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186

    迎我新娘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迎我新娘

    林江今天要结婚了。

    但是新娘长什么样子他都不知道……

    他站在酒店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赴婚约,最后心一横,决定遵照爷爷遗命,以报顾家老头救命之恩。

    当年在华国一手遮天的凤凰林家遭旁系联手夺位,林江爷爷和顾家老头拼死救出林江。

    林江爷爷为了报答顾家老头救命之恩,与身份卑微的顾家老头定下这门婚事,今日晚上七点,便是结婚的时辰。

    与此同时,一间豪华包厢里。

    十个衣着朴素的老头子坐着,眉头不展。

    如有外人在,看到这些人定然震惊,这群老头,可全是主宰华国经济的人物!

    “老王,我们都秘密找了老爷子和少主十年了,看来老爷子是躲起来,存心不想让我们找到他们了。”

    “别说十年,一百年也要给我找!昔日老爷子待我们这些外门子弟恩重如山,我们必须找到老爷子和少主,让他们回来主持公道!”

    “我们当然也想找,但是你又不准我们大张旗鼓找,不然我一个电话……哎,这找得憋屈死我们了!”

    “好了,有消息再互通吧。吴风,你多辛苦。”

    一个大小眼的老头子连忙恭敬鞠躬,点头称是。

    送完这些大人物,吴风松了一口气,这些大人物的气场太强大了。

    这时候,他手机响了起来。

    “吴老爷子,今晚顾家嫁女儿,顾磊托了好几层关系,拜托您一定要过去,露个脸,给顾家撑撑场面。”

    吴风语气淡漠,“哪个顾家?”

    “鲤城一个二流家族,顾磊前前后后拜托了好多人来说情,您看……”

    吴风沉吟片刻,“好,我过去露个脸。”

    吴风虽然在那些大人物面前压根不值一提,但是在鲤城,却是呼风唤雨般的人物。

    悦华酒店顶层包厢。

    顾家从上到下,都坐在酒店顶楼包厢里。

    顾磊不时地看着时间。

    他的老婆陈芸芸一脸不满,此刻终于爆发出来了,“我说顾磊啊顾磊,你是疯了是吗!把我们的女儿嫁给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人?还特么广邀贵客,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们顾家行事有多么荒唐!”

    陈芸芸爆发是完全有理由的。

    顾家嫁女,本来是风风光光的一件大事情,一定要门当户对喜字当头。

    可是顾磊居然要将女儿嫁给一个籍籍无名的男子。

    籍籍无名也就算了,他们全家特么连这个叫林江的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现在好了,所有亲朋好友都通知了,鲤城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女儿也打扮得沉鱼落雁了,鲤城赫赫有名的顾家,现在能做的事情居然是翘首以盼那个叫林江的新郎出现。

    他们特么还得担心这林江会不会出现!

    如果林江没有出现,那这场一厢情愿的婚礼,将成为全城的笑话!

    他们的女儿,将成为所有人耻笑的对象!

    顾磊此刻也是有苦说不出,他小声说道:“要不是老头去世前立下遗嘱,让我们在今日办酒席迎新郎,你以为我想让顾家丢人现眼吗!如果不办这酒席,老头子的财产,我们一分钱都拿不到!”

    陈芸芸听到这,气得想摔桌子,“哼,你最好祈祷这个叫林江的人是什么名门望族!”

    六点三十分。

    林江到了顶楼,要进包厢的时候,却被门口保安拦了下来。

    “先生请问您有结婚请柬吗?”

    林江看了看里面,里面的气氛有点安静。

    “没有请柬,不过我的名字,叫林江。”林江想了想说道。

    话音一落,全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林江的身上。

    他,就是今晚的主角!

    顾磊、陈芸芸和一些亲戚健步冲了过来,看见林江,心情五味杂陈!

    他们希望看见林江,这样顾家的颜面至少还能保住一点。

    他们更不希望看见林江。

    就像现在,他们看见林江,眼里齐齐流露出一种失望。

    眼前的小伙子,看上去长得眉清目秀,但是身上只是简单穿了一件T恤,气质普普通通。

    寒门子弟……

    这样平平无奇的男人,怎么配得上顾家!

    真不知道顾老头是不是临死前脑子不清楚了,怎么会把自己的孙女嫁给这样的男人!陈芸芸心里想。

    顾磊看大势已定,虽然失望,但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林江啊,你来就好,对了,你家人呢?”

    林江一愣,表情有点局促,“我没有家人……”

    陈芸芸的脸马上就冷了下来!

    孤儿?

    一个孤儿,也想攀附我们顾家?

    陈芸芸脸色一狠,对身边的一个人小声吩咐了几句,那个人得令离开。

    “没有家人啊,那你就入赘我们顾家吧。”顾磊的表情也变得很冷漠。

    入赘?林江脸色局促,一种屈辱油然而生。

    “小子,你就知足吧!若不是顾老头硬要促成这门婚事,你看看你,一个孤儿,何德何能攀我顾家!不识好歹的狗东西!”陈芸芸脸色难看地说道。

    陈芸芸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看向这边,脸色诡异。

    孤儿?顾家嫁女,居然是嫁给一个孤儿?

    吴风坐在主座,面无表情,似乎毫不关心。

    “呵呵,我看你是完全不知道我顾家的地位,我让你见识见识!”陈芸芸冷声说着,然后指着在场的宾客,对林江一一介绍。

    在场的,可都是鲤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介绍完,陈芸芸冷声道:“好好记住吧毛头小子,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知道,你有多配不上我们顾家!识相点的话,以后在家给我夹着尾巴做人!你要回家烧高香,上辈子祖坟冒青烟,才能入赘我们顾家!”

