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文鼎小雪
个人认证:个人认证
关注 1 粉丝 9 喜欢 6 内容 88
未知
聊天 送礼
女频 女频 关注:11 内容:118

太缠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女频
    • 太缠人

      俗话说阳间有喜亡人避,阴司嫁女三更雨。

      那一年,我爷爷到外乡给人剃阴头,临走时嘱咐家里人夜里不要出门,我爸刚成年,血气方刚,根本不信我爷爷这一套,结果爷爷前脚走,他后脚就出了门。

      他这一走,一连好几天都见不着影儿,直到我爷爷回来,才知道出了大事。

      他在房门和窗户上都贴上符纸,交代奶奶和两个姑姑在屋子里,不管外面发出了什么声音都不要开门。

      到了半夜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女人恶毒的咒骂声和尖叫声,却听不到爷爷的声音。

      奶奶以为爷爷出事了,顾不得爷爷的嘱咐,开了门。

      门一开,不得了!我奶差点被女鬼掐死,要不是爷爷及时赶来,非得一命呜呼。

      但因此坏了爷爷的规矩,没能把我爸救回来。

      原来,那女鬼是死了很多年的老鬼,好不容易和一个刚死的人结阴亲。

      阴间有喜事最忌生人,好端端的喜事,就这样被我爸的好奇心给毁了,只能拿我爸来抵。

      次年七月十五,尚在襁褓的我出现在爷爷家门口。

      我身上带有血书,上面是我爸的字迹,说我是他和女鬼的结晶。

      除了爷爷,我奶和两个姑姑都容不下我,认为我是不祥之人。

      可爷爷坚决留下我,没过多久,我奶就病死了,两个姑姑也不和爷爷来往,所有人都认为我奶是被我克死的。

      再加上我脸上有一块青紫色的胎记,村里人人都骂我是灾星、鬼娃子,叫得最多的是丑丫。

      五岁那年,爷爷收养了有九阳之体的男孩给我当童养夫,说我生来阴气重,这男孩可以压住我的阴气。

      男孩名叫袁子荣,大我两岁,长得眉清目秀的。

      因为我,他经常被村民嘲笑,所以,他非常讨厌我,但仅限于私底下,在爷爷面前则相反。

      这一天,爷爷不在家,袁子荣一反常态,兴冲冲地捧着一把红彤彤的野果到我面前,“阿音吃果子,这果子可好吃了。”

      在农村,有时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零食了,我拿了一个,用力咬了一口,真是又香又脆,还有一股子异于平常的清香,比我以往吃过的都好吃。

      我还想再吃,袁子荣不肯了。

      他把野果护在怀里,警惕地看着我,“要吃你自己去摘呗!”

      “小气鬼!小心我告诉爷爷。”我气极了,明明是他自己让我吃的。

      “不怕你告状,有本事自己去牛头山摘。”袁子荣当着我的面、大口大口地啃着野果,非常得意。

      牛头山在我们村子后面,因形如牛头而得名,不过,这山邪乎得很,至于怎么个邪乎法,没人敢说,怕说了会触怒山神。

      那时候我还小,也顾不得是袁子荣的激将法,挎了个小篮子就要上山。

      来到村尾时,一群正在玩闹的小孩,一看到我,就齐嚷着:“丑丫、丑丫……”

      “我叫谭音,不准喊我丑丫!”我气得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用力砸向他们,那些臭小鬼嘻笑着四处散开。

      牛头山很高,我爬了好一会,一颗野果的影子都没见到,反倒累得气喘吁吁。

      刚想坐下歇一会,天色突然暗了下来,天际划过一道闪电,轰隆隆地一声巨响。

      紧接着,豆大的雨啪嗒啪嗒,我顿时成了落汤鸡,仓皇地往山下跑。

      雨越下越大,我的眼睛进了水,原本弯曲的山道,在我看来,宛若蜈蚣般狰狞。

      “啊——”我惊得尖叫,脚下一打滑,整个人滚到山道旁的坡下。

      不知昏迷了多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

      我头晕脑胀,疼得全身骨头似要散架一样。

      不知怎么上去。

      突然,屁股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疼得我龇牙咧嘴。

      我转头一看,见湿软的土里冒出一截不知啥玩意。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用手去挖,没多久,就挖出一尊半人高的铜像。

