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说好一起去流浪,你却偷偷考大学

      本故事纯属虚构

      韩稹是南荞喉咙里的一根刺,拔出见血,咽下要命。 年少时,她被他玩弄鼓掌,原以为他只是不会爱人, 后来才明白,他深情起来,比谁都舍得。 他只是,不愿爱她。 后来,她剥皮削骨,失去所有,痛苦重生, 变成不爱他的模样。

      说好一起去流浪,你却偷偷考大学

      “延龄巷9号,韩稹,来取你的邮件。”

      延龄巷本就不大,邮差这么一喊谁都听到了。

      韩稹把手里的扳手一丢,走出店外从邮差手里拿过信件。

      “稹哥,这啥?”

      南荞嘴里含着棒棒糖,她看着韩稹手里的红色信封有些疑惑问道。

      “………”

      韩稹不语,转身进了店里,南荞跟了进去。

      突然!

      “北城大学录取通知书”几个大字赫然闯进她的视线。

      北城大学,众人皆知这是全国最高等的学府,韩稹这种学渣怎么可能和它沾边,可事实就是沾上了关系。

      南荞用力眨眼,甩甩头,再睁开,发现这不是自己的错觉,这是真的。

      “稹哥,你?”

      南荞不敢相信,他们不是说好一起去九洲打工,怎么突然之间他就考了北大?

      韩稹依旧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过多的喜悦之色,但南荞看的出他很开心,因为他小心翼翼把录取通知书装回信封里的样子出卖了他。

      “韩稹,你说话啊,为什么你会有北城大学录取通知书?你一个连老师都分不清楚的学渣为什么会有这个?”

      彼时,南荞眼眶里全是泪水,她为了他放弃高考,而他却偷偷考了北大。

      韩稹拿起扳手继续走到修车台,南荞追上去,她拼命拉扯他,背心都被扯烂了。

      “韩稹,你说话,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

      “没什么,不想去九洲了,想去北城。”

      南荞还是不明白,“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想考北大,你不是说想去九洲打工吗?你知道我为了你,高考交了白卷,我奶奶气的住了院,然后………”

      南荞有些说不下去,这是上帝朝她泼了一盆纯正狗血啊。

      韩稹没说话,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他知道南荞喜欢他,而且十几年从未变过,但感情这事勉强不来,他也曾试图可怜南荞的执着想去接受,可办不到的事就是办不到。

      南荞不甘心,在她看来这无疑就是一种背叛。

      “韩稹,你背叛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如果你和我说,为了你我也可以努力读书考北大啊!”

      半晌,韩稹浅叹:“南荞,这不是背叛,我不喜欢你,这是你一直都知道的事,感情是你强加给我的,我认为我们之间除了朋友,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有喜欢的人,北大也是为她考的,你懂了吗?”

      “是盛浅暖?”

      “恩。”

      韩稹不否认,他从初中就喜欢的那个女孩,他知道她一直想考北城大学,所以高三那年韩稹像变了一个人,努力学习,为的就是能和她在一起。

      “你混蛋,韩稹,大混蛋!”

      南荞拿起旁边的充气泡沫棒朝着韩稹后背打去。

      就是这样,南荞也不舍得用力,可对方似乎没有体谅她。

      韩稹从南荞手里夺过“凶器”重重扔在地上。

      “南荞,你闹够了吗?你什么都好,就是太倔强,是我让你喜欢我的吗?你不是为了我放弃,你是对自己不负责。”

      “哐当。”

      韩稹丢下手里的扳手拿着那份录取通知书直接离开店里。

      南荞颓然坐在地上痛哭,她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瞬间,她被巨大的难过吞噬着。

      她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就离婚了,爸爸找了个寡妇,妈妈不知道改嫁到哪里去,她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靠着一个小卖部勉强度日,现在奶奶也被气的住院,她根本就没有重新来过的资本。

      “南荞,医院喊你去。”