    顾磊面无表情,但是在介绍这些人的时候,心里也有一丝自得,这些人,可是自己花了大力气请过来撑场面的。

    特别是最座上宾的吴老,那可是鲤城第一人!

    “呵呵,小子,只有攀附我顾家,你才有这个荣幸见到这些权贵。不然,你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些人。”顾家一个亲戚傲慢地说道。

    虎落平阳被犬欺!

    林江心里屈辱无比,若是在凤凰林家,别说场上这些人,就是那些赫赫有名的富豪,见了林江都得跪下行礼!

    林江勉强点头,狠狠咽下这种屈辱。

    这时候,一群大腹便便的人走了过来,像打量小丑一样打量着林江。

    “我说顾总,你今天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这么草率?随随便便一个孤儿就能入你顾家大门?”

    顾磊被说得脸色一僵,果然,今日的婚礼,将成为今后鲤城的笑话!

    “呵呵陈总您就别挤兑我们顾家了,这小子是入赘,我们顾家最近一直在做公益事业,这不,就当做公益了。”陈芸芸说这话的时候,轻蔑地瞥了一眼林江,那眼神,就像在施舍一条狗。

    林江的拳头紧紧握起!

    爷爷啊爷爷!

    我知道你是想让我报恩,但是,一定要让我承受这样的耻辱吗!

    “我看你们是在逗全场的来宾玩呢!我们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祝贺你顾家,你却耍我们玩?呵呵,恕不奉陪!”一个年长的男人一脸不忿,当场离开!

    的确,顾家就算是找女婿,也要找一定门面的,现在找一个孤儿,看起来确实是在戏耍大家。

    在场很多跟顾家只是泛泛之交,是顾磊硬托关系请来撑场面的,那年长的男人一走,好几个人一起跟着走了。

    顾磊一看,暗叫不好,瞪了一眼林江,然后就追了出去。

    陈芸芸的火气一下上来了,扬起一巴掌,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扇了林江一巴掌!

    都是这垃圾惹出来的祸!让在场的大人物觉得顾家是在逗大家玩!

    要是得罪了这些人,以后在鲤城可不好混。

    好!本来看在顾老头的面子上,还想施舍你小子一点两点。

    现在看来,你就是个扫把星!那就别怪我陈芸芸撕破脸了!

    悔婚一时颜面扫地,但如果让这垃圾留在顾家,那将成为顾家一生的耻辱!

    “你干嘛!”林江突然被扇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火气也上来了。

    陈芸芸眼神阴鸷,冷笑道:“我觉得刚才那些贵客说的有道理,你想入赘我们顾家,行啊,按照习俗,来,你的嫁妆呢!”

    入赘!嫁妆!

    这两个词,狠狠扎中林江的自尊心!

    他很想甩手离开!

    但是这时候,他想起爷爷临死前的嘱托,硬生生忍了下来。

    全场的人,也都注视着这边。

    所有人都知道,陈芸芸这是要明目张胆悔婚了!

    这小子衣着寒酸,行为局促,浑身上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这时候,林江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陈芸芸,双目赤红!

    “这是我爷爷留下的,就当我的嫁妆!”

    “你们顾家够胆!就收下!”

    众人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只听见哗啦一声!

    一直漠不关心的吴老,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紧紧盯着林江手上的东西。

    眼神无比激动!

    林江掏出来的东西,是一块古朴的玉佩。

    玉佩看起来非常陈旧,上面斑驳不堪,只是样式有点古怪,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这是凤凰林家权力的象征,给顾家一万个狗胆,敢接!

    众人一看这东西,静默了一秒,然后发出哄堂大笑。

    “哈哈哈,这小子也真逗,不知道哪捡来一块破石头就拿来当嫁妆,家里是有多穷?”

    “呵呵,顾家还真是有眼光啊,找了个上门女婿,嫁妆是块石头,厉害,佩服!”

    陈芸芸听着这些笑话声,脸色憋得通红。

    这个垃圾,都这时候了,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戏弄顾家?

    吃了熊心豹子胆!

    陈芸芸正准备让保安进来,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狠揍一顿发泄,这时候,她听到了一声咳嗽。

    他转头一看,顿时一身冷汗!

    不知道什么时候,吴风站在了她的身后。

    吴风的眼神非常狠厉,似乎是要将陈芸芸撕开一般。

    “吴,吴老,您怎么亲自过来了?”陈芸芸小心翼翼地跟吴风说话。

    吴风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玉佩,然后对陈芸芸说道:“怎么?你们请我过来,就是让我来看你们顾家的这场闹剧?”

    这话一出,现场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陈芸芸更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吴风!

    “不是当然不是了吴老,我们确实是请您过来喝一杯喜酒的……”

    “喜酒呢?我好像等了十几分钟也没喝到吧?”吴风打断了陈芸芸的话。

    “这,这……”陈芸芸语噎。

    她本来是下定决心悔婚,但是吴老居然过来讨酒喝。

    这时候如果说没有喜酒了……

    “怎么?莫不是连我这老头子也想戏耍一番?”吴风的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没有没有!婚礼马上开始,马上就开始!”陈芸芸的心咯噔一声,赶紧应了下来。

    算了,当众悔婚影响也不好,先饶了那垃圾!

    “来人,带林江去换衣服,婚礼准时开始!”陈芸芸吩咐着,然后好生伺候着吴风。

    林江被人带着去换了衣服,然后带到一间房间前。

    “诺,新娘子就在里面,你们见个面熟悉一下吧,别到时候在台上连名字都叫不出来。”这个顾家的人神色厌烦地对林江说道。

    林江没有理会,轻轻推开了门。

    一双眼睛和他来了个对视。

    林江一时有点愣神。

    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灿若天上星,冷若寒地冰。

    他再一看新娘子,顿时有种头晕目眩。

    新娘子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明眸皓齿,身段婀娜,穿着洁白的婚纱,宛如天仙。

    只是,她的气质实在太冷太孤傲了,孤傲得让林江有点不敢靠近。

    顾心雨此刻也在打量林江。

    她第一眼看见林江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

    这就是要跟自己结婚的男人吗?

