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男频 关注:13 内容:157

求求神明保佑,让他耳朵消停几天,让那些女人走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求求神明保佑,让他耳朵消停几天,让那些女人走开!

    罗文现在很难受。

    贼鸡儿难受。

    手机上,是他女朋友姜丽丽刚发来的微信信息。

    “我们分手吧,你给不了我想要的。”

    想了半天,罗文一咬牙,给姜丽丽拨了个电话过去。

    等了快一分钟那边才慢悠悠地接起来,罗文刚要开口,女人娇媚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啊!我接电话呢,啊……”

    罗文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狠狠拧住了:“姜丽丽,是我,罗文……”

    “罗文?你……我们已经分手了!”电话里的声音有瞬间慌乱,但很快就被另外个男人的声音盖过:

    “是谁啊丽丽?”

    “那个男人是谁?姜丽丽,你现在到底在哪里!”

    罗文只感觉有一股热气猛地冲上了脑门,拳头瞬间攥紧,把手机捏得嘎嘎响:

    “没有谁,我、我们都已经分手了,你就别管我了……”

    姜丽丽的声音很奇怪,像是在极力压制着一样,“啊……王少你别这样……”

    “王少?王天林?你不是说你们只是朋友——”

    罗文话没说完,一阵碰撞声响起,姜丽丽语无伦次地哼了两声,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王天林。

    他就知道!

    罗文狠狠抓住手机,猛地砸了出去,眼睛通红。

    手机的屏幕闪了闪,黑屏了。

    罗文咬牙切齿。

    他早就该想到了!

    这两天姜丽丽每天都偷溜出去,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每次还都是坐王天林那个富二代的玛莎拉蒂回来,他早就怀疑了,可姜丽丽说他们只是朋友,还和他吵了一架!

    他以为真是自己多疑,内疚得不行,为了安慰姜丽丽,特地刷了信用卡给她买了个古驰最新款的牛皮包赔罪。

    可谁知道包刚买来没多久,今天姜丽丽就给他提了分手,还、还……

    还和王天林去开了房!

    呵呵……

    他算是看透了,这个女人,说到底就是为了钱。

    而他,没钱!

    就在这时,宿舍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胖子拿着还在通话中的手机急匆匆冲进来,二话不说把手机贴到了罗文面前:

    “罗文,找你的,你是不是在外面欠债了啊?都打我这来了。”

    电话号码显示是银行。

    罗文连忙抢过胖子的手机,出去找了个偏僻的地方。

    “你好,请问是罗文罗先生吗?”

    “我、我是……”

    “罗先生,您尾号2572的信用卡已经过了这个月的最后还款日,请您在24小时内把剩余的欠款共五万九千元一次性结清,否则我行会将您的还款情况如实上报征信——”

    罗文表情一僵。

    五万九千块。

    正好是最新款古驰牛皮包的价格。

    本来罗文给姜丽丽买包是打算分期的,想想还个三年左右也就还完了。但因为最近王天林一天到晚在那和姜丽丽眉来眼去,搞得他脑子一团糟,居然把信用卡的还款日都忘了。

    女朋友跟别人跑了,信用卡还要继续还……

    罗文无力地走回寝室,把手机还给胖子,顺手捡起自己那款用了七八年的老式诺鸡鸭,重新开机。

    开机的瞬间,诺鸡鸭震动起来,显示是个陌生来电,归属地是滨北市。

    罗文愣了下才接起来:“喂?”

    “你好,请问是罗文罗先生吗?”

    和刚才一模一样的说辞,只是这个人的语气隐隐好像有点……恭敬?

    罗文以为自己出了幻觉,连忙回答道,“是啊,是我。”

    “罗先生你好,我是滨北律师事务所的,您父亲罗永耀这边有一笔数额较大的遗产需要您来办理下手续,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

    罗永耀?

    罗文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罗永耀是谁?”

    他从小就没有老爸,据妈妈说是很小的时候老爸就跟着别的女人跑了,一直都是老妈温仪把他带大,怎么突然冒出来个父亲?

    “罗永耀先生是滨北金琉璃集团的创始人,也是您的生父,昨天晚上他仓促去世,留下了一笔数额比较大的遗产,您是他唯一的法定继承人。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我来接您,我们当面谈一下?”

    金琉璃集团!