      店外邻居阿叔的声音响起,她到现在连个手机都没舍得给自己买,为的就是存钱留着将来给韩稹创业。

      她憧憬未来,可现实却给了她当头一棒。

      南荞抹掉眼泪起身离开韩稹舅舅的修车店。

      荆县刚下过一场暴雨,路上都是坑洼积水,南荞失魂落魄的走在人行道上,忽然,一辆轿车从她身边经过,将坑里的积水都溅在了她的身上。

      人背的时候似乎所有倒霉的事都会找上门。

      南荞用力抹掉脸上的脏水,这若是换作平常,她一定会拦下那辆车,可今天………

      哎………

      “擦擦吧。”

      南荞正准备往前走,突然面前出现一个人,她并没有抬头去看对方。

      “不用。”

      南荞推开,径直往前走去,她现在不想搭理任何人,如果生命不是只有一次,说实话,现在她挺想去死的。

      “南荞,等等。”

      “………”

      那个递餐巾纸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南荞高中同学,堪称一级学神的沈暮時。

      “南荞,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沈暮時已经知道南荞高考的事,他也能隐约猜出这其中的原因,南荞喜欢韩稹在天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打算去死。”

      在沈暮時猝不及防的时候,南荞蹦出来这样一句话。

      是啊,她还能有什么打算,复读没钱,前途渺茫,还打算什么?

      “南荞,你别这样,如果你想……”

      沈暮時话还没说完,南荞就走开了,她没有心情理韩稹以外的任何人。

      甚至现在想到“北城大学”这四个字她就头疼。

      医院是来催交医药费的,她奶奶被她气的这一病,直接用掉了半生的积蓄。

      南荞想不通,真的想不通,韩稹怎么就会考上北大呢?

      医院的病房有座机电话,南荞想了想还是打算把那个自己想问又不敢问的话问题问出来。

      她拿起电话,拨通一个号码。

      “喂,掰掰吗?我南荞,有个问题想问你。”

      “好啊,你说。”

      “你知道盛浅暖考上了哪里吗?”

      电话那头顿了十秒钟,在这十秒钟里,南荞在心里不断祈祷马掰掰口中不要说出自己最讨厌的那几个字。

      “哦,想起来了,北城大学。”

      “………”

      若你要问,世界在一瞬间坍塌是什么感觉,那就是南荞现在的感觉。

      所以,现在那个年年正数第二的学神,和韩稹那个年年倒数第一的学渣一起上了名校,而,她这个为了爱情自甘堕落年年倒数第二的学渣成了落单垃圾?

      很讽刺,真的很讽刺。

      韩稹考上北大的事一夜之间在延龄巷传开了,居委大妈轮番上门送关心,送温暖,街头巷尾的邻居都快把韩稹家的门槛踏破了。

      巷子里甚至还为他拉起了祝贺的横幅。

      就连他那个冷漠的舅舅,舅妈都开始对他嘘寒问暖。

      南荞坐在小卖部门口,她想不通,真的想不通。

      所以,是不是韩稹其实没错,错的是南荞,她不应该这么喜欢他?

      看着韩稹家快被踏破的大门,南荞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荞姐,别哭了。”

      忽然,南荞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男孩,他叫辛小笆,因为喜欢吃鸡,外号笆鸡,初中辍学,现在和他爸在巷子里开网吧。

      笆鸡是最了解南荞的,都十几年的邻居了,南荞喜欢韩稹那就是秃子头上的的虱子—明摆着。

      “滚。”

      南荞埋首于自己膝盖间,她的声音里溢满着浓浓的哭腔。

      “荞姐,这事在我看来也不是没得救,真的,稹哥去北城上学,你可以跟着去那打工啊,只要你们还在一个地方,就还有机会,总有一天稹哥会被你打动的。”

      笆鸡逼逼叨叨说了一大堆,南荞本以为是废话,却没想对她来说居然是醍醐灌顶啊。

      对啊,她为什么不可以和韩稹一起去北城,他上学,她打工,只要他们在一个城市,头顶一片天,脚踏一方地,那就有机会啊。

      韩稹说的没错,南荞真是倔强,不撞南墙不回头,头破血流还要撞,不撞死誓不摆休。

      “死笆鸡,平时看你没个人样,没想到还会说点人话。”