    好年轻,岁数应该比自己还小吧……

    长得还可以,就是看上去有点呆……

    呆头呆脑的,看人直勾勾的,没有礼貌。

    林江正在愣神之际,忽然看见顾心雨本来冰冷的眼神,忽然一下子变得空洞了起来。

    这个女人……

    “林江。”林江自我介绍。

    “顾心雨。”顾心雨的声音也是冷得彻底。

    反正我只是顾家的棋子,跟谁结婚,自己能决定么?顾心雨心里冷笑,不乏凄苦。

    顾心雨是顾磊的私生女,虽然是顾家长得最漂亮的,但是地位却是顾家最低的。

    很多人看上她,但没有人看得起她。

    俩人一时沉默无话。

    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你们俩,快出来,婚礼开始了。”

    顾心雨眼神一暗,这场婚礼,只不过是一道程序罢了,没人会真心为她祝福。

    顾心雨走在前面,林江跟在后面。

    到了包厢门口,林江一步赶上,顾心雨冷眼相对。

    林江轻声道:“你我夫妻,应该是要一起。”

    顾心雨差异地看了一眼林江,不再二话。

    俩人进场,司仪已经等着,一阵程序走下来,礼毕。

    下面传来稀稀拉拉的掌声。

    吴风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林江,然后就先行离开了。

    众人正喝酒着,这时候,包厢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

    众人抬头一看,一阵哗然。

    来人是一个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他的身后跟着一批穿着黑色西装的壮汉,一个个手里拿着棒球棍。

    顾心雨看到这人,眉头一皱,眼里露出深深的厌恶。

    但陈芸芸却是哎哟一声,一个箭步迎上去。

    “黄少,您怎么大驾光临也不说一声,这是干嘛呢?”

    黄古田对着陈芸芸破口大骂道:“滚一边去!来人,给我砸!”

    “别啊,黄少,有话好好说啊!”陈芸芸一脸赔笑。

    这个黄少,可是鲤城地产大亨的少爷,身份地位远远高于他们顾家,得罪不起。

    黄古田冷笑一声,“好啊,有话好好说是不是?行!我大驾光临不说一声是不是?我倒要问你,你家嫁顾心雨,可曾说过一声!”

    陈芸芸心里一咯噔,暗叫糟糕!

    之前自己偷梁换柱的时候,忘了还有黄古田这事儿!

    黄古田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被他惦记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脱的掉。

    黄古田也是三个月前认识了顾心雨,然后对顾心雨展开疯狂的追求。

    当时陈芸芸巴不得黄少娶了顾心雨,好攀上黄家大船。

    黄古田一下子推开陈芸芸,走到顾心雨的面前。

    顾心雨依旧一脸嫌恶。

    黄古田这时候看向林江,“你就是新郎?”

    林江点头。

    “你哪个家族的?”黄古田。

    这时候,有好事者接话,“黄少,这小子就一孤儿。”

    孤儿?

    黄古田一听,顿时暴怒起来,“好啊!宁愿把顾大美人嫁给一个孤儿,也不肯留给我是不是!好啊,顾家,好啊!”

    陈芸芸吓得脸色都白了,也不顾什么场合了,一把拉住黄古田,说道:“黄少,您别误会!今天这场婚礼只是形式,我们要得到老爷子家产就必须办这婚礼。这样,我给您一个承诺!”

    “承诺?”黄古田皱眉。

    陈芸芸这时候戏谑地看着林江,“黄少,我保证他们俩的婚姻只是走个形式,这垃圾绝不敢动顾心雨一根汗毛。三个月后,我就给他们办离婚,然后把心雨送给您。我发誓,嫁给您的时候,心雨还是原装货,没碰过的……还有,作为诚意,今后您只要有需要让心雨陪您一起玩,保证随叫随到!”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一阵哄笑,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林江。

    林江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脖子青筋都爆了出来!

    欺人太甚!

    我本是来报恩,没想到,你顾家如此不识好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如此羞辱人的话!

    这是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黄古田听到这话,顿时乐开了花,“算你会来事儿!”

    他看向林江,见林江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笑嘻嘻地拍拍林江的肩膀,“呵呵,那就有劳你了兄弟,帮我好好照顾我未来的老婆,只是得委屈你了,看得着吃不着,夜晚想要的时候,只能自力更生了……”

    周围的人爆发出更猛烈的笑声。

    笑声里,充满了嘲讽和同情。

    顾心雨心酸难当。

    被家里当棋子随意嫁人也就算了,现在在这么多人面前,自己居然被母亲当作玩具,随意赠送给别人玩乐……

    以后自己再鲤城的名声……

    呵呵,这个顾家!

    林江一把推开众人,疯狂地跑出酒店,而顾心雨的眼泪在林江逃离的瞬间,刷的一下掉落下来。

    不说你说的,夫妻,应该是要一起么……

    终于在出酒店四下无人的时候,林江发泄地怒吼了起来!

    这是他二十三年来,受过最大的耻辱!

    即便是当年妈妈惨死,即便是爷爷病逝,自己感受到的只有痛苦和不甘。

    但是,现在,他感受到了滔天的耻辱!

    龙游浅滩遭虾戏!

    正在这时,一个激动的声音,从一处黑暗处传了过来。

    “少主!您终于现身了!”

    “我们,找了您十年!”

    一个黑影,从暗处慢慢出现。

    正是吴风,老泪纵横地跪在林江的面前。

    林江看向吴风,发现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

    酒店上方,依然回荡着黄少肆无忌惮的笑声,甚至可以听见陈芸芸尖锐的马屁声。

    黄古田的奚落,陈芸芸的势利,宾客的嘲弄,还有……

    顾心雨的眼泪!

