子。

      团子却摇头说:“不用了,爸爸,这里好贵,团子其实不喜欢这里。”

      团子说着话,眼神却看着小区外面的摇摇车。

      “爸爸,咱们走吧,回去吧,我觉得这里好热。”

      才三岁的团子,却已经懂事的让人觉得心疼。

      万秋心里叹口气,摸了摸团子的后脑勺,不能让团子跟着自己受罪。

      万秋朝着中海一号走去,到了门口,很快就被保安给拦住。

      “你干什么?”

      “我进去看房子。”

      保安听万秋说这话,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他在中海一号,当了三四年的保安,有钱人没钱人,他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眼前的男人,明显穿着一身地摊货,加起来可能不足一百块钱,比他身上的还要便宜,就他这样还来看房子。

      “我说哥们,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不是你这种穷屌丝来的地方。”

      “我没走错,我是来这里选一套房子的。”

      万秋知道,这个中海一号,就是万氏集团旗下的一个楼盘,在海城市,算的上数一数二的楼盘,最低价格,都要10万一平起步。

      说着话,万秋带着孩子就要往里面走。

      “站住,你说就你这样,全身上下不超过一百块的穷屌丝,还有脸来这里看房子。”

      “我认识你们董事长陆三金,我和他约好了。”

      保安一怔,旋即就哈哈大笑起来。

      “陆三金?你还和陆三金认识?你要是陆三金的话,我就认识万天朝。”

      万天朝就是就万秋爷爷,万氏集团当家人。

      而中海一号,是万氏集团旗下的一个公司开发的楼盘。

      保安肆无忌惮的嘲笑着万秋。

      正在这时候。

      一道高傲且毫不客气的声音传来说:“你们在这里吵什么?”

      保安扭头看去,赶忙谄媚的笑着说:“王经理,他说他是来这里买房子的。”

      王经理看了眼万秋,很快不客气的说了句:“赶紧将这种垃圾扔出去,你没点眼力见吗?这种垃圾还能买得起房子?”

      王经理说着话,眼神里还满是厌恶之色。

      保安立马应声说:“对,王经理你说的对,我马上就把他赶走。”

      说着话,几个保安上前,就要将万秋赶走。

      “你这种人,还来买房子,笑死人了。”

      “该不会是想进去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吧。”

      “赶紧让他滚,今天董事长会来视察项目,回头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你们都得滚蛋。”

      保安一听让他们滚蛋,立即更加卖力的想要将万秋赶走。

      万秋被推搡着,他用心的保护团子,团子也抱着他的脑袋,万秋心里叹口气,心想这果然是一个狗眼看人低的世界,摸出手机,就要给陆三金打个电话。

      却在这时候,一声轻轻鸣喇叭的声音响起。

      一辆加长版的林肯朝着这边开来,低调的黑色泛着金属的一般的光泽,车身线条十分漂亮。

      王经理一看车来了,顿时就着急起来,董事长来了。

      他加大声音喊说:“你们最好赶紧让他滚,不然我回头整死你们。”

      王经理快速的像是一条狗就到了车前。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车里的人,比他还要着急,快要到的时候,从车窗里,就看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居然有人对他少爷动手,要知道万秋现在可是万氏集团的希望。

      车门打开后,王经理刚要拍马屁。

      却看到车内的董事长,陆三金,虽然年纪六十多了,但是此刻的速度却犹如一道利箭一般,快速的就到了万秋的身前。

      王经理心想完蛋了,一直听说董事长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这样高端的小区门口,居然有这样一个垃圾在闹事,董事长肯定不高兴。

      王经理心急如焚,不敢有半点耽搁。

      走到了近前,就要说话。

      却在这时候,听见董事长,陆三金奔上前去推开了保安,嘴里喊着:“少爷,你没事吧?”

      “老头子来晚了,让你受惊了。”

      “什么,少爷?那个垃圾是少爷吗?”