      南荞顶着红肿的双眼看着笆鸡,久违的笑容在她脸上荡漾开来,笆鸡有些晃眼,他微微别开头。

      “死南荞,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有了这个动力,心里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南荞开始计划着和韩稹一起去北城的事。

      韩稹九月开学,南荞不能马上追去,她奶奶身体尚未恢复,至少得把她老人家安顿好,才能北上。

      韩稹明天就要离开南方这个小县城了,走之前他本想再见南荞一面,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如果南荞能因为恨忘了他,也算自己积德了。

      可没想到,他这个“德”偏偏积不成,南荞亲自找上门来了。

      “韩稹,能出去走走吗?我有礼物想送给你。”

      不过就是短短几天,南荞居然恢复如初,她看起来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就一会,一小会。”

      韩稹看了看南荞手里的手提袋,终还是点了点头。

      延龄巷对面有条河,巷子里的孩子最喜欢在河坝上玩,南荞和韩稹也不例外,从韩稹七岁那年搬来这里,他们大多数童年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南荞的初吻是在这里给的韩稹。

      那时候高二,韩稹突然说:“南荞,我想接吻。”

      南荞傻兮兮的点头答应:“好啊。”

      然后他吻了她,很青涩的吻,没有任何技巧性可言,可南荞却能记一辈子。

      今天,南荞把同样的话说了一遍。

      “韩稹,我想接吻。”

      “………”

      可她没能等来他的吻,她的等到的是。

      “南荞,忘了我吧。”

      都说青春年少不懂事,可却没有说青春年少时的感情是最真挚的,韩稹是南荞喜欢了十几年的人,怎么能是短短一句话就不作数了呢?

      两人坐在河坝上,一如当初,他们看着夜空的繁星,一个努力计划将来,一个拼命计划离开。

      南荞转头看着韩稹俊逸的侧颜问道:“韩稹,我哪里不好吗?”

      “哪里都好,可我不喜欢。”

      “哪里都好”是敷衍,“可我不喜欢”是真心话,这世上哪会有“哪里都好”的人。

      “那盛浅暖呢?她哪里好?”

      韩稹想了想应道:“她没有你好,可我喜欢。”

      是啊,盛浅暖再不好,在韩稹面前放个屁都是香的,她南荞再好,就是把心掏出来送到韩稹面前,他都要踩上两脚。

      “可我不想放弃。”

      南荞回过头,她把头压的很低,指甲都快把指腹的肉抠下来了。

      韩稹没有说话,他回过身子,把南荞抱进怀中,“南荞,最后抱一次,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祝你幸福。”

      南荞把下巴垫在韩稹肩膀上,她想哭却不敢,斟酌几番之后,她苦涩挤出一句,“那稹哥,我祝你前程似锦。”

      韩稹走的那天,南荞没有去送行,她怕自己哭出来,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荆县很小,只有一个火车站,最近是开学季,火车站都是去外地上大学的学生,所以南荞选择不去。

      她的闺蜜马掰掰,高考落榜,但她家条件不错,选择了复读,所以这个夏天她不是孤独的,她还有马掰掰可以陪她。

      “荞荞,你有什么打算么?”

      小卖部外,马掰掰和南荞坐在歇凉的椅子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南荞撑着下巴浅浅应道:“我想去北城。”

      “去北城干嘛?”

      “打工。”

      “不是吧?你还没放弃韩稹?”

      马掰掰从初中开始就知道南荞喜欢韩稹,可她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执着?

      “为什么要放弃?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而且喜欢这么多年,为什么因为一件小小的事就要放弃呢?”

      马掰掰有些尴尬,为了别的女孩偷偷背着喜欢自己的女孩考北大,这事叫“小小的事”?

      “荞荞,韩稹喜欢盛浅暖,你知道吗?”