    林江忽然瞬间明白了自己逃离时候顾心雨掉下的眼泪……

    自己还能逃走,但是,那个可怜的女人呢……

    她被家人背叛,最后一刻,甚至被自己背叛!

    想到这,林江忽然感到一阵可怕的窒息!

    冷风一吹,林江回过神来,感受着嘴角的血腥味,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身上逐渐流露出一股睥睨天下的凰气,他看向跪地不起的吴风。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管你是谁……”

    “你叫我一声少主,我便许你一路相随!”

    “大刀,阔斧!”

    “我要炸场,还有……”

    “迎我林江的新娘!”

    顾心雨看着黄古田那得意的笑声,还有陈芸芸谄媚的笑容,心里一时之间心如死灰。

    就连那个刚见面的新郎,说过应该要在一起的林江,也毫不犹豫地抛下了她。

    让她一个人承受这样的屈辱!

    他还是个男人吗!

    顾心雨心里瞬间觉得,这个穷酸又没有骨气的男人,甚至比黄古田还要令人恶心!

    经过这么一闹,客人都走得七七八八,只有黄古田,像是旗开得胜的新郎一样,招呼着自己的手下,高高在上地坐在席间,满脸戏谑。

    呵呵,一个孤儿,也想跟我抢女人,不知道我黄古田何许人也?

    还算那小子有点眼力见,跑得远远的。

    黄古田吃得差不多了,抹抹嘴巴,然后用一种充满欲望的眼神看着顾心雨。

    此刻,他才是实至名归的新郎,今晚,一定要抱得美人归!

    顾心雨低下头,一抹眼泪,倒是显得有点决然了。

    黄古田走到顾心雨面前,伸出手指,想去勾顾心雨的下巴。

    谁知顾心雨一歪头,居然拒绝了黄古田的调戏。

    黄古田眉头一皱。

    一旁的陈芸芸脸色大变,顿时骂道:“顾心雨你怎么回事儿!黄少的诚意,你还感受不到吗!”

    顾心雨脸色一冷,恢复了平时冷艳的样子,一仰头,眼泪噙在眼里,“黄少的诚意我没感受到,但是,你陈芸芸,这顾家的诚意,我可是感受到了!先是将我嫁给一个胆小的混蛋,现在又将我推给一个花心的垃圾,呵呵……”

    顾心雨的话,让陈芸芸的脸色一僵。

    的确,今晚的事情传出去,对顾家绝对是一个打击。

    但是陈芸芸已经骑马难下了,眼下讨好黄古田,才能将损失减到最低。

    黄古田这时候呵呵一笑,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了,“顾心雨,不要给你脸你不要脸!今晚我冲冠一怒为红颜的美谈,必然传遍鲤城,你以后还能嫁给谁?所以,我劝你还是识相点,今晚好好服侍本少……”

    黄古田说着,伸手就要去搂顾心雨。

    顾心雨的眼神一暗。

    心却一狠!

    这样屈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正当她想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候,忽然,包厢的门被“砰”的一声撞开了。

    众人循声望去,却只听见一道强劲的风声!

    一把斧头“刷刷刷”地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来,不等他们反应,斧头已经狠狠地划过黄古田那伸出的手,钉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黄古田的手,顿时冒出殷红的鲜血!

    他惨叫一声,朝着门口吼道:“谁,他妈给我滚出来!”

    一个人,缓缓地站在了门口。

    他穿着全黑的衣服,脸上蒙着黑布,只露出赤红的双目。

    林江在见到吴风之时,处于暴怒状态,吴风知道林江的身份,劝他现在还是先低调。

    于是林江同意了吴风的建议,一群人全部蒙面。

    做人可以低调,但是,行事,老子一定要睚眦必报!

    林江的身后,整整齐齐站着三十多个黑衣人。

    吴风也蒙着面,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身后。

    林江头微微一扬,这些人会意,齐齐冲向场内。

    场内顿时响起痛苦的哀嚎声。

    顾心雨看到这一幕,有点呆住了。

    这什么情况……

    这群人看样子,是来找黄古田寻仇的?

    也是,这王八蛋平时嚣张跋扈,肯定得罪了很多人。

    自己算是被他们刚好救下来了……

    想到这,顾心雨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江和吴风慢慢地走向黄古田。

    黄古田看到这俩人,知道他们就是带头的,一边捂着伤口,一边恶狠狠道:“你们是想找死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谁吗!”

    话音刚落,吴风一个巴掌,直接抽得他脸都肿了起来。

    吴风捏着声音道:“知道,请继续。”

    黄古田惊诧地看着这俩人,眼神更加愤怒,这俩人一定是不知道我爸是谁!

    看来我得好好指名道姓出来,看不吓得他们屁滚尿流!

    “我爸是黄添丁!”

    吴风再一巴掌,“继续。”

    黄古田直接呆了!

    知道我爸是谁还敢打我!难道他们不知道我爸的身份和地位?

    “我爸是鲤城地产龙头,得罪了我爸……”

    “啪!还不够,请继续。”

    “……”黄古田懵逼了。

    好你们两个死士,看来是抱着必死的信念也想弄我!

    “呵呵,我劝你们,珍惜生命!我再告诉你们,我妈是隔壁市最高层的女儿!”

    “啪!不够,继续。”

    不够?不够什么?还不够格?还不够让你们停手?

    黄古田的脸都肿成了猪头,心里愤慨万千!

    看来,这俩人确实是豁出去了。

    那就逼不得我搬出我爷爷了!

    “我爷爷……”

    “啪啪啪!”

    “草!我还没说完呢!”黄古田气得都要吐血了,还没说完就打,要脸不!