      这是啥?我随手抓了一把坑里的杂草,使劲地往铜像脸上擦。

      一张栩栩如生的男子脸庞,很快出现在我面前。

      这是一张俊美得难以用笔墨来形容的脸,我痴痴地看着铜像,如同受到蛊惑一样,再也移不开眼。

      恍惚间,我仿佛看到铜像幻成一个男人,他削薄的唇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动人心魄的弧度。

      “呵呵呵……”他在我耳边发出一连串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咬破我的手指,意识渐渐模糊。

      “阿音!”爷爷的声音骤响,我一个激灵,顿时清醒过来。

      再看向铜像,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铜像竟、竟然变成……

      铜像眨眼间变成一副白森森的骷髅。

      我尖叫着把骷髅踢开,扯开嗓子大声喊爷爷。

      没多久,爷爷就找来了,我如获救星,哇地一下,大哭起来,“爷爷、爷爷快救我上去!”

      “阿音别怕,爷爷这就拉你上来!”爷爷说着,在附近捡了一根粗短的树枝。

      他用树枝在坑边上比划了几下,随后,把树枝伸到坑里,“阿音,抓住树枝!”

      树枝那么短,能把拉我上去?

      “还愣着干啥?快抓住了!”爷爷催促道。

      “哦!”尽管很不解,我还是探手往树枝抓去。

      爷爷见状,口里念着晦涩的咒语,这时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树枝明明很短,我一下子就抓在手里。

      “起!”爷爷大喝一声,略一使力,就把我拉了上去。

      我还来不及称奇,往身后一看,哪还有什么深坑啊?

      要不是骷髅还倒在地面上,我指定以为自己在做梦。

      “爷爷,坑呢?”我扯着爷爷的袖子直问。

      爷爷一言不发地看着那副骷髅,脸色很凝重。

      “爷爷?”爷爷这样,我挺不安的。

      爷爷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摇头道:“没事儿,回吧!”

      我没多想,也不敢提起骷髅的事,趴在爷爷背上,由爷爷背着下山。

      “爷爷,你咋知道我在牛头山?是袁子荣说的?”我好奇道。

      爷爷说不是,原来我上山没多久,爷爷就回村了,正巧碰见住在村尾的刘老头。

      刘老头倒是个心善的,把看到我上牛头山的事告诉爷爷。

      “爷爷,袁子荣骗我说牛头山上有野果。”我趁机告袁子荣小黑状。

      爷爷脚步顿了顿,语气沉重道:“回去就收拾他!”

      我还以为爷爷顶多抽袁子荣一顿,有些幸灾乐祸。

      回到家后,爷爷没搭理一脸不安的袁子荣,给我检查了下身体,发现有不少擦伤,拿了药酒帮我搽上。

      袁子荣战战兢兢地走过来,小声地叫了爷爷一声。

      我冲他扮了个鬼脸,爷爷放下药酒,冷喝道:“到外面跪着!”