      “不可能吧!这个垃圾居然被海城市首富陆三金喊着少爷。”

      所有的人心里都震惊异常。

      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或者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下一秒,他们更加吃惊,看见海城市首富此时居然弯腰下去,帮着万秋擦着那双几块钱的拖鞋,并且说着:“少爷,你千万不要生气,这件事是老陆的错,老陆没有做好。”

      “少爷,你一定要原谅老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众人议论纷纷,所有的人都认识海城市首富,毕竟上过无数次电视。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众人石化。

      这还是海城市首富吗?

      居然跪在一个年轻面前,帮着他擦鞋?

      海城市首富陆三金,此时殷勤的像是个“狗腿子。”

      一旁围观的人早就震惊的无以复加。

      王经理和一众保安早就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王经理也不愧是经理率先反应过来,虽然还是不敢相信,这个浑身上下穿着不超过一百块的垃圾就是少爷,但是眼前的一幕,让他不得不相信事实。

      他快速的过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万秋的面前,帮着万秋擦另外一只鞋,嘴里还说着:“少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少爷大人大量,饶过小的一次。”

      还在擦着另外一只鞋的陆三金见有人跟着自己抢活干,顿时就怒了,抬手就给了王经理一个耳光,什么时候这种“光荣”的事情,轮到别人来抢了。

      “你被开除了,现在就滚蛋。”

      陆三金语气坚定无比,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如此坚定,少爷的马屁,居然还有人敢跟他抢。

      王经理顿时哭丧着一张脸,可是很快就有人拖着王经理丢到了一旁。

      其余的几个保安也都统统被开除。

      陆三金还在说着:“少爷,都是这几个狗东西惹少爷生气了。”

      这时候,被万秋抱在怀里的团子,一脸疑惑的问说:“爸爸,这个爷爷在做什么?”

      万秋看着陆三金,还有一众围观的人,只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一向低调做人,不想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老陆,你这样成何体统,赶紧起来,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海城市首富,这样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只要少爷不生气,原谅老陆,老陆被人看这么点笑话又算的了什么?”

      万秋莞尔,内心叹口气说:“有什么事情,咱们办公室说吧。”

      ……

      中海一号,一栋高级写字楼里的豪华办公室内,万秋抱着孩子一屁股坐下来,舒适优雅的环境,里面还放着空气净化剂,这和万秋居住的工棚,简直就是有着天壤之别。

      团子到了这,面色似乎都好看了几分,只是嘴上的奶油还没擦去。

      团子奶声奶气的说了句:“爸爸,这个爷爷好奇怪,为什么一直笑。”

      陆三金毕恭毕敬,就像是一个服务员一样站在万秋的面前,满脸堆笑,像是生怕得罪这位爷一般。

      万秋眉头皱了皱。

      有些话,万秋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和陆三金说。

      陆三金是个明眼人,知道万秋的意思,很快的喊了声:“小陈。”

      一个身穿着职业包臀裙,穿戴着黑色丝袜的女人小跑了进来。

      “董事长,你有什么吩咐吗?”

      “带着小小姐出去玩,好好照顾,如果出了半点幺蛾子,你立即辞职滚蛋。”

      小陈被吓得浑身颤抖。

      万秋摸了摸团子的头发,轻声的说:“团子,你去跟姐姐玩好不好,爸爸等下来找你。”

      团子从万秋的怀里跳下来,乖巧的说了声好,随后就跟着小陈出去。

      等团子走后,万秋端坐起来,轻微的咳嗽了声,顿时气场全开。

      陆三金顿时神经紧绷了几分,眼前这位少爷,虽然在外面漂泊了三年,但是身上的气场,丝毫没有减弱,还像是三年前的他,那样杀伐果断,几乎将整个万氏集团的业绩提升了好几倍,也让万氏集团,迈上了一个全新的台阶。

      “坐吧。”

      万秋语气淡淡的说,眉头拧紧了几分,和刚才面对团子的时候,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陆三金坐的有些拘谨,仿佛这不是他的办公室。