    话音刚落,罗文眼睛顿时瞪圆了,然后他迅速反应过来,对着电话骂道:

    “滚!骗子死全家!”

    开什么玩笑,滨北金琉璃集团可是当今天朝最大的一家商务集团,业务覆盖面极广,几乎所有花钱的行业都有他们的股份,集团总资产最少可以达到几百亿。这骗子说什么不好,说金琉璃集团?

    骂完罗文立马挂了电话,看了眼胖子,两手一摊:

    “死骗子,说我是金琉璃集团老总的亲儿子。”

    “哈哈哈,这年头骗子也那么狂?”

    胖子顿时大笑起来,收起手机拍了拍罗文的肩膀,“你要是金琉璃老总的亲儿子,那我就是马老板的亲弟弟诶。”

    “呵呵……”

    罗文没心情开玩笑,随便应付了下。

    他满脑子里,都是姜丽丽电话里的男人声音,和那笔24小时内就要结清的五万块欠款。

    “行了别苦着脸,我们都听说了,她今天还和富二代王天林去开房了。这种女人就不值得你喜欢,看开点吧兄弟。”

    罗文扯了扯嘴角。

    “不过刚才那个电话咋回事啊,你不会是真的在外面欠了债吧?”

    这事也没必要瞒着了,罗文咧出一个哭一样的笑容:

    “那个……姜丽丽那次吵架给我说她想要个古驰牛皮包,说她们班女同学都有,我就刷了五万多的信用卡。”

    “五万多?!”

    话音未落,胖子就抽了口冷气,“你一个月做兼职满打满算才能赚一两千块的生活费,你给她买五万的包?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罗文苦笑一声,没说话。

    “哎算了,现在说你也没用……”

    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支付宝,立马给罗文转了一千块:

    “这是我这个月剩下的所有钱了,剩一千我得拿着吃饭,等会老孙到了你再问问,咱们能凑多少给你凑多少,剩下的你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不用了,我……”

    罗文想摇头,但支付宝却已经叮的一声,显示收到转账一千元。

    胖子的家境也不算太好,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两千块,何况这才刚刚月初,他愿意拿一半出来借罗文就已经是掏空家底了。

    罗文眼眶有点发热:

    “胖子,这钱我会尽快还你的。”

    “咱们两还谁跟谁啊,走吧,老孙说今天请你吃饭,他已经在食堂占位子了。”

    胖子一把搂过罗文肩膀,拉着他走出寝室。

    与此同时,罗文感觉兜里的诺鸡鸭似乎震了几下。

    这时候谁还给他发短信?又是催债?

    罗文掏出手机,皱着眉点开屏幕,然后猛地抽了口气——

    “您尾号1145的银行卡2019.4.18日下午13:30分入账人民币10,000,000元,实时余额人民币10000001.75元。”

    “您尾号1145的银行卡2019.4.18日下午13:31分入账人民币10,000,000元,实时余额人民币20000001.75元。”

    “您尾号1145的银行卡2019.4.18日下午13:32分入账人民币10,000,000元,实时余额人民币30000001.75元。”

    是三条除了数字,其他都一模一样的短信。

    三……三千万!

    罗文仔仔细细数了下那几个零,好半天才回神,手忙脚乱地登陆网上银行查了下自己本来只有一块七毛五的这张卡,然后猛地张大了嘴。

    是真的!

    他的银行卡里真的多出了三千万!

    与此同时,诺鸡鸭再度震动起来,显示是一个有点眼熟的号码来电。

    归属地,滨北市。

    罗文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这就是刚才打电话的号码,咽了口口水才接听:

    “喂……”

    “罗先生,请问刚刚转账给您的三千万零花钱您收到了吗?”

    零、零花钱?

    三千万,这还只是零花钱?

    “是收到了……所以,你不是骗子?”

    “罗先生,钱您都收到了,骗子会给您打钱吗?现在可以告诉我您什么时候有空面谈一下遗产的事了吧?”

    “我……”

    罗文感觉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我我了半天,才挤出来一句:

    “那就晚、晚上吧。”

    “好的罗先生,那今天晚上八点左右我派人来您学校门口接您。您可以叫我秦叔,您记住,只要名字带金字的产业都是您父亲旗下的,您可以随便消费。另外,有什么问题您也可以随时联系我,只要能用钱摆平的事,我都可以帮您。”

    挂掉电话,罗文还是有点不太清醒的感觉,好像在做梦一样。

    等两人到了学校食堂,一个穿着运动装的精瘦男生连忙站起来,见到罗文顿时咋咋呼呼地大叫道:

    “罗文,你真欠了银行五万多啊?”

