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作者
普罗米的泪滴
普罗米的泪滴 下笔如神
达人认证:笔神
关注 1 粉丝 57 喜欢 14 内容 442
上海
聊天 送礼
天下(更新中) 天下(更新中) 关注:36 内容:311

第六十五章 剑境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天下(更新中)
    • 剑圣弟子们围上前来,奕剑慕英华道:到底怎么回事?

      英雨望着那片狼藉:师父的居所为何成这般?

      慕英才答道:此事说来话长。

      环顾四周,不见逆苍天:那家伙走了?

      一片七嘴八舌,场面稍显混乱,荒火满脸焦急:若彤妹子怎么了?

      拱手作揖:各位,听说老慕有颗丹药能令人起死回生?

      云麓慕英雨请求着:各位师兄,先行救人要紧,仙丹之事待师父回来时,我们一起谢罪请求即可。

      三人面露难色,看在眼内有些心凉。最终还是大师兄魍魉慕英才开口:并非我们不想请愿。

      英杰道出真相:丹药被师父拿去了。

      什么?难道昨天出门时,慕克白便携着它?

      “方才,我们整理遗骸时,不见仙丹。慕英华道,好在师父一个时辰前已经回来了。

      大脑一阵短路,脱口而出:早说啊!你干嘛不早说!你早说啊!“

      慕英才拍了拍我:龙影勿要激动,师父与逆苍天现今都在后山泉水那里,师父他老人家嘱咐我们不得靠近。

      首先,慕克白是你们的师父。再者,伴随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若彤复活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不再言他,身法策动,鬼魅般飞向那处。记得几天前,还与她在泉水旁的月光下有说有笑的样子,不曾想现在阴阳两隔。

      晨光温暖和煦,前方看似一片宁静,心神却不自禁地警惕起来。慕英雄为慕克白的儿子,剑圣传他邪剑二十三,英雄后改名逆苍天为剑痴狂成魔。对于一个剑痴而言,想要和他讲道理必得通过剑道比试,出乎意料的是前方没有一丝剑斗发出的声响,却饱含锐利的剑意。

      微风拂过,树叶下落,待它落地时早已断为数节。眼前山泉流过隔开两人,剑圣盘坐在平滑石板山,闭目养息的样子。另一侧,逆苍天手握青色长剑,杀气若隐若现。脑海中,太虚前掌门宋御风的知识库凸显出一个名词:意斗。

      慕英雄与我比斗时受伤不小,选择这种方式对两者算得上公平,只是意斗比起平常意义上的拼斗而言,败者所要付出的代价更甚,按照我们现代人的说法:脑死亡可能性很大。

      眼下如果我贸然在外部打扰他们,老慕和小慕极有可能走火入魔。但若彤情况危急经不起拖延,一脚踏入两人战圈,盘膝而坐双目紧闭,安心入定。

      金铁交击由远及近,由疏而密,张开双目已然身处剑境。

      龙影兄弟,你来了。老者气定神闲手握根木条一一挡下来犯杀招,果然,学过邪剑二十三的都能来到剑境内,传说先人便是在此处悟出了此二十三路剑法,因而剑谱奥妙得超脱世俗,可与鬼神匹敌。

      慕英雄丝毫不因对手是他老子手下留有半分情面,也难怪了,他曾坦言此行目的只为弑父,进而达成其剑道大成的目的。年轻人狠狠道:莫要分心!专心喂招!

      一旁观战,意图寻找机会出手止住两人比斗。突然瞳孔一阵收缩,只在一刹那,同是剑招在手,慕克白的出剑快出一大截,似刺破空间,不拘任何束缚,一剑击打在逆苍天的手腕上,后者长剑飞脱。

      还比吗?看起来剑圣不止一次击败了逆苍天。

      次次对我留手。他拾起长剑,只要我一直坚持,总有一合会将你斩杀!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慕英雄,你也太他妈混蛋了,你爸爸明显比你厉害,还要死皮赖脸地打。长辈对你宽容,你还得寸进尺!羞不羞啊!

      闭嘴!他看向我,我没有父亲!我要成为真正的剑道,忘情,忘我,无我,无他!天下无双!

      ……”还想继续破口大骂。剑圣抬手制止:当年是为父的错,不知邪剑二十三的玄功心法是绝对不可修炼的。

      他提剑再上:既然如此,便用你的命来抵你的错吧!