      多年闺蜜,马掰掰实在不忍心见南荞这样下去。

      “不知道,掰掰,你看电线杆上。”

      马掰掰皱皱眉头,“电线杆有什么好看。”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马掰掰:“………”

      韩稹,盛浅暖,沈暮時三人成了荆县的风云人物,两个北大,一个哈佛大学,小小县城能有考出三个名牌大学真是不容易啊。

      一时间,天中把他们三个人的照片挂在光荣榜,美曰其名是激励学弟学妹,实际上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这其中韩稹的风头最高,因为他是逆袭之王,一个从小到大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垃圾,学渣,居然高考的时候直接考上北大,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

      南荞挺高兴的,这证明什么?证明她眼光好,看上的男人是潜力股。

      奶奶出院了,身体恢复的不错,南荞伺候了她一个月,她奶奶脾气不好,这一个月,南荞没少挨骂。

      “荞荞,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高考是儿戏吗?你看,人家韩稹现在上了大学,你有什么?”

      南荞照例帮她奶奶洗脚,自从韩稹上大学,她奶奶没少拿这说事。

      “奶,别生气了,我没上大学也挺好,听说大学学费都要万把块,这样挺好,省了,我还可以提早出来挣钱孝敬你。”

      南荞拿起擦布仔细帮她奶奶擦脚。

      “奶不要这钱,奶要的是你有出息,你本来条件就不如别人,现在没上大学更会给别人看不起。”

      南荞低下头,是啊,她还有个不好的身世,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她就成了多余的。

      “奶,我决定去北城打工了。”

      “什么?”

      老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去哪?”

      “北城。”

      南荞坚定的又重复了一遍。

      “你这死丫头,你还要舔着脸去倒贴那个臭小子不成?”

      南荞没有说话,她默默的把水倒了,她没有告诉她奶奶,去北城的票她已经买好了。

      为了省钱,南荞买的是站票,连夜走的。

      看着缓缓开动的火车,南荞还是没忍住哭了,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就这么离开了待了十八年的地方。

      “奶,对不起。”

      南荞在心里默默道歉。

      荆县到北城要二十四个小时,南荞站了几个小时,又碰到好心人给让位坐了几个小时,渴了,喝的是火车上免费的开水,饿了,就吃自家小卖部带出来的快过期面包,到了夜里,没人给她让位了,她捡了张旧报纸铺在车厢连接处的地方,就这么将就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她浑身疼痛,就好像被卡车撵过一样。

      南荞没有手机,有的就是身上几百块人民币,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就这么来了北城找韩稹。

      后来的许多年里,南荞想想自己还真是挺胆大的,这万一那时候碰到什么意外,她可能就一命归西了。

      舟车劳顿,南荞终于挨过了二十四小时,车缓缓的停在了北城站。

      这大城市和小县城真不好比,南荞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出站。

      南荞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包,里面几件衣服,一张身份证,然后她就这么来到了北城。

      北方的十月已经有些许凉意了,南荞穿的还是短袖,这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出站口,到处都是推荐住宿的人,南荞来时做过功课,这东西不能乱信。

      她想找公用电话亭,却发现周围毛都没有,问了几句别人嘲笑了。

      “小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电话亭。”

      无奈之下,南荞只能谎称和家人走失,向站务民警借了手机。

      韩稹的电话号码是马掰掰通过其他同学找到的,然后给了南荞。

      他走了一个月,从来没有和南荞联系过。

      “喂,韩稹,我来北城了。”

      过了一个小时,韩稹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火车站。

      南荞觉得他又帅了,她总能在人群里第一眼认出韩稹。

      她本以为他会责怪她,却没想,他不仅没有责怪,还带她去吃了地道的北城小吃,还帮她开了房。

      南荞开心极了,她觉得这趟北城是来对了。

      “稹哥,北城可真大呀。”

      南荞和韩稹走在街边,不禁感叹,她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吃的津津有味。

      “恩。”

      韩稹话一直很少,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与南荞保持一定的距离。

      “稹哥,你不问问我这次来北城干什么吗?”

      南荞紧追韩稹步伐,她昨夜一眼没睡,有些疲倦。

      “来干什么?”