      袁子荣怨恨地瞪了我一眼,不敢为自己辩解,拉耸着脑袋走出屋子。

      这一晚,爷爷早早就赶我去睡觉,我回屋时,袁子荣还在院子里跪着。

      我也没管那么多,往炕上一躺,眼皮就撑不开、陷入梦境里。

      半梦半醒间,一阵冻人的寒意把我包裹着,我冷得牙齿直打颤,却怎么都睁不开眼。

      一只冰冷的手伸进我衣服里,放在我心口处,像在探测着什么一样。

      我想喊爷爷,可喉咙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

      和牛头山上那副骷髅如出一辙的笑声,响彻在我耳边,令我头皮直发麻,想哭又不敢哭。

      直到外面响起袁子荣的惨叫声,令我无法动弹的束缚力才消失。

      我猛地睁开眼,和一颗骷髅头面对面,本该留在牛头山上的骷髅,居然被我抱在怀里。

      黑洞洞的眼窝,非常瘆人,我惊恐万状地推开骷髅,连滚带爬地下了炕。

      出了屋子,袁子荣的惨叫声更清晰了。

      袁子荣厉声嚎哭着、求爷爷饶了他。

      以往袁子荣做错事,也会挨一顿打,但爷爷从不会下狠手,像现在这样,还是头一遭。

      归根究底,是因为爷爷太疼我了,我原来还挺气袁子荣的,现在却不忍心了。

      我想去叫爷爷别打了,拍了好一会门板、叫了爷爷好几声,爷爷都跟没听见似的,还多了奇怪的声响。

      面对这种情况,我莫名地害怕,不敢再叫爷爷了,又不敢回自己屋里。

      最后,我抱膝坐在爷爷门外,不知过了多久,袁子荣的声音渐渐低弱…………

      第二天,我是从自己的炕上醒来的,不用说,肯定是爷爷抱我回来的。

      没在屋里看到骷髅,我松了口气,得赶紧把这事告诉爷爷才行。

      每天这时候,爷爷做好了早饭,在院子里磨他的剃头刀,今天也不例外。

      我急吼吼地跑过去,开口就问:“爷爷,你看到骷髅了吗?昨夜——”

      爷爷摸了摸我的头,打断道:“给你煮了个鸡蛋,快去吃吧!”

      我听到有鸡蛋吃,眼睛大亮,可还惦记着骷髅的事。

      爷爷似乎不想给我提起骷髅的机会,一直催我去吃早饭。

      我挠了挠头,实在想不通爷爷的用意,就没再追问了。

      吃过早饭,我才想起没见到袁子荣,屋前屋后找了一遍,都不见他的影儿。

      袁子荣昨夜被打得那么惨,一大早的,会去哪?

      到了中午,还没见到他人,我忍不住去问爷爷了。

      没想到爷爷只是淡淡道:“阿音,以后家里没这个人。”

      袁子荣虽然可恶,但好歹一起生活了好几年,我嗫嚅了一下,“爷爷,你把袁子荣打死了?”

      爷爷神色一滞,定定地看着我,“阿音,你喜欢他吗?”

      我老实地摇头,说不喜欢,爷爷这才笑道:“既然不喜欢,咱们就不提他了。”

      我愣住了,怎么感觉被爷爷忽悠了一样?

      这时候,外面有人着急地喊道:“谭师傅在家吗?”

      爷爷连忙应了一声,然后走出门,我也跟了出去。

      院子门口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人我认识。

      他是村里有名的铁公鸡,大伙儿都叫他张一毛,嘿嘿,一毛不拔嘛!

      张一毛一脸愁苦,看到我爷爷,急忙迎了上来,“谭师傅,您快点到我家看看吧,我、我女儿她——”

      他说着,脸色涨得通红,又看了看我,明显是顾忌我在,不好意思说。

      我嘁了一声,谁不知道他女儿不检点,外出打工,不到一年就挺着大肚子回来。

      爷爷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头,“乖,回屋待着。”

      “爷爷,我也要去。”我拉着爷爷的袖子,撒娇道。

      “不行!”爷爷沉下脸,转头问张一毛,“雪妮出啥事了?”

      “妮子肚子长了一张脸,快活活疼死了,求您快救救她。”张一毛慌得就差掉眼泪了。

      爷爷听了张一毛的话,也没犹豫,从屋里拿出一只褡裢,搭在肩上,匆匆地和张一毛走了。

      人的肚子上咋会长出脸?我好奇得要命,等他们走远了,我悄悄地跟了上去。

      到张一毛家时,门口已经围满了人,还有人爬到墙头上、伸着脖子往里面看。

      里面传出爷爷的声音,他让人把张雪妮抬院子里晒太阳。

      院墙很矮,我踩在墙下的石头也爬到墙上去。

      “丑丫来了,快离她远点!”一同趴在墙头上的人看到我,都挪远到另一边,生怕沾到晦气般。

      我懒得理他们,顺势往院子里望去,看清之后,寒毛直炸,差点一头栽到墙下。

      张雪妮的肚子上还真长了一张血肉模糊的婴儿脸,似乎还在流血。

      随着张雪妮的挣扎,我隐隐听到婴儿的啼哭声,当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谭师傅,这咋办啊?”张一毛的婆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爷爷没理她,让张一毛去抓一只特别精神的大公鸡、还有童子尿、大蒜。

