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天下(更新中) 关注:39 内容:319

    第六十三章 入魔前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大作家
    下笔如神

    若彤究竟被藏在何处?里里外外看了几圈,毫无踪迹可循。恰巧遇到一批驰援同伙的修者,着装统一明显是奕剑听雨阁的弟子。

    还是把他们打趴下好好问问吧,身形跃出,众人见我大吼:来者何人!

    难道要我停下来,给你做个自我介绍?二话不说提剑而上,天逸云舒神锋无影,削铁如泥,一剑断下五刃,刺破最后一人咽喉。

    明白来人身手绝非等闲,他们不约而同,腾空而起,七曜人寰诀下周身旋转身形化剑急刺而来,颇有声势。

    然,仅此而已,身法移动,后发先至立于众人下侧,奕剑的七曜人寰威力只集中在最前点,因而几乎不存在对剑手侧向的保护。空门立现,腰身扭动甩出一式邪剑二十三,杀意收割生命。

    回过神才发现:无一人活口。不免心中发凉:自从学了不世奇招,出手越来越狠辣,甚至有时会冲昏头脑,难以自制。

    不容细想,更多的人听到动静后围堵而来:敢挑衅我们天下第一大帮!杀啊!

    什么天下第一大帮?可笑,据我了解的情况,你们这些帮派中至少有三家自称天下第一大帮,难不成天下第一也能并列?

    一剑挥出,惨嚎血液映衬着月光,身体微微颤抖,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浊气包裹全身愈发浓重,出剑越来越快,直行所过之处,一路碾压而去。稍微有些功底的,也仅能挡下一招,在剑势的巨大差距下,下一秒根本来不及回守破绽。

    脚步停下,已走出了围杀圈。转身一望,所谓的天下第一大帮溃不成军。或惨死当场,或奄奄一息,或丧胆跪地,或步履僵直。

    你这恶魔!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来杀你们的魔。朝廷的鹰犬,还想杀我,迫害无辜?当下毫无保留,左手御风真诀,黑色气焰滔天地扑向敌群,心随意动,所有人都被包裹在黑色的飓风中,大多数的早已失去了抵抗能力,少部分依旧尝试突破招数,寻求生机。

    手腕向上一提,众人飞起,无处着力。急速上前,以自身为引,绝世奇功蓄势待发——“符惊鬼神!

    轰隆隆!余波触及远方山石发出巨响。

    ……

    五彩池周围阵阵躁动,甲胄之声由远及近,我未有移动,也没有逃避的理由。

    “好!好!好!一人排众而出鼓掌道,不愧是能和云麓国师对招还能活下来的人。这些!这些不入流的江湖术士定然奈何不了你!

    语气有些耳熟,与他相对而立,在朝廷当差的那段日子曾有见过几面。怎么说确切一些:上位帝王姒启的弟弟的第二个儿子,简称官二代。

    他一手握着的匕首指向雨若彤的咽喉,女孩眼神涣散两行泪痕清晰可见,竟欺负无辜女流:潜龙影,你还是老实点为好,不然我立马杀了这女人!

    浊气覆盖面容,理应难以察觉,为何他能第一时间认定我便是潜龙影?无数天机甲胄朝向此处围拢,皇朝正规军原埋伏在五彩池周围,他们人数众多训练有素,不到万不得已,还真不想与他们对抗。

    一人来到权贵旁,分明是我先前在望川放跑的其中之一:王爷,我说的没错吧。这赏钱?……”

    一旁军官喝道:“大胆!潜龙影乃天下间罪大恶极之人,既是皇朝的子民,理应通报消息!不想死就给老子赶快滚!

    真后悔没有杀死这种阴险小人。见他灰头土脸地离开:多谢大人。

    亦难怪没有在五彩池的营寨中察觉若彤的身影,周遭按扎着的原本不想打草惊蛇的军营大宅才是真正的大本营。

    那云麓吾已查清,为剑圣慕克白的弟子。皇朝对武林中的老前辈还是十分尊重的,但你可就不一样了!潜龙影,我们来玩个游戏。若是你赢了,我便放人。

    信誓旦旦的模样,把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比起当日围剿凤凰梅艾更甚。相信你会放人?那才是真的见鬼了:好啊!怎么玩。

    先把你浑身上下那黑不溜秋的气撤了。本王看着难受!

    浊气收敛后显出面容,若彤见了哭喊道:龙影哥哥,快跑!快跑啊!

    若彤……”双手握拳意欲上前。

    嘿,双脚不准移动半步。匕首的尖锐牢牢抵住女孩的咽喉,果然是个情种。本王要你双脚站定,不准运出那邪门的黑气。

    好。得想个万全办法,不然不仅救不出人,自己亦可能交代在这里。

    哼,口气不小。官二代点头示意一旁军官。

    后者道:四人出列!

    四位甲胄之士走出阵列,以我现在的眼界来看,常人眼中的佼佼者亦只得算是普通高手。

    他们一一自我介绍:在下……”

    大吼打断道:不用了,既然要杀我就快些来吧!

    影爵武功朝野中数一数二算得上不争的事实,习武之人总期望获得应得的尊重。但在我这儿,肯定是不会给你们的。

    四人大怒,刀盾在手拍击发出声响,咆哮道:摆阵!

    大盾摆在身前,他们齐齐积聚劲力,各个方向同时前冲,招未至热浪率先袭人。起手式便是毫无保留的天机绝学:暴虎冯河!

    提剑前刺,剑锋没入两人身形间隙,腰身携着手臂提劲,使得其中一人偏离转向一侧,再提一股尽力,暴虎冯河失去方向撞向一侧。天逸云舒牢牢黏在盾牌侧面,顺着一个方向再行发力,最终四人圆盘似地顺到一起,轮回一圈后,他们的攻势全都吃回给了自己,长剑如鞭将四人狠狠摔出。

    “啊!

    一剑破尽四招,场面安静得一片死寂。

    那人拿着匕首缓过劲来:不!不准用剑!

    嘲讽道:干脆一动不动让你砍死算了!

    他戏谑地看向人质:嘿,这样不是就太没意思了嘛,对不?影爵大人。哈哈哈。

    对朝廷的杀意算是结下了,我只想息事宁人,而你们却要赶尽杀绝。

    神兵插入地面:好。

    军官示意四人:再来。

    他们调整呼吸,气势不减:喏!

    手中无剑,心中有剑。说实话我还没有达到剑圣前辈那种“万物可为策”的境界。面对四人齐攻心中还真没什么底。

    带头一人号令:变!

    他们配合无间,统一步调,围我环绕缓缓靠近。这次十分聪明,基于我双脚无法移动的劣势,四方齐发铁马秋风,刀刃砍向脚踝。眼见即将得手。

    嘭!四刀同时被制,牢牢锁在地面丝毫不得动弹,身前我拍出两手在刀面上,身后则交给影子如法炮制,面露死气的巨大型邪影抬眼看向众人。

    一阵惊呼:鬼!?

    趁着对方犹豫,以自身为引绝技双发——“符惊鬼神!四人被当场斩杀。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什么东西?他手握着的匕首微微颤抖,此时的我更不敢轻举妄动。

    一旁天机军官道:回禀王爷,此乃太虚门明文禁止的邪招——邪影真言。这潜龙影简直妖魔,立当斩杀!

    说,说得对!他甚至不敢看向我,不!不准用!听令!取其头颅见我者,重!重赏!

    言毕,天机众将士宛如挣脱绳索齐齐冲来:杀啊!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