      韩稹心里有些嘲笑自己,南荞为什么来北城,他心知肚明,但为何要这样配她演戏,他不知。

      “找你呀,另外我想在这里找份工作,留下来,这样我就可以照顾你了。”

      韩稹突然停下脚步,南荞没注意撞了上去,明明自己鼻子痛的半死,可她还是第一时间关心韩稹。

      “稹哥,没事吧?痛不痛?”

      “南荞,你没必要这样做,你知道我……”

      “打住,稹哥。”

      南荞把手里的糖葫芦塞进韩稹嘴里,“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什么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要留在这了。”

      南荞越过韩稹径直往前走,她不知道什么叫“放弃”,她只知道青春就是明知道错了,偏要任性到底。

      一如她喜欢韩稹。

      北城这座城市很大,车水马龙,高楼耸立,它快节奏的生活和荆县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南荞所住的宾馆一天要三百多,这还算便宜的,钱是韩稹付的,可她也不能这样无止尽的住下去。

      第二天,她就踏上了找工作的路。

      南荞只有高中文凭,要去CBD工作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她只能找一些要求低的工作,但又有空间上的局限,她想离韩稹近,所以范围缩小在了北城大学附近。

      面试了几家都不是很理想,原因很简单她没有工作经验,一般来说这就很致命了。

      碰壁几次,南荞有些心灰,口袋里的人民币已经所剩无几了,再这样下去她恐怕就要饿死在北城了。

      韩稹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了,在这期间南荞不是没有找过他,可人家就是避而不见。

      其实韩稹一直如此,若即若离,高兴的时候会理睬她,不高兴的时候就如现在这样搞失踪。

      无奈之下,南荞只能抱着一丝希望来到北城大学门口等他。

      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学生,南荞心里有着说不出羡慕,那种洋溢在脸上的自信是她一辈子都羡慕不来的。

      如果那时候韩稹告诉她,他想考北大,她就算挑灯夜战,悬梁刺股也会努力拼劲全力,可惜他没有,他在奋斗,她在挥霍。

      南荞浅叹,算了,不要想了,过去的事没必要一直耿耿于怀,她就算不上大学也可以努力工作。

      咬了一口手里的馒头,南荞继续傻坐在这里等韩稹。

      可惜天公不作美,没一会儿天就暗了下来,瓢泼大雨说来就来。

      南荞没有防备被淋成落汤鸡,那样子真是狼狈的不得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先回宾馆,又是无功而返的一天。

      “呀,下雨了,浅暖怎么办?”

      图书馆大厅里,盛浅暖和她的室友陈琰正焦虑看着门外,下这么大雨想要回去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不知道。”

      盛浅暖摇摇头,她手里还有三本专业书呢,她淋雨不要紧,书可不能湿。

      陈琰有些着急,“浅暖,我待会还要去打工不能迟到,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把书带回去。”

      盛浅暖可以等雨停,可她不行,所以陈琰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办法了。

      “我可以,但你这样淋雨不要紧吗?”

      “不要紧,不要紧,俺们农村的,没那么金贵哈。”

      陈琰说着就把书交到盛浅暖手里,然后冲进大雨里,消失在盛浅暖的视线里。

      看这雨一时半会也是难停,盛浅暖只能重返图书馆。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飞快的在一个对话框打了几个字。

      “你在干嘛?我忘了带伞了。”

      很快微信那边就有了回复。

      “怎么?你那下雨了吗?”

      “是啊,没带伞手里还有书,现在回不去了。”

      这一条消息过去,对方久久没回,盛浅暖有些失落的收起手机。

      看看窗外,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

      突然,盛浅暖身边出现了一个人,她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伞。

      “诶,同学,可以借你的伞走一程?”

      “可以。”

      盛浅暖开心的走到他旁边,刚准备道谢,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她突然惊讶叫道:“韩稹,是你?”

