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普罗米的泪滴
普罗米的泪滴 下笔如神
达人认证:笔神
关注 1 粉丝 57 喜欢 14 内容 429
未知
聊天 送礼
天下(更新中) 天下(更新中) 关注:36 内容:303

第五十五章 暗藏玄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天下(更新中)
    • 这段时日,我与剑圣形影不离,犹如同辈中人。闲聊起来亦很随便,他是我在大荒交到的又一个真正的朋友。

      拿着酒杯坐在石椅上:我说老慕啊,江湖人称剑圣,为何家里一把剑都看不到。难不成以前用过的佩剑都给埋了起来,做成了剑冢?

      老友与我对饮:哈哈哈,龙影啊,我的剑断的断,残的残,就如同老朽的心啊。

      口无遮拦,想到什么说什么:所以心中有剑?

      心中有剑,万物可为策!

      剑中有心,宇宙毁灭心还在!

      好!对得工整!字数明显不对,还工整?

      一口饮完杯中酒:今天就喝到这里吧!

      剑圣岂肯罢休?等等,龙影兄弟,我看你携着的长剑很是精奇!

      哈!你说那把天逸云舒?车正奚仲打造的,确实不凡。你想看看?

      正是。

      行囊装备都安置在里屋:我这就给你去拿。

      不劳烦龙影了。大笑间,慕克白抬手一挥,长剑飞来,剑柄窜入手心。万物可为策,所言非虚。他端详着,好宝贝!

      抬手舞剑,身行意动。好家伙!慕克白的剑道之境令我汗颜,世间的气息,绿意的荡漾,溪水的婵娟,仿佛是剑意驱动着一切。就连我也一同埋葬在里头,成为了沧海一粟。

      大荒变态何其多。也许在这位朋友面前,我走不过十招。

      突然间,剑圣大吼一声,抬脚踢在剑面,后者狠狠嵌入地面,嘭!飞沙走石,惊起一片震动。轰隆隆。

      观心中,若彤和慕英雨急忙赶来,一脸担忧,似以为我们喝得太多,发酒疯打起架来。

      我亦不知剑圣突兀爆踢天逸云舒出于何种缘由:试试这柄神兵的弹性系数和耐应力强度吗?

      老友向我走来,拍了拍肩膀:小友,剑里有古怪。待老夫酒醒后,替你好生查看一番。一席话犹如金雷点醒我,仲康曾告知,蜀州城一役奚仲故意留我一条生路;太康原是要赐假剑的却被人从中掉包;势力曾提及奚仲的身份为幽都侯爵;其本人一语道出我是从他世穿越过来的;天逸云舒是被注入剑灵的特殊兵刃;亏我还一直绑着一颗定时炸弹放在背上,亦难怪他们会说我蠢,容易被利用了。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我与剑圣齐聚,端详深嵌于地面的神兵。慕克白开口:这神兵内刻下的是剑灵,剑身由仙人遗骸打造,喂以凤血,配合天雷之火锻铸。这等匠心工艺老夫十分赞叹。

      我之前可是什么都没说,拿着它舞了几回便看出这么多,说你是个妖人都不为过:“老慕实在是太厉害了。全都说对了。

      剑灵不认你为主人,它肯屈从的原因只有一个。

      靠近真相间,全身汗毛不自禁地竖起来:他的主人故意这么做的。

      “方才,挣得你的同意后,原本想把此剑的所有潜力挖掘出来。关键时刻,内里藏着的剑灵猛然扑出,意欲吞噬我的灵智。

      所以那一脚踢得这么狠:老慕,你没事吧?

      哈哈,老东西我没事。龙影!你修为确实艰深,但面对剑灵突如其来的一击,你未必和我一样幸运。

      细思极恐:倘若着了他的道呢?

      心智会被剑灵同化,然后成为它主人的仆人。

      奚仲故意将此剑交我携带,等时机成熟时,驱使剑灵吞噬,任由其摆布。幽都爪牙的最终目的不由分说——打开太古铜门。

      剑圣重重点头:恩,当是如此。

      这柄神兵用起来十分趁手,实在是舍不得遗弃:试问剑灵如何解决?

      剑灵入剑,它没有了那么剑就没了神。如此一来你的天逸云舒和老夫手中的木条亦无区别。正所谓毁剑灵断剑生。

      讲了半天,是真没办法了。好吧,把它好生埋葬总比背着个炸药包强多了。

      老者眼疾手快,探手抓在手腕上。什么情况?话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上手了?

      龙影,你这几天毒解得如何了?

      多谢前辈。姜还是老的辣,一开始还以为那些解毒收尾时散落在脉络的星星点点都是可被人体吸收的蛋白质,汤药一过立即现形,从剧毒里打出来的定然还是剧毒,您开的药汤真是救了命啊。

      慕克白细细为我把脉:确实,情况转好许多,龙影,老夫隐居时日久了,不知江山代有才人出。

      这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老慕你说得太重了。

      一手甩开,顺势拍在我脑袋上。啪!

      哎呦喂!连忙捂着头。

      我说的是那冰心毒王。他又好气又好笑道,老夫中他的毒,未必和你一样幸运。

      原来如此。

      他看了看天:已经告诉你如何解决剑灵了。时辰刚好,老夫睡个午觉先。

      剧毒的事说得好好的,怎么就走了?再者,怎么突然跑题剑灵了?老慕你这跳跃思维,年轻人受不了啊。

      剑圣轻功了得,几步间远去休憩。留下我在原地呆呆发愣。

      怎么啦?女孩轻笑着走来。

      拱手作揖:哦,原来是仙子。

      不敢当,能和师父走得这般亲近的,得叫你声神仙才是。

      古人开起玩笑来也是没边:言重了。

      我们几个跟随师父学艺久了,却从来没看到他老人家这么开心过。一颦一笑,不可方物,“所以谢谢你了。

      华语乐坛流行音乐的力量岂容小觑。“刚才老慕说什么帮我解决问题了,可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噗嗤一笑:师父可不糊涂,是你不懂他老人家的意思罢了。

      望着她离去时的窈窕身姿,口中喃喃:难道他之前有所暗示了?

      盘膝而坐静静思考,一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观心中老者站在身后:你这小子,总算开窍了!

      浊气外放扑向长剑:老慕,这样行吗?

      慕克白不耐烦的样子:哼!试试不就知道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