      “少爷,老爷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希望少爷回来,重新掌舵万氏集团。”

      “哼,三年前的时候,老头子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万家容不下我这个私生子。”

      万秋仍旧记得三年前发生的事情。

      千夫所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他,甚至万家的掌舵人,万天朝还当众落井下石,斥责他万秋这个私生子,是一颗坏了一锅汤的老鼠屎。

      当着所有的人面,将万秋赶出了万家。

      私生子,这三个字,对于万秋来说,就像是永远抹不去的一个印记。

      从小到大,无论做什么事情,万秋从来没有被高看过一眼,有多少功劳被那个万家所谓嫡长子万辉抢走,就不说了。

      到后来,万秋为万氏集团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却仍旧被轻视。

      万秋嘴角轻笑,带着一抹淡淡的苦涩。

      万秋知道,只要有他在,对于万氏集团嫡长子万辉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有他在,万辉想要完全继承万氏集团,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不能服众。

      这次,老头亲自立遗嘱的目的,也是因为一些股东的要求,要求万秋重新回来掌舵。

      陆三金尴尬的一笑,当年的事情,他也经历了,但是他作为万家的一个属下,无法对这么重大的决定,指手画脚。

      他苦笑一声说:“少爷,老爷这次是真的有诚心,遗嘱都立了,不管怎么说,少爷和老爷终究是一家人,少爷也始终流着万家的血,现在也是个好时机,少爷正好可以重新返回万家。”

      “流着万家的血?”

      万秋像是忽然听了一个天大笑话。

      就算他当自己是万家人,万家何曾当他是万家人。

      他终究只是一个万家口中的私生子,人人都看不起的私生子而已。

      现在知道来求他了,真的是一个笑话。

      陆三金看着万秋的神色,根本就不敢说一句话。

      万秋也不想废话,这次他之所以回来这,也是有所求,对陆三金说:“说吧,那份遗嘱是不是有什么附属条件?”

      陆三金心里一惊,接着说:“少爷不愧是少爷,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

      万秋知道,这老家伙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将万氏集团百分之百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他。

      “说吧。”

      万秋不想浪费时间。

      “老爷的意思是,想要少爷接管海城市崇新集团。”

      崇新集团?

      万秋脑海里很快就浮现崇新集团的信息,名气还是有的,只是最近的新闻,甚嚣尘上,传言这家公司现金流早就断了,一度面临破产,在海城市以前也可以排进前十。

      万秋心里呵呵一笑,这老头还真会玩,拿一家快要破产的公司给自己,这明显还是不信任自己,想要考验自己吗?

      万秋沉默不语,陆三金看着万秋这副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头总不自觉的发颤。

      “少爷,老爷说了,只要少爷通过这个考验,那份遗嘱就会生效。”

      “不过少爷你放心,老爷说了,到时候万氏集团会高调宣布,给崇新集团融资一个亿,相信到时候可以帮到少爷。”

      万秋不在乎那份遗嘱是否生效,他现在想做的事情,只想给团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要我答应你们,也可以,但是你们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陆三金其实此时异常的紧张,如果这次不能说服万秋答应这次的条件,他要是回到万氏集团总部,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这点他心里很明白。

      他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他紧张的盯着万秋看着,不知道万秋的条件是什么,要知道眼前的这位爷,当初和股神巴菲特吃饭,都丝毫不怯场的人,会提出什么条件。

      万秋这时候缓缓的站起来说:“给我一套中海一号的房子。”

      陆三金听后,顿时松口气,原本以为会是什么天大的条件,现在一听,只是一套房子,陆三金赶紧忙不迭答应。

      “少爷,这没问题,中海一号的别墅,你随便选,只要你选中,房子就是你的。”

      “不用别墅,就要一套位置好一点,环境安静一些的住宅。”

      “对了,还有,我之所答应你们的条件,绝对不是因为我对万氏集团或者是万家还有感情。”

