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普罗米的泪滴
普罗米的泪滴 下笔如神
达人认证:笔神
关注 1 粉丝 57 喜欢 14 内容 442
上海
聊天 送礼
天下(更新中) 天下(更新中) 关注:36 内容:311

第六十一章 逆苍天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天下(更新中)
    • 高山之巅,神秘青年一举败尽三位年轻高手,青色长剑瑟瑟鸣声,这一式挥舞,当斩破三人要害。

      铛!天逸云舒奋力掷出,剑锋点在青刃剑面。

      什么?对手一脸惊讶,显然受伤颇重却能短时恢复至此的,从未见过。

      神兵虽与我相隔间距,却存有一种藕断丝连的联系。手握剑指向上一提,天逸云舒自地窜起直取神秘剑客眉心。

      铛!此招出奇不易,然威力有限。他退后数步满脸惊讶:这是什么武招?

      岂容和他废话,浊气外放凝结成一只巨大型邪影。眼下,明与暗,人与剑三者互通,顿生灵感。

      身形路过慕英华旁时,探手一握:借剑一用!

      二话不说应道:好!

      一手持剑递出邪剑二十三,另一手捏出剑指策动天逸云舒一旁策应,心意相通的邪影挥舞拂尘带出的招意依旧取自邪剑二十三的剑谱。

      观心中,剑客的眼神头一回闪现出一丝慌乱:剑阵!

      欢乐三打一看你如何嚣张!一阵飞舞急刺,神秘剑客连连挂彩。其几次进招尽显犹豫,想来换做是我亦如此,三个对手同时递出精妙剑招的情况下,简直是跑都来不及。

      不可一世的剑手被刺伤几处后,连连后退:没想到世上还有人能够以剑伤我!

      伤你!?一副嚣张的嘴脸!看我把你干趴下!没有言语继续进招。邪剑二十三剑分三路封住敌手去向,要么坠下山崖,要么被我切成废人!看你如何选择!

      观心牢牢锁定,奈何对手眼神闪过一丝神彩,顿觉不妙。快!他的出剑极为层次,第一层攻在我剑意最弱的天逸云舒上,连削带打,夹杂着剑气与杀意的神兵甩给了邪影。第二层为守势,不偏不倚横剑抵住中路来犯的杀招。第三层以守转攻,两剑相抵摩擦带出火星四射,我的佩剑毕竟才拿入手中,武招的融会贯通方面也弱于对手。

      点滴间,眼看青色剑锋即将入我左眼。

      身后传来剑圣弟子们的大喊:龙影!

      龙影兄弟!

      ……

      啊!胜负分!

      青色长剑落在地上:叮叮叮……

      他一手握在被贯穿左肩的血口上,身后悬崖退无可退,闭上双目似是在回想方才的电光火石:不可能!不可能比我快!

      前一秒,天逸云舒插入邪影身体后,浊气全力化解这股劲力,伴随影子的消散一股反冲力瞬时爆发,再加上自身的牵引,其回入我手的速度快上一分。整个过程包含在剑招的运作中,因此当神兵重入我手之时,剑锋已然点破神秘剑客的衣衫。只需屏息发力,便可促成一场胜负。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招数?神秘剑客分明是剑痴,而且属于自视极高的那种,你邪剑刚成!竟能败我。忘情忘我忘世,到头来依然换得失败。

      不对了,这家伙口气明显是要轻身,把得失胜负看得太过沉重。

      果不其然,他向后褪去坠入山崖。

      娘的,总算是打发了这个战力超常的神经病,战力爆表见人就砍,死了倒也清静。岂料……

      一道黑影从旁掠过意欲拯救那疯子,慕英才?什么情况?

      神秘剑手那一脚颇重,魍魉吃后内里受伤不轻,而且方才比斗间他杀意尽起,现在又何必冒着双双坠崖的危险去救人?

      古人的花花肠子怎么比我们现代人还要曲折迂回呢?唉,谁叫我们是朋友呢。踏步向前跨下山崖径直追去。

      魍魉身形迅捷一把抱住神秘剑客,奈何无法止住下坠之势。回想先前拼斗:浊气外放,运招间,不自觉地腾空而起。当下尝试运出浊气,先将自身裹住。

      心中窃喜,不仅身法快上一分,连自身的重量都感到轻了一分,大踏步追去,几步间至两人旁,自黑雾中探出双手,向上一提,三人同时止住于半山腰。

      “多谢龙影兄弟!魍魉背驼着神秘年轻人。

      后者表情一脸生无可恋,任人摆布;对比之前不可一世,嚣张跋扈反差过于巨大,不免噗嗤笑出声:英才?为何救他?

      一脸苦笑:上去细说。

      ……

      什么?他才是大师兄!慕英华与慕英杰惊得异口同声,下巴都要掉下来。

      我也在一旁静静听着。“不错。慕英才点了点头,也就是八年前的事吧,此人名为慕英雄是师父的亲身儿子,真正的嫡传弟子。英雄从小不爱习武,师父为鞭策,故收我为徒传以魍魉武技,魍魉绝学偏重外功实战,在切磋中很占优势,因而一开始英雄从未胜过我。

      他口中的一切同网游天下中的故事情节有很大出入,但确实合情合理。正因为老慕对独子恨铁不成钢,所以传其《邪剑二十三》,最终让他成为了现在这般的武痴。

      后来,师父传了他邪剑。英雄心性大变,出手不以切磋为目的,狠辣地招招夺命。我当年也是年轻好胜之辈。忍不住想到,慕英才老哥,你现在也是。听他继续,奈何武学功底有所差距,即使豁出性命相搏,手握邪剑这样的惊天招式,我们也是互有胜负。

      荒火道:所以师父一定对英雄,不,对真正的大师兄极不满意?

      恩。师父当时说了些难听的话。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后慕英雄便离开了山崖。他看向仰躺在地上的青年,一直到今天。

      我们四个大男人齐齐看向慕英雄,我忍不住开口道:慕英雄?你是慕克白老先生的儿子?

      他缓慢扭头看向我:难道你不是?

      什么!就因为他传了我剑法就是爸爸?论辈分我和老慕可是以兄弟相称的,你叫我声叔叔还差不多。正欲开口……

      咕噜噜……”一股劲送下后,肚子饿起,简直在嚎叫:饿死了!

      我也是!

      受了内伤还饿着,房子也被削塌了,晚上还要吹风。

      “英杰言之有理。”

      剑客慕英雄解下行囊:这里有些饼,你们大可拿去。我唯有一事相求。

      my god是烧饼,虽然冷得像块砖头,但好歹能吃啊。几人一把夺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吃了起来。

      好吃!

      美味!

      给力啊!我赞叹道。

      “恳请各位赐我一死,或解开大穴,我对世间已无留恋,逆苍天今日定会自我了断。

      逆苍天?有些乱了!与天下网游故事情节完全地大相径庭了。逆苍天是慕英雄,还是剑圣慕克白的儿子。

      沉思间,魍魉慕英才言道:英雄,你难道不想见师父一面吗?

      我本为杀亲忘情,将邪剑淬升至顶峰而来。如今连慕克白的弟子都打不过。呵,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慕自己的家事,我也不好多嘴,但心想谁都不愿唯一的血脉轻视己命吧:嘿,说什么邪剑淬升顶峰?统统都是狗屁,你也看出来了我剑法刚成不久,为什么能败你?这么简单地认为把某某绝学练到极致就能天下无敌?

      这番话将他牢牢怔住,继续言道:想要做天下无敌,那就活着,先赢过我再说。

      荒火心直口快,嘴里烧饼还有大半,口齿含糊:龙影兄弟,有道理!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