    “胖子都跟我说了,可我这个月也只能拿得出两千,你要得急吗?”

    “不用,我现在有钱了……”

    罗文连忙摆手,突然有一个娘里娘气的声音横插了进来:

    “哟,这不是罗文嘛,怎么回事,欠了银行五万多?没钱就省着点花啊,怎么心里没点数呢?”

    抬头一看,居然正是王天林,他身边还搂着脸色有点尴尬的姜丽丽,好像是不舒服一样,姜丽丽不停地扭来扭去,脸上两坨不自然的红晕。

    罗文突然笑了。

    仔细看才会发现,姜丽丽这样扭动是因为王天林的手在背后不停揉捏她,他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对姜丽丽仅剩的一点好感也彻底没了。

    “难得今天碰到了,听丽丽说你经常穷到饭都吃不上,现在又欠了五万块。不如今天我请客,就当感谢你这段时间帮我照顾丽丽了。”

    王天林鼻孔朝天,“你放心,丽丽跟了我肯定不会吃亏的,这不我刚刚还带她去买了根项链,大概也就差不多五万块吧。”

    “算了王少,我突然不想吃了,我们回去吧。”姜丽丽突然扭头说道。

    “才出来又回去,这么等不及又想要了?”

    但是王天林却没打算放过罗文,扬起鼻孔说道,“好歹也是你前男友,请他吃个饭也不耽误事。放心,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你确定你出得起?

    看着王天林的表情,此时兜里揣着三千万的罗文突然有点想笑,他很想看看,这个能让姜丽丽这样倒贴的男人,能不能富得过自己。

    “滚蛋吧——”

    “好啊,那就有劳王少破费了。”

    老孙正想拒绝,谁知道罗文顿时一口答应下来,又面不改色地说道,“学校食堂也太不上档次了,配不上王少你的身份,干脆咱们出去吃吧,校门口那家金碧辉煌我看就不错。”

    “罗文你疯了?!”

    话音刚落,胖子顿时抽了口冷气。

    开什么玩笑,金碧辉煌算是他们学校周边最贵的地方了,集饭店、酒店和ktv一身,据说要是没个一两万的消费,门口保安都不会让你进去。

    “你都欠了银行五万了,别再花了啊罗文!”

    老孙也在旁边一个劲扯罗文的袖子,使眼色,但罗文却对他笑了笑。

    五万而已,对怀揣三千万零花钱罗文来说,五万算什么?

    刚才他早就用支付宝把剩下的欠款一次性还清了,就是没想到王天林冒头得这么快,他都没来得及给胖子老孙他们说。

    “行啊,那就金碧辉煌。”

    王天林大概也没想到罗文会突然答应,有点意外地看了眼姜丽丽,但还是很快挺着脖子应道。

    反正是个穷狗,没见过多少世面,去了金碧辉煌能花多少钱?

    大不了,到时候自己一拍屁股走人,看这穷狗怎么付账。

    姜丽丽也愣了下,看罗文还真的站起来要走的样子,连忙凑过来,小声说道:

    “罗文你别闹了!王少那是什么档次,是你能比得上的吗?王少给你点脸才说要请你,要是等下你惹得王少不高兴,一气之下不请客了,你怎么办?你一个月做兼职才赚多少?我们都已经分手了,你可别为了我做什么傻事啊。”

    “呵呵。”

    罗文冷冷看着像是良心发现一样的姜丽丽,呵呵一笑:

    “姜丽丽,说实话我现在倒是想做点傻事,不过你放心,绝对不会是为了你。”

    “你,不,配。”

    一字一句地说完这句话,罗文迅速走出食堂。

    按照秦叔说的,金碧辉煌这名字里也带个金,显然也是他家的产业,今天把王天林带去金碧辉煌,他就想着让这家伙好好出出血,顺便给自家产业做点小贡献。

    一行人往金碧辉煌走去,罗文故意落在最后,拿出诺鸡鸭发了条短信给秦叔。

    下一秒,手机微微一震,是秦叔的回复:

    “没问题,全天朝的金碧辉煌都是金琉璃集团旗下的,罗先生您尽管消费,我这就去给总经理知会一声。”

    金碧辉煌大酒店确实店如其名,门口连装饰用的绿植上都洒了金箔,几个西装笔挺的保安站在门口,满脸严肃。

    当看到来的是王天林时,一个带黑色墨镜的保安连忙迎上来:

    “王少,今天来怎么没通知我们迎接你啊?”