      盛浅暖知道韩稹,他“逆袭之王”的名号已经响彻荆县,她当然知道他上了北大,只不过他们不是一个专业,所以一直都没有碰见。

      “恩。”

      韩稹很冷,话也很少。

      他撑开伞回头对盛浅暖说了一句:“走吧。”

      回去的路上,韩稹目视前方,沉默不语,盛浅暖会偶尔偷看他一两眼,以前在天中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注意过他这个人,现在却突然对他感到好奇。

      思索片刻,盛浅暖打算打破这尴尬的沉默。

      “韩稹,你……”

      “到了。”

      盛浅暖还没开口,韩稹就截断她的话。

      盛浅暖看着面前的女生宿舍楼她窘态地点点头道谢道:“好,谢谢。”

      “恩。”

      韩稹转身离去,在盛浅暖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一抹令人费解的笑。

      盛浅暖不知道那时候其实韩稹并不在图书馆,他本就是去接她的,只不过他动了心机,化主动为被动,让盛浅暖先开口。

      盛浅暖不论走到哪里身边都不缺舔狗,在天中的时候是,现在到了北大还是,所以他韩稹绝对不会像那些傻缺一样做舔狗。

      “吱吱吱。”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韩稹拿起来,是座机号码。

      “喂。”

      “阿嚏,稹哥,你在哪?”

      电话那头的南荞不停打喷嚏,声音里弥漫着浓厚的鼻音。

      “学校。”

      “哦,稹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不能给我送点药。”

      “………”

      沉寂片刻,韩稹回头看了看女生宿舍盛浅暖所住的方向,然后语气冷淡应道:“没空,有课。”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他把手机塞回口袋往男生宿舍走去。

      有课是骗她的,不想去是真的。

      南荞太执着,执着的让他有些生厌。

      “阿嚏,阿嚏。”

      南荞捂着被子坐在床上不停打喷嚏,她以前没这么弱不禁风,不至于淋了一场雨就病成这样。

      但这次不一样,她从南方来到北方,本就水土不服,在加上淋了雨,这病生的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南荞觉得自己的头都快炸开了,无奈之下她只能求助她的闺蜜。

      拿起电话,南荞给马掰掰去了一个电话。

      “掰掰,能借我点钱吗?”

      南荞和马掰掰的关系绝对是可以好到那种开口就谈借钱的地步。

      “荞荞,你在北城过的不好吗?”

      “哪有,挺好的,就是昨天上街遇到个小偷,把钱包弄丢了,你懂的。”

      南荞撒谎了,她不敢实话实说,如果真那样说了,马掰掰绝对会劈头盖脸的骂韩稹。

      “哦,我只有三百,可以么?”

      “行啊,掰掰,我找到工作就还你。”

      “那倒不急,钱的事以后再说。”

      马掰掰的话让南荞有着说不出的感动,她突然想到她奶奶。

      “掰掰,我奶奶还好吗?”

      南荞走的时候拜托了马掰掰去照顾她奶奶,所以她都会通过马掰掰了解她奶奶的近况。

      “身体还好,就是看到我还是止不住的想骂你。”

      南荞苦涩一笑,是该骂,她暗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努力在北城找到工作,到时候挣好多好多钱孝敬她奶奶。

      “荞荞,你还在听吗?”

      “在。”

      “对了,前几天沈暮時加我微信,他还问我你去了哪了?”

      沈暮時这名字听着熟,但脸却对不上,南荞一直都是这样,对于韩稹以外的男孩,她从来都记不住。

      “哦,掰掰,电话费贵,我先挂了,我找到工作发了工资马上就还你钱。”

      南荞匆匆挂了电话,没一会儿马掰掰的微信转账就到了。

      她强撑着去药店买了最便宜的感冒药,然后睡上一觉,第二天基本就没事了。

      翌日,她又重新踏上了找工作的路,这一次她总结前几次的失败教训,就是她给自己杜撰了工作经历。

      也许是这招真的管用,这一次南荞找到了工作。

      是在离北大不远的一家酒店当服务员,面试她的经理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南荞听他们喊她“花姐”。

      “花经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南荞就差没向花姐下跪了,这年头有份工作真不容易。

      “呵,没事,慢慢来,你长这么漂亮,机会很多。”

