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女频 关注:13 内容:157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我叫常玉坤,今年二十岁。

    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只有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爷爷,但是我还是过得形同孤儿一般。

    因为我爷爷是一位风水大师,经常一出门就是十天半月的,所以我时常是一个人在家里。

    他常年都奔波在外,不是给人家看阴宅,就是给人家相阳宅,要不就是给人家破凶宅,全国各地跑。

    对于风水学,我可是非常笃信的,不但是从小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而且爷爷还从小就刻意教了我很多关于风水学的知识。

    高中毕业之后,我没有上大学,便在爷爷的店里帮忙。爷爷的店就在我们小区内,门面不大,只有三十多个平方。

    但是生意还是不错的,店里摆了一些福牌、玉佩、挂件、字画等等物件,因为爷爷的大名,会有不少人来此买上一些。

    当然,我在店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帮爷爷接生意,如果有慕名而来的人,爷爷又刚好不在,就由我负责接待。

    但是爷爷叮嘱过我,不管什么样的客户,我只能登记信息,是否接这单生意,我不能做主,必须由他来决定。

    我自己更不能在没有经过他允许的情况之下,擅自去做任何关于风水的活,哪怕是看一个开业的吉时也不行。加上爷爷出去做事,基本上不会带上我,所以,到现在为此,我空有一肚子的理论知识,但是一次真实的实践都没有。

    爷爷今天又不在家,他已经出去五天了,这次好像是去上港市,所以,他应该还有几天才能回来。

    我打着哈欠开了店门,然后趴在柜台上继续打起盹来,我瞌睡真的太来了,因为昨天晚上我打游戏打到了很晚。

    但是这是爷爷定下的规矩,只要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每天早上8点钟必须准时开门,下午5点又必须准时关门。

    虽然每天都是这般,有些枯燥,但是我还是每天遵守爷爷的规矩,再困都会爬起来开门。

    “师傅!小师傅!”我趴在柜台上迷迷糊糊的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感觉有人在推我。

    我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迷糊的问道:“你好,请问你需要什么?”

    “不是,我是想找常天师,请问常天师他老人家在吗?”摇醒我的人说道。

    常天师,自然就是我的爷爷,外人基本上都是这样称呼他。我听见他找我爷爷,我睁开了眼睛,向来人打量而去。

    我去,这人没毛病吧?这大冷天的,在这屋里还戴着一个挡了半张脸的墨镜。

    这个女人的穿着不是那种很潮的,上身穿着一件呢子大衣,下身穿着一条灰白的休闲裤,她的墨镜和她的装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不过,现在这个年代,什么癖好的人都人,我也没有太去纠结。

    毕竟顾客就是上帝,至于我爷爷帮不帮她,我说了不算,我的责任就是负责接待而已,所以,我还是笑了笑对她问道:“你好,请问你找我爷爷干嘛啊?”

    “哦,常天师是你爷爷啊!那……那他现在在吗?我……我想找他帮点忙!”女人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

    “他现在没在!你有什么事儿给我说,我给你登记下来,然后你留下联系方式,等他回来之后,再给你回话!”我拿出了登记本,对女人说道。

    “啊……他不在啊!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啊?”女人焦急的问道。

    “不知道!”我摇了摇脑袋瘪了一下嘴说道。

    我没有骗他,我真的不知道爷爷什么时候回来,按我的估计,他起码还得三五天才会回来,但是也说不好他今天就回来。

    “那……那他今天会回来吗?”女人再次焦急的问道。

    “说不好,有可能回来,有可能不回来,但是十有八九今天是回不来。”我说道。

    “那你能帮我确认一下吗?”女人伸手拉了我一下,说道。

    我下意识的躲开了她的手,有些不高兴的说道:“你找他什么事儿你都没有告诉我,你让我怎么帮你确认?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打电话过去,那我还不被骂死啊!”

    “额……”女人听见我的话,迟疑了,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对我说道:“那你能把常天师的电话号码给我吗?让我自己给他说。”

    我闻言,立即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行,因为我爷爷不允许我把他的电话给其他人,再说了,就算给你了,他也不会接听陌生电话的!”

    我这可没有骗她,我爷爷就是这样的怪异,他从来不接听陌生电话的,他的电话号码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说啊!”女人显得非常的焦躁。

    “你找他什么事儿,你就说什么事儿啊!”我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说道。

    “我……我……”女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我说,你能不能先把你的墨镜摘了!”我对女人说道。

    她戴着一个将脸都挡住了半边的大墨镜,我看不见她的整体面相,所以,我也无法从她的面相之上看出什么来。

    如果她能摘下墨镜,我或许可以从她的面相看出一些端倪来。

    可是当我让她摘下墨镜,她却有些磕巴的回答道:“我……我这个……不太方便!”

    “你又不说什么事儿,又不让我看你的面相,你让我怎么帮你!?”我有些不爽的说道。

    “啊!小师傅,你会看面相啊?”女人的声音中少了一下焦躁,多了一分惊喜。

    “略知一二!”我撇了一下嘴角淡淡的说道。

    “那……那你帮我看看!但是……但是你得有心理准备,我的脸现在很吓人!”女人说道。

    很吓人?

    我去,能有多吓人啊?