    “临时改的主意,带个朋友来。”王天林扫了眼跟在最后的罗文,突然压低声音:“只有这位小姐是我朋友,后面那三个,我可不认识。”

    “王少放心,不熟悉的人我们不会放进去的。”

    保安心知肚明,立刻点了点头。

    当王天林搂着姜丽丽大摇大摆走进金碧辉煌后,胖子连忙想跟上去,但却被刚才和王天林说话的保安拦住了:

    “抱歉,请问你有预约吗?”

    “预约?”

    胖子不耐烦地指了下前面的王天林,“我们跟他一起来的,用不着预约。”

    说完就想往里走,但再一次被保安拦下了:

    “抱歉啊,前面那位先生说他不认识你们,如果你们没有预约那是不能进去的。”

    “不认识我们?”

    胖子直接就给气笑了,“那前面那人呢?凭什么他不用预约?”

    “他是我们这里的vip客户,有金卡的,可以随时进。你有吗?”保安也笑眯眯地看着胖子,满脸的鄙夷,就差在脸上写上“穷狗快滚”几个字了。

    “金卡?”

    跟在后面的罗文挠了挠头,突然走了上来,一脸认真地问道,“一张金卡需要充值多少?”

    保安扫了眼罗文,大裤衩,洗发白的背心,一双塑料拖鞋,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又是一个臭穷狗,顿时哼了声:

    “我们这里银卡最低充值十万,金卡最低充值三十万,钻石卡最低充值一百万。怎么样,打算办哪种?”

    “才一百万啊。”

    罗文挠了挠头,“有没有再贵一点的?比钻石卡更高级的?”

    “哈哈哈……”

    这话一说出来,门口几个保安都忍不住大笑,“别说,这小子装圈还真装得有模有样的,我差点真信了。”

    “还才一百万,看这小子穿的,估计一万拿不拿得出来都是个问题吧。”

    “想办再高级的卡,等你能拿得出一百万再说吧!滚滚滚,别站在门口挡我们生意。”

    前面领头的保安哼了声,还直接骂了句。

    但下一秒,一个西装革履、梳着油头的男人从门口飞快跑出来,到处看了看,又迅速到了罗文面前,恭敬地鞠了个躬:

    “您好您好,您就是罗先生吧?我在里面等您半天了,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啊?”

    罗文扫了眼,估计这人就是金碧辉煌这家分店的经理了,顿时两手一摊,“你的保安不让我进去,还想让我走,我感觉你们这不是很友善啊,要不我以后还是不来了吧。”

    “谁这么不识好歹!”

    “他说的。”

    经理脸色刷一下就白了,见罗文一脸无辜地指了指那个领头的保安,顿时气得肺都快炸了,当即怒骂道: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老子请你们来看门,你们就是这么给我看门的?”

    “都被开除了!自己去财务部领工资!”

    几个保安顿时一愣,还没等他们说话,经理怒气冲冲地踹了领头保安一脚,领头保安这才反应过来,噗通一声软倒在地:

    “经理、你……你不能开除我啊……我妈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这医药费每个月都要八千多,丢了这份工作我妈就活不了了,求求你……”

    一边说着,他一边跪着走了两步,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惹了个大人物,连忙去扯罗文的裤腿。

    “你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罗文突然有点感兴趣地低头问道。

    “一、一万块……”

    “这样吧,你的工资照发,但你从现在起不再是保安,而是金碧辉煌的一条看门狗,叫旺财吧。如果看到人了,你不准说话,只准汪汪叫,说一句话就罚你一千,怎么样,干不干?”

    保安在原地愣了半响,突然张开嘴,大声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

    “汪汪汪!”

    与此同时,早就进了金碧辉煌的王天林坐在包厢窗边,看着罗文三人在门口的傻样,一脸得意。

    “穷屌丝,还想让我请客,做梦去吧,金碧辉煌是你这种人能进的吗?”