      花姐是过来人,她面试过多少人,就南荞就杜撰的那工作经历和她说出来的话,一听就牛头不对马嘴,很明显她在撒谎,不过她还是把她留下来了,因为她向来对自己眼光很有信心,南荞绝对不是简单的土包子,这丫头能成气候。

      服务员一个月3500,每月休四天,还包吃包住,这对于现在的南荞来说就是天上掉馅饼,她开心的想要把这个消息和韩稹分享。

      兴匆匆的跑到北大门口,这回老天爷可怜她让她等到了韩稹。

      北大校门外,南荞兴奋拉住韩稹,“稹哥,你这是要去哪里?”

      韩稹还没开口,他们寝室的老大侯昊就先发声。

      “呦,老四,这漂亮妹子是你谁呀?”

      候昊是地道的北城人,大老爷们型,性子直爽,有舍说啥,他打量着南荞,说真的她五官是挺好看,就是土,和他们北城妞没法比。

      “同学。”

      说着韩稹就把南荞拉到一边,他语气听上去有些不悦。

      “你怎么来这了?”

      南荞有些羞怯,“你电话不接,我只好到这里来找你了,稹哥,我找到工作了。”

      韩稹扯了扯好看的薄唇,“在哪?”

      “就在你们学校附近的天悦大酒店,在里面做餐厅服务员。”

      “哦。”

      韩稹脸上没有任何波澜,一点和情绪有关的表情都没有。

      “稹哥,你高兴吗?”

      韩稹特么最烦的就是南荞这点,她的事关他屁事。

      不过他不是一个轻易会把情绪泄露出来的人,南荞对于他来说也并不是全无用处,就拿接吻来说,那年高二,韩稹看了一本武侠小说,那作者用了足足一千多字描写接吻的画面。

      那时,韩稹正处在青春期,初潮的荷尔蒙在诱惑的文字撩拨下蠢蠢欲动,他那时候满脑子就是想接吻。

      所以他找到了南荞,他笃定她会同意,因为从七岁开始,他随着舅舅一家搬进延龄巷,南荞就没有对他说过一个“不”字。

      “南荞,我想接吻。”

      “好啊。”

      南荞慢慢闭上眼睛,韩稹缓缓靠近,他的唇贴上了她的唇,没有任何技巧,韩稹也没有能力把武侠小说里描写的吻技用在南荞身上,但感觉确实很好。

      对于韩稹来说,这就是欲望的发泄,但南荞却以为是爱情。

      “稹哥,在想什么呢?”

      南荞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什么,我和同学有事,有空我再找你吧。”

      “好啊。”

      南荞就是这么容易满足,韩稹随随便便一句话,她都可以开心好几天。

      转眼进入十一月,北城的冬天要比荆县来的快,南荞已经通过自己努力挣到了第一个月工资。

      她第一时间还了马掰掰钱,然后寄了一千元给她奶奶,剩下的钱她给自己买了一个便宜手机,又给韩稹买了一件毛衣,南荞第一次感觉自己成就感满满。

      原来挣钱的感觉这么好,她迫不及待和韩稹分享这份喜悦。

      北城大学后门,南荞拿着手提袋等下校园门口,距离约定时间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韩稹还没出现。

      南荞怕他在上课,就这么傻等着。

      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韩稹终于出现,他手里还拿着上课用的法学书。

      “稹哥,冷不冷?”

      南荞露出好看的笑容,把手提袋送到韩稹面前,“喏,送你的礼物,天冷了,注意保暖啊。”

      韩稹接过袋子把里面的黑色毛衣拿出来看了看,又塞了回去。

      “恩,知道了,还有事吗?”

      “稹哥,我发工资了,买了个手机,你要不要记下我的号码?”

      有了手机他们就能交流,以后互相联系也方便。

      “你说吧,我记得住。”

      南荞傻兮兮的报了号码,她不知道,其实韩稹一个数字也没记住,他当时怎么想,就是现在谁都有微信,谁还打电话。

      “还有事吗?”

