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普罗米的泪滴
普罗米的泪滴 下笔如神
达人认证:笔神
关注 1 粉丝 57 喜欢 14 内容 429
未知
聊天 送礼
天下(更新中) 天下(更新中) 关注:36 内容:303

第五十六章 我的神兵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天下(更新中)
    • 色彩翠绿光鲜的山顶掩上了一层灰霾,气氛压抑异常。浊气汹涌而出包裹着天逸云舒,神兵白净透明的内部耀闪着丝丝金色。

      剑圣一旁道:“观心有无察觉?那些跳动的金芒便是剑灵本体,它已感受到了威胁。”

      剑身即是它的载体也是它的保护。想要摧毁剑灵则必须侵入天逸云舒。心随意动,十成功力下浊气外放,声势滔天!

      “嘭!”

      慕克白周身单单光芒坦然自若:“龙影,老夫在你这个年纪可不具备如此霸道的力量。”

      玄功壮大至今也经历了不少坎坷,不急细想,眼前最重要的是扼杀隐患。浊气凝聚成实体的刀刃,全方位地刺向神兵。

      “叮叮叮!”金铁交击后,长剑未动分毫。

      “哈哈哈。”他捋了捋胡须,“像你这般,倘若成功,此剑亦被你弄得支离破碎。更何况,它品相非凡,你怎可成功?”

      抬手一点,剑气击在剑柄与剑刃交接正中,“叮!”“集中一点。再有,浊气进入神兵后,需寻着剑路一点一滴炼化剑灵,并非摧毁。用你的气息替代原者,它才会真正的属于你。”

      心想:既然有这么多讲究为什么不早说,你早说啊,你干嘛不早说!还有,什么叫剑路?如何替换,你倒是说说清楚啊!

      老友一手搭在我后背,纯净的功力平复心中焦躁:“哈,小友勿要急躁,老夫助你一臂之力!记住,你是如何打通气脉的,千万不得急功近利。”

      长舒一口气,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多谢了。”

      心无杂念,浊气精纯了一分,汇聚成一道尖刺。观心中,吸气屏息,尖头对准,蓄势待发。令人惊奇的是,剑灵似有智能,金芒全数集合在那点,企图抵御侵蚀。

      十成功力外加剑圣精纯助力,针尖对麦芒高下立判,神兵硬生生破开一丝,浊气涌入刺破了金色。

      “啊!”脑海中回荡起尖叫,错不了,那是车正奚仲的气息。让你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手拍在我脑壳上:“集中精神!”

      “恩。”幸好剑圣在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心定后,玄功不断打入浊气内,现在就算不使用观心都能看到,黑色丝丝缕缕地打入金色,过不一会儿剑身内悬浮着一颗墨球。终于,它从中爆开,顺着剑体内部的纹路辐散开来,最终汇合于剑刃的顶端。

      收敛气息后,悬浮的天逸云舒直直坠入地面,锋利依旧:“我们成功了?”

      能达到这等修为的无一不是武痴,自然对武学上的新奇不住思索:“恩,差不多了。老夫没想到,浊气竟这般立竿见影。”

      抬手一挥,剑入我手。那是种血肉相连的奇妙感觉。黑气淡淡隐没,伴随而来一种流逝感。与剑圣接触久了,明白他每句话皆有深意。方才那句“差不多”指的便是剑柄与剑身连接处的小孔。剑灵正从那口细若游丝地溢出。

      “血脉融入剑体,策动剑灵即可修复。”

      指尖用力,刮破皮肉,血液覆盖其上,手握剑柄。仙人遗骸铸造的材质究竟是肉身还是金属?远远超出了我作为一个大学生的知识范围。

      按着慕克白的提议,毫不费力修复了神兵,可饮血自愈的天逸云舒,当真神奇无比。

      急忙回身跪拜在地:“潜龙影多谢剑圣前辈。”

      谁知他一脚背自下撩起,将我整个挑翻在地:“龙影,我当你是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起身捂着肚子:“哎呦喂,老慕,我是真佩服你,感激你……算了,我们再唱几首曲子。”

      他开怀大笑:“这还差不多!”

      猜测剑圣年轻的时候也玩过神兵,剑灵这些玩意。邀我入座:“龙影,我们喝几杯先。”

      “好!”

      酒过三旬,时至傍晚,望着夕阳不免又一次赞叹:“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说得好。”又饮完了一坛,这些美酒陈酿还是有些度数的,“龙影你唱着,我武着,可好?”

      “如此甚好!”忘记了当时唱的是哪首曲子,只记得才开口两句便被剑圣的无穷剑意打散了。老友拿着长剑挥动而出的精妙剑意,让人为之神夺。

      二十三路剑势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反手握剑收住,对我道:“记着多少?”

      似千千万万,又好似可有可无,摇了摇头:“什么剑法?变化比斩妖诀还多?”

      “哈哈。”天逸云舒径直飞来,伸手接住,剑圣洒脱的样子,“太虚的斩妖根本算不上剑法!”

      情不自禁武动神兵,那些势和法,刻在了我的脑海更刻在了我的剑里。越舞越欣喜,越武越狂放,浊气外放玄功透散,酣畅得无可比拟。饱含魔性和邪意的二十三路硬生生地控制在理性的牢笼中,这是神魔的剑法,却可被人意御的无上招式,有那么一刻感觉自己迈入了神格。

      一切收住后,四周一片面目全非,沦为了寸草不生的荒蛮之地。

      “武学奇才!”剑圣重重点头,“我没有看错你。”

      心中久久无法平静:“老慕,这到底是什么剑法?完全超脱人的想法,却能被人所驾驭。”

      “你的前半句是它的本体,你的后半句是老夫悟了一辈子的果。”能够想象得出无数英才为了剑谱痴狂入魔,迷失本心,“此剑法名为《邪剑二十三》!”

      熟知《天下》游戏的朋友们自然明白,这套剑谱来历曲折不凡。

      也许是战胜了邪影,没有在邪影之世迷失本心;也许是因为不在乎前人设下的重重枷锁;但依旧不明白:“为何教我?”

      剑圣慕克白很认真地看向我:“真要问原因吗?只得说有一种感觉,你会走出一条和我不一样的路。”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