    “哎,让他别跟来了还不听,王少的饭哪是这么容易蹭的啊。”

    姜丽丽一边撅起嘴说着,一边故意俯下身,把胸前事业线露出了一丝,“算了王少,别管那个屌丝了,我们先点菜吧,我饿了。”

    “这么快就又饿了?”

    王天林一脸的猥琐,直接把手伸进姜丽丽胸口,边揉捏着边扭头看向窗外,“行行,那我们赶快吃饭——”

    一句话还没说完,王天林两颗眼珠子就猛地一瞪,狠狠捏了一下姜丽丽的胸。

    “哎哟!”

    姜丽丽痛叫一声,咬着嘴唇正想撒娇,却看见王天林瞪着眼睛见鬼一样望向窗外。

    下一秒,她表情猛地一变。

    这什么情况!

    握着罗文手不停鞠躬的那西装男是谁?保安怎么就跪在地上开始求罗文了?

    “王少?”

    姜丽丽愣了下,却发现王天林的表情非常难看。

    那西装男她不认识,王天林认识啊!

    罗文这个穷屌丝怎么会和金碧辉煌的胡经理扯上关系?

    王天林也没心思吃姜丽丽豆腐了,大步走向门口。

    才刚走到门口,正好看到罗文三个人走进来,而胡经理好像有什么急事,随便和罗文说了句就走了。

    看着胡经理匆匆走开的背影,王天林顿时想明白,肯定是自己看错了。看这样子,胡经理明显并不是很重视罗文的样子,否则又怎么会连包厢都不送到就走了?

    这么一想,王天林顿时有了底气,再次扬起鼻孔,斜眼瞟了罗文三人一眼才转过身:

    “我都在里面等你们半天了,赶紧吧。”

    而姜丽丽看着罗文的表情也有点意外,不过当看到跟在罗文身边的老孙和胖子时,她顿时想到了什么,表情松下来。

    罗文的这个室友好像也有点家底,老爸是开小工厂的,也许正是因为有他在,罗文才能进金碧辉煌的门。

    哼,穷逼就是穷逼,吃个饭还要麻烦室友卖面子。

    姜丽丽哼了一声,看罗文的目光越发鄙夷。

    罗文眼神闪了闪,随即别有深意地看了眼胖子和老孙,示意他们两个跟上。

    三人并排走在王天林身后,故意落开一段距离,胖子和老孙两人这才压低声音开口问道。

    “罗文,你那个短信……”

    “真的是银行发来的啊?不是p的?”

    “我网银app里面也查过了,都是真的。”罗文也小声说道,一脸的坏笑,“而且秦叔给我说了,天朝带金字的店都是我爸的产业,所以……”

    “卧槽,这家的名字也带个金啊!”

    罗文话音未落,老孙就差点失声叫出来,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激动地对罗文眨眼,“那你这意思是不是,咱们……随便吃?”

    “嘘。”

    罗文斜了眼走在前面大摇大摆的王天林,“当然随便吃!反正某些人还准备买单的,这种好事咱可不能错过。”

    扑哧。

    胖子一下子没憋住,顿时笑出了声,又连忙捂住嘴,还好王天林没发觉。

    和老孙对视一眼,两人都无声地咧开了嘴大笑起来。

    罗文这小子,太阴了。

    本来他们也懂,说是请他们吃饭,实际上王天林那家伙不就是想装逼,在姜丽丽面前炫个富么?

    罗文倒好,也不去打他的脸,就让他可劲地装,花的越多越好,正好都拿给自家产业做贡献。就算最后被发现了,估计他还要假惺惺地去谢谢王少,感谢他对金碧辉煌的支持。

    这简直能把人气吐血啊。

    “今天反正是我做东,就你们来点菜吧。”

    进了包厢,王天林搂着姜丽丽在窗边坐下,示意服务生把菜单拿给罗文。

    他?