      万秋说完这句话,深吸了口气,三年前,他就不为万氏集团而活,从现在起,他只为团子和蕊儿而活。

      他一定会给她们母女俩最好的生活。

      万秋说完,缓缓的就朝着门口走去,脚上踩着几块钱廉价拖鞋,身穿着不足二十块的短袖。

      陆三金看着这道背影,从内心深处生出一股敬佩。

      他心里不禁的感慨,有些人气质,不是因为穿着什么的可以改变,有的人穿着几万块钱的衣服,仍旧浑身散发着暴发户的气息。

      而有的人,穿着不足二十块的短袖,身上那股“贵族”气息,却仍旧掩饰不了。

      看着万秋往外走,陆三金赶紧回神追了上去。

      万秋开门后,发现团子坐在凳子上,一脸闷闷不乐。

      无论小陈怎么卖力,团子就是不笑。

      等团子听到万秋叫她的名字,脸上立马就绽放了高兴的笑容,笑的一张脸都红扑扑起来,万秋上前去,就抱着了团子。

      小陈见万秋出来,赶紧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团子奶声奶气的问说:“爸爸,没人欺负你吧?”

      说着话,她的小手还在万秋的脸上摸了摸,万秋笑了笑说:“团子,没人敢欺负爸爸的。”

      陆三金站在一旁,点头哈腰的说:“小小姐,是的,没人敢欺负少爷。”

      万秋也不想说废话,就对陆三金说:“带我去看房子吧。”

      陆三金赶紧应声,亲自拿着钥匙,一路路过不少别墅,陆三金殷勤的介绍着。

      可是都被万秋给拒绝。

      最后选定一套,环境视野都不错的房子,精装修,几乎是拎包入住。

      万秋看了看,觉得挺满意的,就问团子说:“你喜欢吗?”

      团子摇头说:“不喜欢,这里好贵。”

      万秋摸了摸团子的脑袋。

      就说:“就这里吧。”

      “好的,少爷,这是钥匙,楼下车库还停着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这是钥匙。”

      “迈巴赫就算了。”

      “少爷,说不定你谈生意用的着。”

      万秋想了下,自己也的确需要一辆代步车,以后带着团子出门也方便不少。

      就没有继续拒绝。

      “少爷,你还有别的吩咐吗?”

      万秋想了下说:“现在的一切事情全部保密,包括我回到了万氏集团,另外崇新集团那边也要保密。”

      陆三金一怔,旋即就说:“少爷,我明白。”

      “你先去忙吧。”

      陆三金应了声,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谄媚的说:“少爷,你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

      正在这时候,万秋的手机响了起来。

      万秋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了咆哮的声音说:“万秋,你现在在哪里?赶紧将团子送到海滨之城来。”

      海滨之城在海城市来说,只能算的上是二三流小区,房价大概三四万一平,一个月的租金也就四五千的样子。和中海一号相比,还是相差悬殊。

      这样说吧,一个是楼王,一个是普通楼盘,就是这样的差距。

      不过不管怎么说,居住的环境,要比之前万秋他们居住的环境要好不上,说的直白点,还是有着天壤之别。

      “是妈妈。”团子小声的说着。

      偏这时候,团子控制不住的咳嗽了几声,这几声咳嗽声,就让电话那头的吴语蕊,变的更加紧张起来,她此时在电话里也顾不得骂万秋这个窝囊废,对着电话就说:“你这个废物,赶紧将电话给团子。”

      万秋拧眉,不过也没说什么,吴语蕊对团子是真的关心,吴语蕊是一家公司的销售部的组长,这些年赚的钱,几乎全部投到了团子的身上,她对万秋失望后,几乎就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团子。

      团子明显也听到了电话的里愤怒的咆哮声,就呢喃了句:“爸爸,妈妈生气了。”