      张一毛不敢多问,正好他家养了专用来打鸣的公鸡,童子尿更是不缺,拿了只海碗就让他小儿子尿。

      “阿音,你爷爷要公鸡干啥?”有人靠了过来。

      我一看,原来是杨大妞,她是村里唯一一个不嫌弃我、肯和我玩的同龄人。

      “不知道呢。”我摇了摇头,拉着她继续看。

      但见爷爷把公鸡高高地举起来,用剃头刀,对着张雪妮的肚子、往鸡头上砍了下去。

      还没溅出一点鸡血,就让张一毛把装了童子尿的海碗递了过来。

      待碗里装满鸡血,爷爷便把死了的公鸡放在张雪妮的肚子上,同时念出几句令人听不懂的咒语。

      不止我好奇,围观的人都叽里呱啦地议论着。

      “安静!”爷爷冷肃的目光一扫,大伙儿立即噤若寒蝉。

      我拿手挡着脸,怕被爷爷发现了,透过指缝,见爷爷把剁碎的大蒜撒在海碗里,让张一毛婆娘拿去熬汤。

      不到片刻,张一毛婆娘就把汤熬好了,黑乎乎的一碗、还冒着腾腾黑气。

      “赶紧把她按住!”爷爷接过海碗,朝张一毛几兄弟喊道。

      张一毛共有三兄弟,全是身强体壮的庄家汉,一听到爷爷的吩咐,都跑过来,按住张雪妮的手脚。

      “丑丫,你爷爷是剃头匠,还会给人堕胎不成?”有个臭小子讥笑道。

      跟他一伙的几个小孩都哄笑起来,我听了很恼火,正要和他们理论,一旁的杨大妞扯住我的手,惊呼道:“阿音,你快看!”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顿时吓白了脸,其他人也惊叫连连。

      原来爷爷把滚烫的汤淋在婴儿脸上,发出噼里啪啦、如同油炸的声响,和婴儿的尖叫声。

      可怕的是随着张雪妮的挣扎,婴儿脸也似要挣出肚子。

      “阿音,要不我们别看了?”杨大妞胆儿小,直接吓哭了。

      “你怕就回家去。”我摇头,有爷爷在,出不了大事。

      刚这么想,就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张雪妮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把几个汉子掀翻了。

      她高举着右手往自己肚子插去,爷爷见状,快速拿出一双桃木筷夹住她的手,同时把空碗扣在她肚子上。

      “多管闲事的老东西,我杀了你!”张雪妮如困兽一般乱叫着、咒骂爷爷。

      爷爷没理会张雪妮的咒骂,手掌猛力一推,碗紧紧地吸附在她的肚子上。

      张雪妮的手被制住,用头狠狠地撞向爷爷。

      看到这一幕,我为爷爷捏了一把冷汗,但爷爷也不闪躲,他五指弯曲、拳头半握,往碗底重重地一敲。

      张雪妮灰白的脸瞬间扭曲,并发出尖利的惨叫声。

      爷爷扣住碗底用力一拔,整张婴儿脸缩成一团,吸进碗里。

      “拿绳子来!”爷爷把碗倒扣在鸡尸上,冲张家兄弟喊了一声。

      张家兄弟听了,连忙拿着绳子跑过来,爷爷让他们按住张雪妮。

      他用绳子绕过张雪妮的脖子,一圈圈地往下绕,最后打了个特殊的结。

      “谭师傅,这就好了?”张一毛见女儿已经晕死过去,担忧道。

      其他人也紧张地看着爷爷,想知道张雪妮是怎么回事。

      “先把她抬进去再说。”爷爷当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围观的村民跑得七七八八,剩下的都是些胆大的,有人问道:“谭师傅,张雪妮是不是鬼上身?”

      “没事了,都回去吧!”爷爷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多说。

      他从褡裢里拿出一块黄布,把碗、连同婴儿脸包了起来,让张一毛回头找块向阳的地和鸡尸埋在一起。

      村民们见没热闹可看,都各回各家,我以为爷爷没发现我,也想跟着走。

      没想到我的脚刚动,爷爷就出声了,“阿音过来!”

      我暗暗吐舌,磨蹭着进了院子,很怕被爷爷训。

      但爷爷只是皱了皱眉,没多说什么,就拉着我一起进屋。

      我第一次来张一毛的家,没四下张望,只好奇地盯着床上的张雪妮。

      “谭师傅,妮子是不是鬼上身了?”张一毛问。

      爷爷不答,沉着脸看了张雪妮一会,才开口,“雪妮是不是经过陵水村的荒山了?”