    服务生愣了下,扫了眼罗文的穿着,顿时充满嫌弃地皱了皱眉。

    罗文也无所谓,跟着坐下来呵呵一笑说道:

    “王少做东,那我们也不能太小气,我们这里五个人,就先来五瓶八二年的拉菲润润嗓子吧。”

    噗。

    正在喝水的胖子差点被自己呛到。

    “王少……”

    “王少你这么有钱,应该不会这么小气吧?我们农村人这还是第一次喝拉菲呢。”

    见服务员斟酌地看向王天林,罗文连忙加码,然后满意地看到王天林脸色一黑,挥了挥手表示点了。

    “再来五个鲍鱼吧,一人一个正好。”

    罗文也不看菜单,闭着眼睛就说道,“还有什么燕窝,鱼翅,黑松露,澳洲龙虾……都给我来个一人一份的。”

    他确实没见过多少世面,现在也只是把脑子里知道的名贵食物一股脑说了出来。

    不过也幸好他是闭着眼睛瞎点,所以并没有看到王天林越发铁青的脸色。

    “抱歉,先生。”

    服务员拿着菜单,一直等罗文全都说完了才皱眉说道:

    “除了鲍鱼、燕窝和澳洲龙虾外,你要的其他菜我们这里暂时没有。”

    毕竟只是开在学校附近的店,罗文要的那些食材对他们来说确实偏高级了一些。

    王天林脸色好了点。

    但下一秒,他的脸就猛地转黑了。

    “这样啊,也行。”

    罗文点点头,随后一指菜单,“那这个菜,这个,这个,这个不要,其他的都给我们来一份。”

    “你——”

    “王少,不好意思啊,我们农村人胃口比较大,我太穷了每天都饿得吃不饱饭,今天稍微多吃点,你这么有钱应该不会介意吧?”

    没等王天林开口,罗文就一脸无辜地问道。

    “我——”

    “真是太感谢王少请我们吃饭了,哎,像你这样有钱心肠又好的人现在真的是太少了。”

    罗文又连忙打断了王天林,然后满意地看见王天林咬了咬牙,对服务员再次挥手。

    罗文心里一喜。

    可惜王天林只有一个,要是像他这种冤大头再多一点,那自己不就能轻轻松松日赚几万?

    有了王天林的首肯,很快一道道卖相诱人的菜肴迅速被端上来,但还没等王天林吃到嘴里,就被罗文三人抢过。

    一连上了四五道菜,王天林居然才吃了一口,别的都被罗文三个人瓜分掉了,搞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因为罗文的一句“农村人不懂事,王少你不会生气吧”也没法说什么。

    “王少,你别愣着,吃啊。”

    罗文拽下一只果木烤鸡的鸡腿,满嘴流油,拿着吃了一半的鸡腿指指王天林:

    “别跟我们不好意思啊,来,你随便吃!”

    “我去个卫生间。”

    王天林脸色铁青,站起身。

    这顿饭少说也要个两三万,他虽然有钱,但一个月老爸给的零花钱只有十万,这才刚刚月初,他可不打算为了在姜丽丽面前装个比就花那么多钱。

    何况,这顿饭还是请罗文吃的……

    王天林磨了磨牙,回头狠狠瞪了眼包厢的门,就打算往包厢右侧走。

    吱嘎。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突然打开,罗文拿着个新的鸡腿边啃边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王天林:

    “诶,王少,洗手间是往左走,你是不是走错了?”

    王天林脸皮一抖。

    但很快他就调整好了,皮笑肉不笑地回过头。

    “没有没有,我其实是打算去买单的。”

    “买单啊,那我和你一起去。”

    罗文顿时两三口啃掉了鸡腿,随便抹了抹手上的油,“走吧走吧,正好八点有人要来接我,王少你买完单我就可以放心地走了。”

    没等王天林拒绝,他就拉着王天林走向前台。

    “先生,您的包厢共消费了五万八千块,请问怎么付,支付宝还是刷卡?”

    前台小姐看了下账单,温柔地笑道。

    五万……

    王天林心都要揪起来了,自己一个月零花钱也就十万,这一下子用掉五万,肉疼得他都有点难以呼吸。

    眼见王天林死死抓着钱包不放,罗文心知肚明,用力地从他手里抢出钱包,然后笑眯眯递给前台,“刷卡,他买单。”

    “等等!”

    不过还没等前台接过,一道男人的声音猛地响起,紧接着穿一身西装的胡经理急匆匆跑出来,还抹了抹满额头的汗,怒气冲冲地瞪了眼前台:

    “你这都什么眼力!罗先生的朋友来消费哪里需要买单,全都给我免了!”

    “经理,五万多全部免单吗?”前台小姐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免了!罗先生从现在起就是金碧辉煌的至尊vip会员,以后他带朋友来店里消费,一律免单!”