      万秋轻轻的抚摸团子的头发,安抚着团子。

      随后把电话放到团子的耳边,团子开口就说:“妈妈,你不要生气,团子不咳嗽了。”

      吴语蕊语气一下就变的柔软下来:“团子,你没事吧?你在那等着妈妈,妈妈马上就和陈叔叔来接你,以后你可以和妈妈生活在更好的环境里。”

      吴语蕊在电话那头,说着话,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万秋听着心头一酸,这几年,吴语蕊的确跟着自己吃了太多的苦,当初嫁给自己,她父母就强烈反对,但是她说她爱万秋,如果让她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她宁愿去死,所以她违背了几乎是整个家族的意愿,一意孤行的嫁给了万秋。

      她付出太多了。

      所以这几年,无论吴语蕊怎么样对万秋发脾气,怎么样骂他,他都不曾反驳过。

      他知道,吴语蕊这几年来,太不容易了。

      加上团子的病时好时坏,往医院里也砸了不少钱,医生建议好多次,让团子住更好的环境。只是万秋自己心里也有难处。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将开始慢慢好转,往后的苦日子,都将不复存在。

      团子也将作为全世界最“昂贵”的小公主,被捧在手心里。

      “妈妈,我跟着爸爸很好,妈妈你也过来吧。”

      “团子,你们现在哪里?”

      团子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哪里,万秋从团子手里拿过电话,语气平静对着吴语蕊就说:“蕊儿,我已经找到房子了,你不用住陈贵那狗东西的房子。”

      万秋话刚落,吴语蕊顿时就变的无比愤怒的说:“万秋,我再和你说最后一遍,不许你这样说贵哥,如果没有贵哥,团子还会继续住那种满是噪音和灰尘的工棚。”

      吴语蕊直接就忽略了万秋那句话,说他找好了房子。

      这时候,里面细碎的传来了陈贵的声音:“他不是说找好了房子吗?肯定找的还是那种不利于团子健康成长的房子,哎,一个男人活成这样,真的失败。”

      万秋谁都忍得了,唯独忍不了陈贵这个小人。

      谁都知道,他这样献殷勤的原因,目的很简单,还不是为了吴语蕊。

      一个男人能忍得了,别人打自己老婆主意吗?

      别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可以忍,但是这件事情,万秋作为一个男人忍不了。

      “陈贵,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陈贵也像是来了火气,直接就从吴语蕊手中拿过电话,还特意按了免提键,笑着问说:“呦!万秋,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叫做,越没有本事的人,脾气越大,我想你就是这种男人吧。”

      陈贵的语气充满着奚落。

      吴语蕊这几年来也对万秋失去了信心,此时心里很认可陈贵的话,吴语蕊有时候觉得万秋将自己的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

      万秋轻笑了声,本来不想和这狗东西计较什么的。

      只是这狗东西三番五次,只要抓住机会,就一定会在当着吴语蕊的奚落自己。

      “陈贵,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们家的事情,你瞎掺和什么,哪里来的滚到哪里去。”

      陈贵顿时被气到,但是碍于吴语蕊在旁边,强压下自己的怒火,就转了个话题说:“万秋,你刚才不是说你给团子租到房子了吗?那你说,房子在哪里?该不会是郊区的城中村吧。”

      “哈哈哈,据我所知,那里的鱼龙混杂,环境很是不好,你皮糙肉厚,吃的这种苦,团子和蕊儿肯定不能跟着你吃这种苦。”

      “万秋,你要真的是一个男人,现在就和蕊儿离婚,让团子和蕊儿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跟着你一直吃苦。”

      万秋冷哼了声说:“离婚?陈贵,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若是再参与我的家事,信不信我整死你,我自己的老婆孩子,我自己会照顾好。”

      陈贵像是听了一个天大笑话:“哈哈哈,你可以照顾好,那你说,你租的房子在哪里。”

      万秋也懒得和陈贵废话,直接吐出四个字:“中海一号。”

      一阵忙音响起……

      万秋放下电话。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往钟海一号过来。

      陈贵心里呵呵傻笑着,万秋这个傻逼,为了装逼什么话都说的出来,钟海一号?钟海一号是他那种穷屌丝可以住的起的吗?