      陵水村就在我们村子前面,外出的村民回村,都会从陵水村经过。

      “是啊,谭师傅你咋知道?”张一毛连连点头。

      原来张雪妮怕挺着大肚子被人说,回来时抄了近路,也就是位于陵水村后的荒山下的小道。

      是张一毛亲自去接张雪妮的,所以他比较清楚。

      得到肯定的答案,爷爷眉头皱得更紧了,“那座荒山位处‘白虎衔尸’的大凶之地。”

      “白虎衔尸?谭师傅,妮子是不是冲撞了啥?”张一毛不解道。

      我也睁大着眼睛看爷爷,想知道啥叫白虎衔尸。

      爷爷没急着解释,而是不紧不慢地说起一个故事。

      六十年前,陵水村有一个姓崔的寡妇,守寡多年,突然怀上孩子,被绑到村祠堂跪了一天一夜,最后被活活打死。

      村民将她的尸体随便埋在山上,没多久,山上的植物全枯死了,成了荒山。

      这可怕的现象令村民着慌了,请了阴阳先生一看,才知道荒山位于一处‘白虎衔尸’的大凶之地。

      什么叫‘白虎衔尸’?东方青龙寄居祸主,西方白虎卧地衔尸,四面低垂、八方聚阴,是极阴的凶地。

      崔寡妇正好葬在凶地正中,也就是白虎腹地,加上她是含怨而死的,如果不赶紧压制住,会化成厉鬼、祸及四方。

      当时这事传遍各村,张一毛老父亲那一辈的都听过,他眯着老眼问:“不是说那寡妇的鬼魂被镇住了吗?”

      爷爷脸色倏地变冷,“这就要问一毛了,你和雪妮经过那里,还做了啥?”

      “没、没做啥啊?”张一毛唬了一跳,心虚道。

      “不说实话?这事我不管了!”爷爷有些恼火,作势要走。

      “兔崽子,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说实话!”张老爹气得直骂张一毛,大伙也劝他快点说。

      张一毛慌了,急忙拦住爷爷,“谭师傅,我说、我说,您可不能不管啊!”

      原来路过荒山时,张雪妮突然内急,可山下没遮没挡的,万一有人经过咋办?

      没办法!张一毛只好把女儿扶到山上去,让她找了块地解决。

      他背对着张雪妮,但等了很久,也没听到啥动静。

      张一毛担心她出事,想过去看看,没想到刚转身,就被她扑倒。

      后面的事,张一毛实在难以启齿,反正事后,他发现女儿尿湿的地方出现了坟包。

      父女俩吓得疯逃,回到家后,张雪妮夜夜说胡话,精神也不正常了。

      大伙听完,震惊不已,张一毛的婆娘嗷地一声,扑向张一毛,拼命地捶打他、哭嚎着:“你这个老畜生,妮子是你亲闺女啊!你怎么可以——”

      “够了!闹什么闹?没听一毛说是妮子把他扑倒的?”张老爹黑着脸,重重地拍着桌子。

      谁都听得懂是怎么回事,就我一脸懵懂,忍不住问爷爷,“张雪妮为啥要扑倒一毛叔,他们做啥了?”

      张一毛的婆娘听到我的话,嚎了一声‘作孽哟’,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爷爷示意我别多嘴,对张一毛说:“雪妮应该是尿在崔寡妇的坟头上了。”

      女子属阴、排出的尿液更是极阴,以阴克阴,正好破了阴阳先生对崔寡妇下的封禁。

      崔寡妇出来后,附在张雪妮身上,因为受困太久,魂体尚虚,才扑倒张一毛,采阳补阴。

      至于婴儿脸,因为崔寡妇死时怀有身孕,胎死腹中、化成怨婴。

      母子俩嫉恨同样怀孕的张雪妮,分别想占据张雪妮、以及腹中孩子的身体。

      张雪妮肚子上出现婴儿脸,正是怨婴在抢夺身体。

      怨婴还不成气候,已经被爷爷除掉了,但崔寡妇的怨气太重,爷爷只能暂时将她封在张雪妮体内。

      “那咋办?会不会祸害我们全家?”张老爹担心的不是孙女、而是怕被牵连。

      爷爷面色不虞,冷哼道:“咋办?当然是除掉她。”

      “谭师傅,只要能救妮子,要我做啥都行。”张一毛直接给爷爷跪下了。

      我冷不防,插了一句,“你能拔毛吗?”