    吴风轻轻一笑,“反正远远不够……”

    这一出,令在旁的陈芸芸和顾心雨胆战心惊。

    陈芸芸骇然地看着林江和吴风,不知道这俩究竟是何方神圣。

    而顾心雨,心里则是畅快无比。

    虽然这俩人只是误打误撞解了自己的围,但是能让自己在场看到这黄古田吃瘪,也是大快人心!

    想这些的时候,顾心雨的眼神,忍不住偷偷瞄向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的男人。

    这个男人站在她面前,有种渊渟岳峙的感觉。

    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可怕的愤怒。

    偏偏又完美把控,表面波澜不惊……

    这样的男人,如果露出他的獠牙,迸发他的愤怒,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有本事说出你们的名字!藏头缩尾的算什么好汉!”黄古田被抽得头晕脑胀,心里憋屈万分。

    “名字?你配知道吗!滚!”吴风轻笑一声,忽然一发狠,一记恶狠狠的撩阴腿,直接踢中了黄古田。

    黄古田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蜷缩在地上,身子不断抽搐着。

    林江微微闭目,这种垃圾,根本不配他亲自出手。

    黄古田被手下抬走后,吴风看向陈芸芸。

    陈芸芸的身子都在发抖,包括陈芸芸身后的顾磊。

    他们完全不知道,得罪了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好,好汉……”顾磊战战兢兢地问。

    吴风沉吟片刻,揭开了自己的面纱。

    他们发现这个出手狠厉的人,居然是吴风,顿时大叫出声。

    吴风可是鲤城地头蛇,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也已经二十几年没有亲自动过手了!

    今天居然如此暴怒!

    这究竟是为什么!

    “呵呵,我亲自主持过的婚礼,也敢不算数?”吴风随口找了个理由。

    他露出面目,就是要敲打他们顾家。

    陈芸芸心一寒。

    对啊,这可是吴老亲自主持的婚礼,自己居然等他走后立马就悔婚……

    简直找死!

    陈芸芸瞬间就给吴风跪下了。

    “吴老,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鬼迷心窍,是我们错了,您德高望重,原谅我们一次好不好?”陈芸芸死命地磕头着。

    顾磊也当场就跪下了。

    吴风没有说话,看向林江。

    这时候,陈芸芸发现顾心雨居然没有跟着跪下,还呆呆地打量着另一个黑衣人。

    她顿时火了,这么生死攸关的时刻,这小妮子居然不识抬举!

    她站起来就骂道:“顾心雨你想死是不是!还不过来给吴老跪下磕头!”

    这话一处,吴风的脸顿时冷了起来!

    让顾心雨给自己磕头?

    自己承受得起?

    这小姑娘,以后可就是自己的上头!

    顾心雨一脸不甘心,但是迫于无奈,双腿就想跪下。

    这时候,林江手一身,捞住顾心雨的胳膊。

    顾心雨一愣,看向林江。

    林江没有说话,不敢看顾心雨。

    “来人。”吴风沉声喝道。

    顿时,两个黑衣人,扛着两个大大的麻袋走了过来。

    陈芸芸都要窒息了,这是要干嘛?

    难道准备将她和顾磊沉尸?

    吴风一手接过一个麻袋,将两个麻袋随手一丢,狠狠地砸中顾磊和陈芸芸。

    他们俩被砸的七荤八素,但看清楚麻袋里是什么,顿时又惊呼了出来。

    麻袋里露出来的,可都是一沓一沓百元大钞!

    吴风一指顾心雨,“这是我们家少主看上的女人,谁都不能染指,不然,死!”

    吴风说完,看向林江。

    林江点头,二人带着手下,朝门外走去。

    顾磊和陈芸芸还在愣神之际,顾心雨鬼使神差,忽然迈步,朝林江他们追了出去。

    “喂,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还说什么,我是你看上的女人……”顾心雨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有点羞涩。

    吴风很识趣,带着众人先离开,留下林江一个人。

    面对他的新娘……

    林江背对着她,没有说话。

    林江对她有愧疚。

    “我们认识吗?”顾心雨看着这个背影,一瞬间觉得有一丝熟悉,又很陌生。

    林江依旧没有说话,至始至终,林江没说过一句话。

    大概是知道林江不会说话,顾心雨惨然一笑,“也罢,我估计也没资格知道你的名字,不过,还是谢谢你今晚救了我……”

    顾心雨说着,忽然从脖子上取下戴了二十多年的项链,递给林江,脸色微红,“算是我的谢礼……”

    顾心雨说不上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心头有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每个女孩,都喜欢驾着五彩云朵的英雄……

    林江的心,忽然狠狠抽动了起来。

    谢礼……

    林江的手伸进口袋,掏出了那块凤凰古玉,递给顾心雨。

    就当是……

    你给我嫁妆,我给你聘礼……

    礼成!

    林江正想着,却看到,顾心雨的手,已经按住了他脸上的面纱。

    揭开……

    顾心雨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大胆,将手放在这个男人的面纱上。

    她的直觉告诉她,自己这样做,这个男人不会怪罪自己……

    只是,当她看见这个男人递过来的古玉时,手颤抖了一下。

    一边是接过这枚古玉,一边是揭开他的面纱……

    顾心雨忽然展颜一笑,松开面纱,接过了古玉。

    这个男人不肯露面,肯定有他的原因,既然他不愿意,那就算了吧……

    只是顾心雨不知道,自己接过去的,是一块何其尊贵的东西……

    林江这时候,慢慢地离开了。

    等顾心雨反应过来,林江已经走远了。

    “哎,我们以后还能再见面吗?”顾心雨忽然喊道。

    林江的脚步站住了,他微微点头,再大步离开。

    顾心雨的心,一时间有点温暖。

    不过她马上摆脱了这种温暖,看了看古玉,将古玉深藏起来。

    她心里又泛起酸苦,自己,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那就把这块古玉,藏在心底吧,它见不得人……