      岂容你这神经病浪费时间,拔出天逸云舒画出一式,两剑眼看就要在空中触碰,无奈剑势变幻下无法看清胜局,齐齐收招。

      剑圣微微皱眉:小友,这是老夫的家事,还请不要插手。

      拱手作揖:实不相瞒,老慕,若彤在外被害,急需你手上的仙丹。

      慕克白缓缓道:英雄的事,是老夫一辈子的心结,你口中的仙丹为的就是这一刻。

      三言两语透尽父爱,也许剑圣此次出游便是寻子而去,无奈两人错开。慕克白原意是将其子拖入剑境,尝试说教,比试,如果都不能拉回逆苍天的魔性,相信剑圣届时会痛下杀手,随后再用仙丹救回儿子,盼望他历经生死后,能够彻悟。

      踌躇思索间,逆苍天又与剑圣斗在一块儿。剑招致密相叠,须臾胜负再分。慕英雄拾起长剑:不可能!每一剑势,都是我胜,为何最后总是输!

      邪剑诀中的无我无他之境,实则误人子弟。慕克白语重心长,英雄,放下吧。为父已经悟出来了。

      废话!以前你骗了我!现在还要继续骗吗?慕克白啊慕克白,你家儿子明显心高气傲,你这样惨虐他,他能开心?能听你吗?

      心系若彤死去多时,灵光乍现:“老慕!我来试试。

      慕克白看着我:龙影难道有什么办法?

      眼前之人就是一神经,按照常规的套路,说服成功的可能性近乎为零。所以……

      有办法。兵行险招,得罪了。朝他挤了挤眼睛,不知其有无意会。

      对着慕英雄大叫:手下败将,我一个刚习得邪剑二十三的都能败你,就你还想天下无双,太可笑了!

       逆苍天冷笑:我已思考过,你只因占着邪影之利,单从剑势上比较,一个初学者肯定不如我。

      “嘿!我也知道再对上你,一对一的情况下,败多胜少。

      算你识相。

      眼下我有一位朋友需要老慕的仙丹续命,你可能不知道,剑圣的这枚丹药是为你准备的。

      年轻人大为不解:为我?

      老慕于身后道:龙影,你这是为何?

      剑圣前辈邀你前往剑境比斗,你功夫这么差,万一一个失手把你打残打死了,可如何是好?

      听我言语鄙视其修为,慕英雄果然非常愤怒:一派胡言!

      我算是看出来了,人家拿着一根木条都能败你千百次。不是杀了父亲可以催升剑道嘛,正巧我也有个朋友要救。有个办法,只要我们三人当中死一人,则三人尽可了却心愿。

      死哪个?

      你这小青年思想真是耿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搞不清状况吗?你要弑父我来帮你,我要救人你可得帮我!回身一剑刺向剑圣,讨教了!

      慕克白修为非同小可,当下全力应对:浊气,邪影,邪剑二十三齐齐发出。

      老者微微点头:集众家之长,小友奇才。

      观心瞥见慕英雄无动于衷,大喝:我与你联手,待你弑父后邪剑二十三的威力定可大幅提升!还不快快把握机会!

      一提到邪剑什么的,少年立马上心,提剑而上与我共同夹击剑圣。

      火上浇油道:既然已没有父亲,那么眼前之人就是你踏入剑道大成的障碍!杀!

      杀!小青年太好忽悠了。

      两大高手全力下,强如剑圣亦显得险象环生。木条断为碎末,老者后退间双手齐动,心中有剑!——万物可为策可不是闹着玩的。无数飞叶,水滴悬浮天空,下一刻漫天利剑般扑向我们。

      剑花抖动防御着,一时间剑气四溢,电光火闪,天翻地覆!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有影的地方就是邪影突袭的最佳地点。一条墨绿色的枯手窜出,直取剑圣要害。

      孽畜!不见出手,剑气削断了它。

      凄厉尖叫下,另一只手握着拂尘探了出来,白丝若死亡花瓣绽放,剑圣避无可避只得使出真功夫——“万剑朝圣

      白丝与邪影瞬间切为粉末,锐利的巨大漩涡由实体化的剑气构成。汹涌般滚向我们,化解老友的那一招万物可为侧,就逼得我们手忙脚乱了,眼前的龙卷漩涡剑招——“万剑朝圣,一旦被卷入岂不是如同置身于滚筒洗衣机里,分分钟嗝屁的事。

      买办法了!只能集中一点拼了!慕英雄对剑的理解与我相仿,因此集中玄功于剑尖只求险中求生。

      须臾!前方压力消逝得无影无踪,我和慕英雄剑势不止,即将贯穿老慕的身体。毕竟一个是朋友一个是儿子,不可能狠得下心来,剑圣闭上双目静待命运。

      老友!我们可是朋友,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死的!右手回剑企图挡下逆苍天这一式……

      啊!青色长剑贯穿我的胸口,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看来是赌对了。

      天逸云舒落翻在地。剑圣睁开双目,眼见最后关头其子终是没有选择弑父,青剑牢牢地插在我的身体里,大喊道:龙影兄弟!龙影兄弟啊!

      我可是拼着一条命激发其深藏在心底的善意,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真他妈地疼啊!剑境里受伤果真不是闹着玩的,深吸一口气,只得吐出两字:救她!

      眼皮重重盖上,黑暗的模糊中清晰地听着一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