      那里一平方房子,就够他好几年的不吃不喝的赚的钱。

      刚才陈贵的对话,吴语蕊也听见了,万秋的性格他知道,他很好面子,为了自己的面子,说出这样的话,也正常。

      这反而让吴语蕊心里更加对万秋失望,越发的觉得万秋窝囊透顶。

      “蕊儿,待会到了钟海一号,你不要太生气,男人嘛,总是要点面子,万秋这样做,其实也无可厚非。”

      陈贵手放在方向盘上,不痛不痒的说着。

      “贵哥,你不要为他说话了,他什么德行,我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这些年,我早就受够他了。”

      陈贵嘴角不自觉的浮上一抹冷笑,透过后视镜看到吴语蕊生气的样子。

      他心里觉得更加有戏了。

      钟海一号。

      奥迪车停下,陈贵迫不及待的想看万秋出洋相,这样他就更有机会靠近吴语蕊,每次看到吴语蕊的大长腿,他心里都会有一种冲动。

      他摸出手机,直接给万秋打了一个电话。

      万秋挂断电话,抱起团子,这时候,团子忽然对万秋说:“爸爸,你衣服脏。”

      万秋低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衣服上有很多污渍,这些污渍应该是刚才被保安推搡时留下的。

      “换一身衣服,待会妈妈会来。”

      团子可爱的说着。

      万秋目光搜寻了一番,刚好看到屋内放着一件保安服,随手就抄起穿上。

      穿着保安服,陆三金抱着团子就往钟海一号大门走去。

      团子睁大眼珠子看着万秋,用可爱眼神的上下打量着。

      “爸爸,你穿这身衣服,真帅。”

      万秋一笑,伸手刮了刮团子的鼻子:“帅吗?帅的话,以后爸爸天天穿给你看。”

      到了门口。

      陈贵看到万秋,原本心里还有的一点点的担忧,万一万秋这家伙真的走了什么狗屎运,住上了钟海一号呢。

      等看到万秋穿着一身保安服出来,他所有的担心,顿时烟消云散。

      “呦!万秋,你真厉害,居然还在钟海一号当上了保安。”

      陈贵说着话,语气里带着揶揄。

      万秋一怔,旋即就反应过来,他居然误会自己是保安,万秋冷笑一声,不过也没打算解释,将错就错吧,他一向就喜欢低调做人。

      这时候,吴语蕊一眼看到了万秋穿着保安服,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从送快递的成了看门的了,她哼了声,心里气的不行,踩着高跟鞋上去就将团子给抱过来。

      团子柔声的叫了声妈妈。

      “万秋,这就是你说的,在钟海一号租了房子?你要当看门狗,不要让女儿跟着你一起丢脸好吗?”

      吴语蕊毫不客气的说着。

      “蕊儿,你也不要怪万秋了,能住上钟海一号八人间的宿舍,万秋已经尽力了,这毕竟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心思。”

      陈贵轻笑着,还朝着吴语蕊和团子走来。

      他轻声的说:“蕊儿,把团子给我,咱们现在就去海滨之城。”

      吴语蕊脸上露出笑容,心平气和的说:“好,贵哥。”

      “来,陈叔叔抱。”

      团子顿时嘟着嘴巴,满脸不高兴的说:“我才不要跟着你走,我要和爸爸一起。”

      万秋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快步的上前去,将团子抱过来。

      吴语蕊见状顿时就急眼了,说:“万秋,你要住你的员工宿舍就去住,不要让团子跟着你受这种罪。”

      “八人间的员工宿舍的确很挤,而且都是男人,还抽烟,空气环境和居住环境都很差,这样肯定会让团子的身体情况恶化的。”