    林江走远后,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这个叫顾心雨的女人,冷的时候,令人难以靠近,暖的时候,却又令人难以离去……

    吴风等在黑暗处。

    林江一边换回原来的衣服,一边冷漠地说道:“有什么事情,明天说吧。”

    吴风点头,“少主,那,明天我能带我的上头过来见您吗?他们都是您爷爷的心腹。”

    林江点头,“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明天下午三点,时间你定。”

    说完手机号码,林江便离开了。

    吴风脸上激动万分,第一时间,向诸位大人物报告了这个事情。

    这一晚,华国多人,彻夜难眠。

    林江走回酒店的时候,心思坚定。

    爷爷临走之前,让自己多历红尘,远离凤凰,他完全是为了保护自己没错。

    自己也本来想这样做,安心娶妻生子,做一个平凡之人。

    但是,林江自己也没想到,一夜之间,自己的观念,被一个刚刚认识的女人改变了。

    是这个女人的眼泪,教自己读懂,原来逃避是最懦弱的行为。

    自己的妈妈,惨死在自己怀里,自己的爷爷,身受重伤,这几年生不如死!

    那些人高高在上的样子,自己片刻都忘不了!

    既然逃避无用,那么,凤凰林家……

    我来了!

    酒店内。

    陈芸芸和顾磊终于从那一千万的巨款中回过神来。

    不过,他们第一反应不是为顾心雨高兴。

    陈芸芸愤怒地朝顾心雨骂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究竟在外面勾搭了什么人!让我们得罪了黄少!”

    顾心雨满心想的还是刚才那个神秘的男人,没有理会陈芸芸。

    顾磊这时候说道:“不过,吴老为什么今天会出面?还有刚才那个一直没说话的人是谁?难道吴老上面还有人?”

    陈芸芸撇嘴,“哼,刚才你出去了没看见,我们把吴老请过来,吴老以为我们戏耍了他,于是他面子过不去,硬要主持婚礼。后面的事情,估计让吴老觉得黄少不买他的面子,所以带人过来砸场子,他交代让人不准动顾心雨,也是面子问题,就这么简单。”

    “那这些钱……”顾磊疑惑。

    “哼,这就得问你的宝贝好女儿在外面勾搭了谁!惹得我们得罪黄家不说,还得罪了吴老!”陈芸芸怒气冲冲。

    “心雨,你……”顾磊也问顾心雨。

    顾心雨看向他们,心里冷笑。

    我勾搭了谁?

    我勾搭了谁你们不知道吗!

    我这二十几年,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下,你们心里没数吗!

    “这事儿我看明天要跟奶奶报告。”顾磊想了想说道。

    这时候,陈芸芸忽然尖叫出来,“你个垃圾废物,居然还敢回来!”

    陈芸芸看见,林江出现在了包厢门口。

    林江没有理会陈芸芸,只是朝顾心雨走去。

    顾心雨看见林江,脸色忽然也冷了下来。

    她永远记得,这个男人在自己受到屈辱的时候,他比自己还先一步逃走!

    留下自己一个女人,来面对这些侮辱!

    这个无能的孬种!

    林江看到她的脸色,顿时明白了什么,心里发苦。

    刚才,为什么不揭开我的面纱?

    你留给那个我一份颜面,却让这个我要承受千万倍的冷眼嘲笑。

    不过,林江认了,现在的他,实力还太弱小,不能过早地暴露自己。

    “心雨,刚才对不起,我不该逃走。”林江诚恳地说道。

    顾心雨一声冷笑,语气冷冽如刀:“心雨是你叫的?麻烦叫我顾心雨。”

    陈芸芸冲上来,一巴掌就要去扇林江。

    林江一把抓住她的手,看向她,“再打我试试!”

    陈芸芸被林江的眼神吓得有点心虚,挣脱开林江的束缚,冷声道:“关于你的事情,明天我会跟奶奶一起报告,你即便能留在我们顾家,也将是全城嗤笑的对象。”

    “那个不劳费心。”林江淡漠道。

    这可把陈芸芸给气得。

    “先回去,明天再找你算账!”

    林江跟着他们回去,一路无话。

    顾磊家住在市区最繁华的地带,一栋小别墅。

    家里除了顾磊、陈芸芸、顾心雨,还住着一个人,这个人是顾磊和陈芸芸的亲生女儿顾心宁。

    只不过,今晚的林江并没有见到这个女人。

    顾磊忌惮吴风临走时说的那句话,吴风让任何人都不得染指顾心雨。

    这当然包括林江。

    于是顾磊就去找顾心雨,哪知他看到了这一幕。

    林江本来要跟着顾心雨回房。

    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顾心雨先一步进了门,然后砰的一声把门锁上了。

    林江郁闷道:“你要干嘛啊你!”

    “你不配。”门内,传来顾心雨冷若冰霜的声音。

    林江暗暗发苦,果然,今晚逃走,是最窝囊的行为。

    这让本来就看不起自己的顾心雨,更加鄙视自己了。

    顾磊看到这一幕,心头一松,好在女儿识大体。

    不过他也不想去管林江,默默回房了。

    林江站在门口,摇了摇头,看来进门无望。

    他倚着门口,掏出顾心雨送给自己的项链仔细端详。

    项链普普通通,坠子是一颗有点像大树一样的翡翠。

    看到项链,再想到顾心雨送自己项链的那一幕,林江心里一阵温暖。

    既然是自己犯下的错,那么,没有不弥补回来的道理。

    半夜,他收到一条短信,是吴风发来的,明天下午三点,约在玉兰山庄见面。

    一夜迷迷糊糊过去。

    “哎呀!”林江被一个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看见顾心雨站在门口。

    顾心雨一夜未睡,脑子里只有两个影子,一个是林江逃走时决然的背影,另一个是蒙面男子赠送自己玉佩的画面。

    果然,男人是需要对比的。

    这一比,林江在顾心雨心里的形象,更加不堪。

    早上她醒来出来,一开始还没注意脚下,差点就一脚踩上林江的脸了。

    顾心雨看到林江,心想,这混蛋不会是一晚上都呆在门口吧?

