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普罗米的泪滴
普罗米的泪滴 下笔如神
达人认证:笔神
关注 1 粉丝 57 喜欢 14 内容 442
上海
聊天 送礼
天下(更新中) 天下(更新中) 关注:36 内容:311

第六十四章 若彤之死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天下(更新中)
    • 双手各置御风长鞭,挥舞出的灵蛇柔中带刚,如两柄软剑砸向直面冲来的天机战士们。

      一片惨叫哀嚎中,刀盾击散天空,剑势变幻之下,天机虽多,然无法近我十丈以内。

      一群废物!观心聚焦锁定 若彤那里,只待官二代露出破绽一举点出浊气拿下。他紧紧握着匕首向后褪去,他妈的!都给我上,今天拿不下这罪大恶极之人,统统处死!

      带头军官焦急吼了起来:给我围住,盾阵推进,喂以弓箭。

      原本以为单靠数量便能轻松杀我,几招过后算是明白过来。前排天机收起大刀双手持盾冲至周围十丈外,呈围杀之势徐徐收拢;后方大量弓箭雨点般密集泄落。我双手轻抖,两条长鞭顺着惯性,急忙回势守住。抵挡一圈后,龙卷携着残箭一把甩出直取盾阵其中一点。

      “嘭!一片将士倒飞而去,当下立马又一批人持盾跟进堵住缺口。同一时间,后方的弓箭手又一次拉满长弓,蓄势待发!

      放!箭矢如雨,只得再次运招抵挡。

      暗叫不妙,眼见我一招破了盾阵的围堵,敌方除了双手持盾的前排兵外,更是在每人的后头又多出一人抬出双手牢牢顶住。

      这便是人多力量大吧,一旦拖入持久战,待我脱力后还不是被斩杀的份,况且这种打法对将士的损耗是最少的。古人怎么这么聪明呢?都快赶上成精了!

      包围圈缓慢聚拢,箭矢的切换愈加频繁与密集。可恶,如果双脚能动,能使出天逸云舒,能用上邪影真诀,绝不可能如此狼狈。

      手臂持着匕首紧紧贴住女孩的咽喉,他站在高台上大喝:精彩!太精彩了,今日得以瞧见影爵的武技,也算是没有白来!哈哈哈!

      “嗖嗖嗖!”一声闷哼,一只箭矢滑过肩部擦破皮肉。

      轮番喂箭终于有所突破,天机将士们士气大振,持盾者们连进三步,再过一轮他们的长刀自会从间隙中钻出,取我性命。

      正准备使用符惊鬼神尝试一举挡开围堵。观心中,却见到了最悲伤的一幕。雨若彤伸出的纤细的双手,搭在那匕首上,直直刺破咽喉,随着刀刃被拔出,血液当场散落一地。

      身影如风中残叶。只听着抱怨:这贱婢!为何脏我衣衫!

      啊!那一刻,心中填满了愤怒。

      天机围堵应身破开,密密麻麻的弓箭穿过一片血肉横飞,却在触碰黑气后泥牛入海般化为粉末。

      单手一挥,天逸云舒自地蹿起回入我手,一式邪剑起,生命如野草被收割。

      鲜血流淌满地。“啊!

      救命啊!甲胄虽厚,但根本防不住剑招的锐利。

      啊!啊……鬼!鬼啊!幸存的人们还得抵抗浊气,当真不如死去幸运。

      ……

      不得退后!前进,前……”天机军官首身分离。身形出现在皇朝权贵面前,一剑点破胸口,吐劲抖动,他从内中爆开,死无全尸。

      一剑插入地面,浊气收敛抬手扶起若彤:你怎么这么傻,我还有办法的。

      咽喉破,女孩说不出半句话,直至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是微笑地想让我记住她微笑的样子。

      大叫着:“我还有办法的。

      “我还有办法的。堵住咽喉的破口。

      “我还有办法的。血液还是从指缝中溢出。

      ……

      “我还有办法的。合上双眸,感受到丝丝的冰冷。

      “我还有办法的。抱紧她想把自己的生命都给了她。

      我还有办法的。红色将我染成了红色。

      杀啊!见我战意尽失,他们纷纷持刀上前直劈而下。为了钱权一个无辜的女孩就这么死去了,而你们却依旧为了钱权而杀戮着。抬头,引向炙热的刀芒:好一招关山梦断啊。

      神兵起,一剑穿破众人要害;邪影从地面的投影里钻出,拂尘白丝若万剑齐飞绽放开来,他们全身布满血孔直直坠落。

      从未有握得如此之紧,天逸云舒发出瑟瑟声鸣,浑身沾满鲜血:今日,一个不留!

      ……

      五彩池的水不再那般清澈了,此处成为一片屠宰场,空气中布满的血腥气息,与红色的池水融在一块变得粘稠。

      他们兵刃四散落荒而逃:快!跑!

      其中一人道:分开跑!也许还能…..啊!

      他们根本就来不及看一眼同伴:有道理!分开来……

      啊!这片水中又多了一些尸体。

      一颗火炎珠飞向了我,随手一剑挡开。慕英雨看着我:龙影,够了!别再杀了!

      观心寻找着他们:能把若彤还给我,我便不杀了。

      够了!停下来,好不好?她有些流泪的样子。

      魔性近乎夺走了理智:阻我,连你一同杀了。

      言毕,不再与她纠缠,飞似地跑向剩余的逃亡者。

      ……

      “啊!…..”

      他连滚带爬地奔跑在草地上,迎着东方的第一缕曙光:哈哈,终于逃出来了,那个疯……啊!!!

      剑灵的牵引下天逸云舒透显着殷红之色回入我手,那是最后一人,我确定这一次没有放跑一个人!收剑入鞘,向着五彩池走去。

      那处高台下,围满了皇朝官兵的尸体,血腥的气息过于浓重,引来了大批秃鹰前来觅食,空气中充满着咀嚼碎肉的声响。

      双脚点地跃起,来到了高台之上,抱起若彤的尸体。

      慕英雨看我道:值得这样吗?

      还能怎么样?阳光照进了五彩池,光衬着浅塘中的水更加地鲜红。

      她哭了出来:“你会成为魔的。整个天下都会来杀你的。

      “那便被杀了也值了。我笑了起来,英雨,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伤心了。刚才我对你说了太重的话,抱歉了。我们后会有期。

      转身欲要离去,云麓道:等等,师父曾言,人死并非不能复生。

      回首问着:你刚才说什么?

      她神色认真不似骗人:若彤妹妹死去不多时,兴许还有救。我们先回剑圣居。

      慕克白昨天才远去:老慕不知何时回来了。

      但师父他老人家留有一颗仙丹,濒死者食之可返魂还阳。

      若彤只是不会武功的弱女子,老慕这颗丹药,定然是留给他人的。

      我去求。慕英雨有些懊恼,你到底救不救你的若彤了!

      重重点头:“救!

      云麓仙子挥动法杖一朵白云显现而出:你行走间多有抖动,还是将其放置此处为好。

      真的可以救回来吗?轻轻放好,拱手作揖:多谢仙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