      张一毛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这次爷爷也没说我啥。

      他沉默了一会,交代道:“今晚把雪妮送到我那里。”

      张家众人连忙答应了下来,除了张一毛之外,都巴不得把张雪妮弄走。

      爷爷婉拒了他们留饭,带着我离开张家院子。

      走到半路,爷爷突然停下脚步,脸色严肃地看着我,看得我心里发慌,“爷爷,咋啦?”

      “阿音,今晚帮爷爷一个忙。”爷爷说道。

      “帮啥忙?”我歪着头看爷爷,我啥都不会,能帮爷爷什么忙?

      爷爷说到时听他安排就好,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能给爷爷帮忙。

      也许是需要我帮忙的原因,晚饭比往常丰盛,爷爷还特意杀了只鸡,吃得我直呼过瘾。

      吃完晚饭,爷爷在屋后挖了一个大坑,我很好奇,“爷爷,你挖坑干啥?”

      “用来埋雪妮的。”爷爷顾着挖坑,头也不回道。

      我惊呆了,爷爷要埋了张雪妮?坑刚挖好,张一毛就把张雪妮送来了。

      爷爷让他把张雪妮扶进坑里后,就把他赶走了。

      “阿音,去厨房把那碗鸡血端来。”爷爷吩咐完,转身往坑里填土。

      我应了一声,就去厨房端鸡血,回来时,张雪妮被埋得只露出头部。

      爷爷把鸡血往张雪妮头上浇,我才明白爷爷为啥要杀鸡了,原来不是为了我啊。

      张雪妮一沾到鸡血,眼珠暴突,面目变得狰狞起来,发狂地吼叫着。

      她拼命地扭动着,想从土里挣出来,爷爷见状,用事先准备好的、涂了朱砂的红线缠在她脖子上,并环着坑边撒了一圈朱砂。

      我干站了好久,忍不住问:“爷爷,你要我做啥?”

      “你等下!”爷爷看了我一眼,去拿了一只火盆、和几沓纸钱。

      “你在这里守着。”爷爷教了我一段驱怨咒,要我守着张雪妮,边烧纸钱、边念咒。

      “爷爷,你不陪我吗?”我有点怕,万一张雪妮从坑里蹦出来咋办?

      “爷爷还有事,办完再来陪你。”爷爷笑了笑。

      “那好吧。”我相信爷爷不会撇下我,痛快地答应了。

      爷爷走后,我把火盆搬到张雪妮面前,对着她烧纸钱、念咒。

      她一直冲我乱吼,模样怪可怕的,我不敢抬头看她。

      大概是见我不理她,她渐渐地停消了,不知烧了多久,爷爷都没回来过。

      夜静得吓人,纸钱快烧完了,我念咒念得口干舌燥,困得眼皮直打架……

      我一不小心就睡着了,突然,张雪妮怪叫一声,整个人拔坑而起、破开爷爷下的禁制。

      “啊——”我吓得连滚带爬,很快就被她逮住了。

      “九阴之女,大补!”张雪妮闪着绿光的眼睛直盯我、狠咽着口水。

      “爷爷……”我如同小鸡一样,被她拎在手里,惊恐地叫着爷爷。

      任凭我叫破喉咙,爷爷都没出现,我才意识到被爷爷坑了。

      眼看张雪妮裂开嘴咬向我脖子,我吓坏了,抡起拳头用力往她额头砸去。

      本来是无意之举,张雪妮却惨叫着把我丢开。

      “哎哟!”我一屁股摔坐在火盆上,疼得嗷嗷叫。

      我也没忘了逃命,边跑、边拍灭裤子上的火。

      “想逃,没那么容易!”张雪妮很快就缓过来,凶狠地追着我。

      “救命啊、爷爷快来救我!”我惊叫着、到处乱窜。

      不管我跑到哪,下一刻,张雪妮总会挡住我的去路。

      可能是不耐烦了,她抬手一扬,直接把我掀翻了。

      她流着口水,狞笑着、伸手掐住我的脖子。

      “不、要!”我脖子被掐得火辣辣地疼,好像要断了一样。

      就在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时,猛刮起一阵阴风,一道阴测测的男音随着响起,“敢动她,死!”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