    也不知道随便去客房,或者去大厅沙发上睡?

    没有主见的男人!

    顾心雨想到这,一步跨过林江,走向一楼客厅。

    陈芸芸和顾磊已经在吃早餐了。

    林江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离我远点!”顾心雨冷声道。

    陈芸芸看到这一幕,冷冷一笑。

    还算这小妮子有点眼见,离这扫把星越远越好。

    用餐完,顾磊对他们说道:“早上你们跟我去奶奶家请安。”

    陈芸芸呵呵一笑,“林江,你到时候可别紧张,我会把你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奶奶,包括你当场逃婚的孬种样,哦对了,还包括你把一块破鸟石头当嫁妆的穷酸样……”

    林江漠然吃饭。

    但是顾心雨听到这,心念一动,伸在口袋里的手,微微触碰了那一块凤凰古玉……

    破鸟石头?

    这时候,顾磊看着顾心雨,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豆大的汗水顺着额头留下来。

    “心雨,你,你一直戴着的项链呢!”

    “那可是……”

    顾心雨眉头一皱,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这么大反应,“那可是什么?我不想戴了放在房间里。”

    顾磊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说道:“那就好,千万别丢就好……”

    林江听完这句话,若有所思。

    这时候,顾磊电话响起。

    他接起电话几秒后说道:“别吃了,妈让我们马上过去!”

    陈芸芸脸色难看道:“肯定是妈知道昨晚的事情了,吃什么吃!饿死鬼投胎吗!还不快收拾了跟我们走。”

    她是瞪着林江说话的。

    林江默然跟在他们后面,一起去顾老太家。

    一到那里,林江就感到一阵压抑扑面而来。

    只见大厅之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坐着,脸色难看无比。

    在她下面,还坐着几个人。

    他们几个一到,顾老太陈君一拍桌子,怒道:“好你个顾磊,昨晚是干出什么荒唐事儿!”

    陈君知道有这一门老头子硬性定下来的婚事,她年事已高,懒得去参加小辈的婚礼。

    但是昨晚后面发生的事情,令她怒气难消。

    陈芸芸一看阵势不对,立马就给陈君跪了下来,还拉着顾磊和顾心雨一同跪了下去。

    这时候,他们看见林江还傻愣愣地站着不动。

    “林江!你想找死是不是!快给我跪下!”陈芸芸小声怒骂林江。

    林江却岿然不动。

    让我跪你顾家,这一跪怕会让你顾家灰飞烟灭。

    陈君看着林江,冷笑一声,“你就是我家老头关照的人,野种林江?呵呵,现在倒是挺有骨气,昨晚逃婚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有这种骨气?”

    林江眼神一暗,想起昨晚的屈辱!

    “我没有逃婚。”林江说道。

    “哼!你还别给我老太太跪了,让一个外家人跪,老太还怕别人说闲话说我顾家欺负你一个小杂种!”陈君不悦地说道。

    陈君怒火已经燃起,四下噤若寒蝉。

    “林江!你给我跪下!不要再让我看不起你了!”顾心雨对奶奶有着一种深深的畏惧,看林江如此忤逆奶娘,心里发苦。

    不要再让我看不起你……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林江的心。

    顾心雨,连你也说这种话。

    该补偿你的,我一毫不欠,但是让我跪下,恕难从命!

    “顾磊、陈芸芸,你们昨晚做下的荒唐事我待会儿再跟你们算账。顾心雨,好你个小狐狸精,什么时候攀上吴风这条大龙了,也不跟我老太打声招呼,我以后也好敬你若上宾啊。”陈君阴阳怪气地看向顾心雨。

    顾心雨心里委屈,想不到,自己清白一世,遭人唾弃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家人,都这样冤枉自己!

    “奶奶,我没有!”顾心雨眼泪冒了出来。

    “还在这跟我装委屈?有胆子干出勾引男人的事儿,就要有胆子承认!”陈君就差指着顾心雨的鼻子骂了。

    “顾心雨,你还是直接说吧,我们已经得罪了吴风和黄家,你还想让我们万劫不复吗?”顾心雨的大伯顾辉说道。

    “哼,长得就妖里妖气的,在外面勾搭男人你也有点眼色,不要把我们顾家赔你一起搭进去!”顾心雨二伯顾煌也阴阳怪气地说道。

    顾心雨抬头,看着这些亲人,忽然冷笑了一声。

    这些她最亲的人啊,巴不得她死得最惨!

    顾磊看着自己女儿被长辈们如此刻薄刁难,有心想说话,但是被陈芸芸拉住,心有不甘。

    顾心雨看着自己的父亲欲言又止,苦涩地摇了摇头……

    顾老太太,在顾家就是最高的存在,后辈们除非是找死,谁敢在这时候帮顾心雨说上一句话。

    怕是没人……

    “够了!”一个冷酷的声音响起。

    众人停住议论,看向说话的人。

    林江!

    林江看着顾心雨受委屈,心里愤懑万分。

    “顾心雨勾搭什么男人了?有证据吗?被你们百般利用不说,临了还倒打一耙泼她一身脏水。”

    “可悲的二流家族!”

    “得罪了吴风不敢说话,得罪了黄家不敢说话。”

    “有本事去找吴风当面对质去!”

    “只会关起门来欺负一个弱女子!这就是你们顾家的担当吗!”