      南荞摇摇头,“没啦,你注意身体啊。”

      “知道了,我先走了。”

      韩稹拿着毛衣头也不回的离去,一直到他消失在南荞视线里,她才离开。

      保安亭内,两个保安大叔闲聊着,刚才他们可是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看吧,又是个傻姑娘,自己穿那么单薄,还给男朋友买衣服。”

      “男朋友?我看不像,那男同学你看,冷淡不得了,咱们都是男人,应该懂的。”

      “哈哈哈,现在的学生啊。”

      稹回到宿舍顺手就把那件毛衣丢进了垃圾桶。

      “嘿,老四,这又是丢哪个女生送你的东西了?”

      韩稹长的好看,特有的南方男孩气质,白白净净的,吸引了很多北方的姑娘,从军训的时候就被人追,所以收到礼物也是常事。

      说话的是韩稹宿舍排名老二的顾顺顺,广德人,全宿舍最有钱的,也是最闷骚的一个,他一到北大就交到了女朋友。

      韩稹不语,在他眼里南荞和那些追他的女生没有不同,即使他们认识好多年,他的初吻给了她,但也不能让南荞走进他的心。

      “冷酷boy~”

      顾顺顺其实有点看韩稹不爽,他不就是长的好看一点,其他的也就那样,家世平平无奇,拽什么呢?

      好歹老大候昊是北城户口,北城有房,而自己呢要是不好好读书就要回去继承一片房产,老三,卢小平,郴州寒门学子,他是没有什么闪光点,但人谦虚啊,宿舍卫生都他做的,再看看韩稹,除了一副皮囊有什么?

      卢小平走到走到垃圾桶旁边,捡起了那个袋子,他发现里面是一件毛衣,想着扔了可惜,便候着脸皮向韩稹讨了这件衣服。

      “老四,你看这衣服能不能给我?”

      卢小平其实已经沾了韩稹不少光,那些女孩真的舍得,给他买的东西都是好的。

      “恩。”

      “谢谢老四。”

      卢小平开心极了,他兴奋的拿着毛衣在身上比划。

      顾顺顺白了一眼,心中腹诽,“穷酸样!”

      “吱呀~”

      门被推开,候昊走了进来,他走到顾顺顺旁边,用肩膀碰了碰他,“嘿,昨晚经济学院那个女生拿下没?”

      大家都知道顾顺顺花心,有女朋友但依旧保持和其他女生“友好往来”。

      顾顺顺挑挑眉,“这不废话嘛,小哥出马有什么是搞不定的,拿下了。”

      “搞定了?”

      候昊又问。

      “必须的。”

      顾顺顺的话让卢小平红了脸,他低着头拿着四个热水瓶走出门外。

      “哈哈哈哈,老三这个呆子。”

      顾顺顺笑得肚子都痛了。

      “诶,那你女朋友那你怎么办?”

      候昊知道顾顺顺在北大有个女朋友,但这两个女生他应付的过来吗?

      显然,顾顺顺不以为意,“圣人曰,女朋友是女朋友,女性朋友是女性朋友,不搭噶,不搭噶。”

      这是韩稹第一次知道还能这样区分,他虽然是在看书,可顾顺顺和候昊的讨论他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尤其他说的比武侠小说描写的还详细,韩稹感觉自己有些隐隐躁动。

      “老二,你特么太牛逼了,不行,我也要尽快交个女朋友。”

      候昊长的一般,典型北方男孩,人高马大,他想找女朋友已经很久了,可无奈她们看上的全是韩稹。

      人间悲剧,我想泡你,你特么想泡我室友。

      当天夜里,韩稹就做了春梦,顾顺顺白天说的话,他在梦里全梦了一遍,而且更该死他梦里的人是盛浅暖。

      韩稹第一次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迂回曲折,索性直接向盛浅暖表明心意?

      揉了揉松垮的黑发,韩稹失眠了,他眼前全是盛浅暖的脸。

      继续阅读

      湖南·长沙
    • 0
    • 0
    • 0
    • 13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写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