    至尊vip??

    听到胡经理的话,王天林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开玩笑吗?金碧辉煌的钻石卡会员就要一百万起充值,罗文如果是至尊vip,那岂不是说明,他至少在这里充值了一百万以上?

    他这个穷逼,怎么可能!

    “胡经理,你是不是搞错了?他就是个穷屌——咳咳、穷学生……”王天林咳了一下,“我和他是一个学校的,很清楚。”

    “不会搞错的,罗先生是我们店里唯一的一位至尊vip会员。”

    胡经理皱眉看了眼王天林,但好歹他也是自己店里的银卡会员,也不好得罪,所以只是摇摇头。

    “不可能,他要是能有一百多万,我就能把这张桌子吃下去!”

    王天林鼻孔朝天,轻蔑地哼了一声。

    “那如果我真有一百万呢?”

    罗文突然淡淡地接话。

    突然多了这么多钱,他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节衣缩食饿着自己,既然迟早瞒不住,他也不打算隐瞒下去。

    “切,别说一百万,你要是现在能拿出十万块现金,我就吃掉面前这张桌子。”

    王天林完全没想到罗文还接话,顿时嗤笑,“不然你要真这么有钱的话,姜丽丽为什么还跟你分手?她是傻吗?”

    别说,她还真是傻。

    罗文在心里补了一句,似笑非笑地看了眼王天林,从兜里掏出那只老式的诺鸡鸭,拨出一个号码。

    当看到罗文拿出来的是最老型号的诺鸡鸭手机时,王天林眼里的蔑视更甚,刚刚还有点没底的心马上定了下来。

    他绝不相信罗文会是什么隐藏的富豪。

    真富豪,谁会用这么破的手机?

    “我也不要你吃桌子。”

    等着电话接通的间隙,罗文笑眯眯地看向王天林,“如果我现在拿得出一百万现金的话,你就把这顿饭的单买了。”

    见胡经理愣神,罗文又接着说道,“另外啊,胡经理,其实我这位朋友穷得只剩下钱了,你现在免单对他来说反而是种侮辱。他很希望以后每次来,你们能多收他两倍的饭钱,这样他才会开心。”

    “啊?”

    胡经理和前台小姐都怔住了,原来王少还有这种奇葩的爱好?

    “哈哈哈哈,罗文,你怕是脑子糊涂了吧。”

    王天林直接被罗文这波操作惊到了,反而大笑起来,“这金碧辉煌又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你让他们多收他们就会多收?”

    嘟。

    就在这时,电话接通了。

    “喂秦叔啊。”

    罗文懒得理王天林,拿起电话就问道,“你到哪里了?我现在不在学校,你直接来金碧辉煌大酒店门口来吧。对了,能帮我取一百万现金吗?我现在要用。”

    嘶!

    听罗文这语气,胡经理顿时就吸了口凉气,秦、秦叔……

    这个其貌不扬的小子,居然敢对秦总这么随便,那他的真实身份岂不是……

    胡经理不敢再想下去,看罗文的眼神却越发恭敬。

    “切,还真装上了。”

    王天林翻了个白眼,似乎是感觉很好笑一样,打了个电话把还在包厢里的姜丽丽也叫了出来,说让她来看一场好戏。

    紧接着罗文也给胖子和老孙发了条消息,让他们来前台。

    挂断电话后,罗文看了眼王天林:

    “我到底是不是装的,你马上就知道了。就是希望你能记得兑现你说过的话。”

    说完还眨了眨眼。

    “呵呵,你就装吧。”

    王天林皮笑肉不笑地回了句,倒是姜丽丽站在他的身边,一双眼睛始终盯着罗文,不知道在想什么。

    具体怎么回事,王天林刚才都跟她说了。

    她本来也以为是罗文又在作妖,兴致冲冲跑出来看,结果却看到罗文一脸淡定。搞得现在她都有点怀疑了,罗文不会是来真的吧?

    可是,说不过去啊。

    如果罗文真的这么有钱,那和她在一起的六个月里,这家伙为什么又表现得这么穷?

    难不成是在考验自己?

    姜丽丽突然抽了口气,她知道有些富二代确实会搞考验这一套,就怕一些女的为了钱接近自己,罗文会不会也是这样?