    “顾家的男人都死光了吗!”

    林江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站出来对着陈君,横眉冷对。

    这一番话,让四周一片沉寂。

    陈君和顾辉、顾煌几个人,被林江说的哑口无言!

    顾辉、顾煌俩人,面色发红。

    他们心里有愧!

    他们被林江戳中了最疼的地方。

    顾家在鲤城确实说不上话,这会儿围攻一个后辈女娃,确实有点丢人。

    而陈君,则是气得用手按住自己的胸口。

    顾家,自从顾老头去世之后,确实没有大气魄的男人了。

    顾辉、顾煌、顾磊三兄弟的格局,实在太小了。

    而顾心雨这时候难以置信地看着林江。

    林江站在她面前,背对着她,好像以他一肩之力,要替她扛住所有唇枪舌剑!

    这个男人……

    还是昨晚逃婚时那窝囊的废柴吗……

    这一番话,自己不敢说,父亲不敢说。

    由这个最低贱的男人说了出口!

    “你闭嘴!”陈君气势汹汹地朝林江吼道。

    “对,你他妈算什么玩意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给我滚一边去!我们顾家的事儿,轮不到你一个废物女婿来说三道四!”

    顾辉和顾煌跟在陈君后面怒骂道。

    这个垃圾,简直目中无人!

    “要我闭嘴可以,但是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也请你们对我林江的女人闭嘴!”林江在气势上寸毫不让。

    一时之间,大厅之上,再无人说话。

    众人冷冷地看着林江,各有所思。

    顾心雨傻傻地看着林江,心里百味杂陈。

    林江的女人……

    这个废物,大庭广众之下,居然说出如此有气魄的话。

    好像,在他身上,有那么一点点安全感……

    过了好一会儿,陈君回过一口气,冷笑一声,“哼,既然林小儿如此有胆魄,那这件事情,你们自己去摆平吧!我要你们下午去给吴风请罪,请罪不成,你们几个,也都别回顾家了!”

    陈君说罢,一拂袖,离开了大厅。

    众人面面相觑。

    陈芸芸忽然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林江骂道:“你个小瘪三,你这是要还是我们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们如果被赶出顾家,绝对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林江没有说话,懒得理这个疯婆娘。

    这时候,顾磊小心翼翼地看向大哥顾辉,“大哥,你这边好像认识吴风是不是?不然,你下午跟我们走一趟?”

    顾辉一听,脸色一僵。

    吴风他是认识没错,但是也只是数面之缘,谈不上熟络……

    况且是在这节骨眼上,如果自己帮忙不成,反而会把自己都拖下水……

    看顾辉在犹豫,顾磊咬咬牙,说道:“大哥,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这样,如果你出面,这事儿办成了,家里产业的股份,我让出五个百分点,如何……”

    顾辉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说什么呢三弟,我们都是顾家的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吴风确实是我的老相识了,之前喝过几次酒,称兄道弟,我相信只要有我出马,吴风肯定会给我一个面子,你就放心好了。”

    顾辉这么打包票,顾磊顿时放下心来,只是肉疼,这百分之五的股份啊……

    都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惹出来的祸!

    这件事儿过后要他好看!

    下午快三点的时候,林江看看时间差不多,刚要出门去玉兰山庄,却被陈芸芸拦住了。

    “你这是要去哪儿?”陈芸芸质问。

    “我出去一趟有事儿。”林江说道。

    陈芸芸忽然呵呵冷笑起来,看向顾心雨,“顾心雨你看看,什么叫狗改不了吃屎!明知道我们下午要去找吴风请罪,这家伙怂了,依然想逃走,你可是找了个好老公啊。”

    顾心雨被这么一说,脸也冷了下来。

    她神情复杂地看着林江,“原来你还是这种人,你走吧。”

    林江一愣,心中有苦说不出。

    自己是真有事儿!

    再说了,吴风现在在玉兰山庄呢,去他家请个毛罪!

    看顾心雨一副神伤的样子,林江忽然心有不忍。

    不能再让她误会自己了!

    于是,他摆正顾心雨的身子,让她面对自己。

    “跟我去玉兰山庄!”

    “到那里,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玉兰山庄?”顾心雨一愣。

    这地方她知道,算是全市达官贵人最喜欢去的场所。

    没有一定的资格,连门口都进不去。

    去哪干嘛?还有,明白什么?

    顾心雨愣神之际,陈芸芸阴阳怪气道:“想逃跑就直接点,我最讨厌那种想当表子还要立贞节牌坊的人。”

    顾心雨听到这,叹了一口气,伸手拨开林江的手,失望地看着他,“你自己去吧,我跟他们去趟吴老的家,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总要解决,不能让顾家因我蒙难。”

    林江差点被这笨女人气疯。

    这样的顾家,你还留恋干毛线!

    老子逃个毛线!

    “早上说得多好听,顾心雨是你的女人,呵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是个男人吗?”陈芸芸继续阴阳怪气。

    林江看向陈芸芸,不说话。

    陈芸芸被他忽然一看,脚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

    “你,你想干嘛?”陈芸芸色厉内荏道。

    林江忽然冷笑了一声。

    冥顽不灵,天都难救!

    “你确定要我放弃我要做的事情,跟你们去趟吴家?”林江阴沉地问。

    陈芸芸鄙夷道:“你个孤儿,有个屁事情?再说,什么事情能比去跟吴风请罪来得重要?孰轻孰重,你心里没点比数?”

    没点比数?

    呵呵……

    行!

    林江露出满意的微笑,点点头,“行,我跟你们去,只是到时候万一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你们别后悔!”

    林江微笑之间,掏出手机,发出一条短信。

    “顾家要求我现在去你家请罪……”

    “十老们,要不要给个面子,一起见见顾家……”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