      陈贵冷冷的说着。

      “陈贵,有些话,我不想再继续重复,你要是真的把我惹急了,我说弄死你,就弄死你。”

      陈贵冷笑着,一个穷屌丝,还威胁他。

      吴语蕊见万秋这样,立即就说:“万秋,有些话我也不想重复,你要是再对贵哥不客气,你以后在休想见到团子一面。”

      吴语蕊说着话,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眼万秋。

      “妈妈,我和爸爸住的很好,就只有我和爸爸两个人。”被吴语蕊抱在怀里的团子忽然悄声说,像是生怕惹的吴语蕊不高兴一样。

      “爸爸,你快点带妈妈去看看吧。”

      万秋收回目光,说了句:“团子住什么样的地方,你自己看了在做决定也不迟。”

      吴语蕊目光变的有些复杂。

      陈贵着急看万秋出丑,就说:“蕊儿,咱们就去看看他的员工宿舍吧。”

      陈贵特地将员工两个字咬重。

      陈贵得让万秋这次摔的重一点,让吴语蕊知道自己当初选了万秋,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情,到头来,还不是要投入自己的怀抱,他嘴角微翘,仿佛已经看到了一间满是垃圾的房间,男人的内裤臭袜子乱丢。

      “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看看你给团子找的房间到底是什么房间?”

      万秋没有废话,前面带路,直接进入了一栋单元楼。

      到了单元楼内,临出电梯,陈贵还不忘说着:“这员工宿舍楼层倒是挺高的。”

      万秋听着陈贵的聒噪,真的想一拳弄死这孙子。

      等万秋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的时候,里面的场景,顿时让原本还打算看笑话的陈贵,面色一僵,这装修,这格调,绝对的精品装修,一室一厅,厨卫齐全。

      这样的房子,在钟海一号,绝对是两万租金起步。

      能住在这里,也绝对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看见了吗?这就是我给团子租的房子。”

      陈贵的面色此时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怎么可能?”

      陈贵说了句。

      “没什么不可能的,陈贵,我告诉你,现在我已经找到房子,还有你以后要是在骚扰我的老婆和孩子,你就等死吧。”

      万秋双手插兜,团子此时从吴语蕊的怀里溜出来,跑到沙发上,抱着玩偶熊,开心的笑着。

      “赶紧滚吧。”

      万秋越过吴语蕊直接对陈贵说。

      吴语蕊顿时不悦起来,说:“万秋,你怎么对贵哥说话的。”

      万秋没有理会吴语蕊。

      陈贵却还不死心的说:“突然租这么贵的房子,怕是钱来路不正吧。”

      “和你有关系吗?”

      万秋说着话,直接推搡着陈贵出去,然后“嘭”的一声,就将陈贵关在门外。

      吴语蕊见状迅速的跑了出去,嘴里还喊着:“贵哥,你不要生气,对不起。”

      几分钟后。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万秋打开门,吴语蕊从外面进来,怒气冲冲的说:“万秋,我就搞不懂,你得罪了贵哥,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蕊儿,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吧。”

      这话说的吴语蕊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她盯着万秋看着,忽然眼眶就变的红润了起来,她说了句:“万秋,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你不知道吗?我都是为了团子,你不知道吗?”

      “万秋,你以为我不能吃苦吗?我当初和你谈恋爱的时候,你就一无所有,我何曾抱怨过你?”

      吴语蕊说着这些话,让万秋的脑海里浮现往日的一幕幕。

      他一时唏嘘,忽然就一把抱住吴语蕊。

      可是让万秋没想到的是,吴语蕊忽然就激烈的将万秋推开,她红着眼眶,泪水已经滑落下来:“万秋,你变了,以前你没钱的时候,咱们住的差点,你至少钱来的干净,现在呢?”

      “我不想让团子从小就有个做贼的父亲。”

      说着话,吴语蕊抹去了眼角的泪珠。

      继续阅读

      湖南省
    • 0
    • 0
    • 0
    • 91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