    那损失可就大了。

    她越想越后悔,身体也不由自主离王天林远了点,咬着嘴唇看向罗文。

    吱——

    就在这时,金碧辉煌门口,老远开来一辆通体漆黑的豪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就停在金碧辉煌门口。

    姜丽丽的脸色顿时变了。

    来了!

    罗文也没仔细看这车是什么牌子,大步走过去就想拉开车门,谁知道拉了两下,车门都纹丝不动。

    “喂喂,干嘛呢?”

    这时驾驶座的车窗被人摇下,一个带黑框眼镜的男人皱眉看向他喊道,“别乱动!这可是顶配宾利,碰坏了漆你赔得起?”

    罗文一愣。

    认错了?

    “哈哈哈哈……”

    下一秒,围观的人群顿时爆发出一阵哄笑,姜丽丽的脸色也是一喜,任由一旁王天林大手摸上来,没再躲闪。

    “我就说,看他这样子就不像是个有钱的,还装逼呢,这下真成个笑话了。”

    “哎,亏我还以为真是个隐藏富二代呢,看来又是个穷逼啊。”

    “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能来金碧辉煌装逼了啊,没意思,走走走,赶紧回去吃饭了。”

    人群一阵骚动,看向罗文的视线都充满了奚落。

    而那辆宾利的主人停好了车就走向门口,经过罗文时,还鄙夷地瞟了他一眼。

    “罗文,你真不是在开玩笑?”

    胖子和老孙这时才总算挤过人群,跑到了罗文身边,小声问道。

    罗文摇了摇头,只是看向门口。

    吱嘎——

    几秒钟后,金碧辉煌门口不远处竟又开过来一辆锃光瓦亮的黑色豪车,流线型的线条,最顶配级别的轮胎,即便是车子在马路上狠狠甩了个尾也没发出多大噪音,车身几乎没有任何震动。

    “哇,劳斯莱斯幻影!”

    人群中有识货的小声喊道。

    啪。

    紧接着,车门打开,一双穿着高跟鞋的美腿缓缓迈出,接下去是一截盈盈一握的腰肢,被裹在黑色的职业裹身裙里,随着她的走动轻轻摇摆。

    再往后出现的是一对刺激眼球的凶器,一件最简单的职业白衬衫将她完美的身材笼罩起来,却挡不住胸前春光,几颗小小的纽扣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崩开。

    最后,是一张美艳绝世的脸。

    原本躁动的人群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

    太、太好看了!

    眼前的女人美得极为精致,甚至能堪比那些电视上的明星,身材相貌,几乎没有一个地方能挑出毛病。

    下了车后,女子并没急着走上来,而是对着手机在人群中四处看了看,好像在找什么人。

    就连罗文都不由自主看呆了几秒,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女子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琼鼻朱唇,微微一笑:

    “您好,您就是罗文罗先生吧?秦叔让我过来接您。”

    说着,女子伸出右手,轻柔地和罗文一握。

    罗文只来得及稍微感受了一下,皮肤滑腻,十指柔若无骨,极品!

    “对了,罗先生您要的一百万。”

    没等罗文多说,女子已经扭着腰肢缓缓走到了劳斯莱斯幻影的后备箱处,箱盖自动打开,一摞黑色保险箱整整齐齐放在里面。

    真的是一百万?!

    姜丽丽站在门口,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而身旁的王天林也已经呆在了原地,紧接着,他小心地退了一步。

    十来个黑色保险箱被小凌轻巧打开,里面无数的红色毛爷爷叠放在一起,她小手一摊:

    “一百万的现金都在这里了,请问还有什么别的吩咐吗?”

    “可以可以。”

    罗文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回头看到王天林似乎是正想开溜,却被门口的保安旺财给拦下了,正咬牙切齿地站在前台刷卡,不禁心底暗笑一声。

    不过和秦叔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反正王天林已经出了次大血,他懒得再去打王天林脸,只是对门口的胡经理微微一笑:

    “今天我还有事,记得下次我那位‘朋友’再来的话,要多收他两倍的饭钱啊。”

    “是……是。”

    胡经理吞了口口水,唯唯诺诺说道。

    看着绝尘而去的劳斯莱斯幻影,姜丽丽眼神复杂,然后拿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坐在车上,罗文感觉手机震动两下,一看是姜丽丽发来的消息顿时摇了摇头,看也不看就点了关闭。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写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