    我连骷髅头以及腐烂的尸体都见过,这活人的脸能吓人到哪儿去啊?爷爷经常带回来一些资料,资料中常有一些尸体、骷髅之类的,我都见习惯了。

    “没事儿,习惯了!你把墨镜摘了吧!”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女人说道。

    女人闻言,墨镜后面的目光似乎一直在打量我,见我一副自在的表情,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咬牙,伸手慢慢的去摘脸上的墨镜。

    我去,望着她的脸,我心中也是一颤,浑身汗毛顿时就竖了起来。

    这个女人望上去大约二十七八岁,她的印堂正中间有着一颗紫黑的小点,然后以这个小点为中心,一缕缕紫黑色的血丝向她的额头,眼眶扩散开去。

    而且,那些血丝居然还在蠕动,就像一条条又细又长的虫子一般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蠕动。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师傅,你帮我看看,这些东西是什么啊?我去医院检查过了,医院也检查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它不痛也不痒,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看起来太吓人了,你能不能处理啊?”女人用她那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我说道。

    “不痛也不痒?”我走进了一步,仔细的望了望她脸上的那些血丝之后问道。

    “是的,什么感觉都没有!”女人回答道。

    “那你最近是不是感觉特别困,非常非常的想睡觉,睡着之后就做梦,而且全是噩梦!”我问道。

    女人听见我的话,惊喜的拉住了我,对我说道:“是啊!就是这样的!你知道怎么办?小师傅,你救救我,我很久没有睡过一天踏实觉了,再说这个样子根本没法见人啊!”

    “我能看看你的手吗?”我对女人说道。

    “当然,你看吧!”女人快速的伸出了双手。

    我轻轻的将她的手翻了过来,去看她的指甲,可是她的指甲涂了一层红色的指甲油,我看不出来。

    “你这指甲油能不能擦掉啊?”我问道。

    “啊?要卸掉啊?”女人似乎很舍不得。

    “不用全部擦掉,只要擦掉右手的中指就可以了!”我说道。

    女人望了我一眼,见我一副认真的表情,她稍稍沉吟了一下之后,立马从她随身的包里翻出了卸甲油很快的将她右手中指上的指甲油给弄干净了。

    “好了!你看吧!”女人再次抬起了右手对我说道。

    我示意她将手放在柜台上,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张丙火符,然后再端过来一碗净水,将丙火符化成灰之后溶于水中。

    我心中默念了一遍去晦咒之后对女人说道:“把你的中指放在这里洗洗!”

    女人闻言之后,按我说的,将中指伸进了水中轻轻的搅动了起来。

    “好了!拿出来!”我有些紧张的低喝道。

    女人听见我的低喝,似乎也觉察到了我的紧张,她慢慢的将手指拿了出来。

    我去,看来是真的了!

    她的原本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的手指甲此时变成了黑色,漆黑色。

    “天啦!这是怎么了?”女人望着我大叫道。

    “别吵!你半年之前,是不是流过产?”我低喝道。

    “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女人一脸惊讶的望着我问道。

    “你的两大腿内侧,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血丝!?”我继续问道。

    “你……”女人眼睛瞪得更大了,她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对我大喊道:“师傅,你救救我!救救我吧!你既然不用我说你都知道了,那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吗?你一定有办法的!”

    我晃了晃手,示意她别拉着我,然后我从柜台中拿出了一串辟邪珠挂在了自己的身上对她说道:“你坐一下,我这就给我爷爷打电话!”

    我安排她在外面的店铺中坐下之后,我便进了里屋,拨通了爷爷的电话。

    我虽然看出来了那是什么东西,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因为她这是“血煞鬼婴”。

    “爷爷,店里来一个女人,她体内怀有血煞鬼婴!”我拨通爷爷的电话之后,立即对他说道。

    “什么?血煞鬼婴?玉坤,你确定了吗?”爷爷似乎也有些吃惊。

    “是的,她的印堂上的血煞癍已经开始扩散了,我用丙火符水验过的她的中指,漆黑如墨!”我说道。

    “你有没有问过她的下身是不是也出现了血煞癍?”爷爷问道。

    “我问过了,已经出现了!”我回答道。

    “那完了!没救了!你有没有碰过她的身体?”爷爷紧张的对我问道。

    “我……我在帮她查看中指的时候,摸过她的手,她拉过我的衣服!”我也紧张了起来。

    当我看见女人印堂上的那些在蠕动的血丝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血煞鬼婴,所以,我已经刻意的和她保持距离了。而且,在我确定了之后,我立即拿了一串辟邪珠挂在了自己身上。

    这血煞鬼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之前我可是听爷爷说过的。这东西相当的厉害,如若一不小心被它沾上了,那可有性命之忧。

    这东西的来源说来也是十分罕见的,它的出现必须是在诸多的机缘巧合之下。

    首先,只有女人才会得中此凶恶的东西,因为这东西出现的先决条件就是女人受孕的时间。

    这个时间一定是月圆之夜,受孕而成的胎儿还必须吸收了月之精华,变成了灵胎,这样的几率可是百万分之一,甚至是千万分之一。这样的灵胎一旦形成,便会吸引灵物前来附体,比如什么花草精灵,或者器物之灵等等。

    甚至传言,那些天上下凡的神灵,想要投胎凡间,都必须寻找这种灵胎附身降世。据说,济公就是降龙罗汉转世投胎而来,而他的母亲当时体内怀得就是这样的灵胎。

    所以,凡是怀有这样灵胎的人,只要安心养胎,将此胎孕育成形,一旦降生落地,那这个孩子必将不是池中之物,一定会有一番大成就。

    按说,这样的灵胎是大吉之物,为什么会变成了血煞鬼婴这样的大凶大恶之物呢?

    那是因为在此胎孕育的过程中,怀有灵胎的人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比如:殡仪馆、坟地、桑树林等等。

    这些地方平常的孕妇去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怀有灵胎之人一旦去了这些地方,百分之百就会惹来一些鬼魂野鬼,邪灵魔物的觊觎,它们哪怕是拼得魂飞魄散也会来争夺这灵胎,一旦腹内灵胎上的灵物抵挡不过,那就会被直接抹杀,灵胎就会被那些脏东西所附。

    一旦被那些脏东西所附,对母体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大的伤害,只不过那个孩子降生落地之后,一定是一个大凶大恶之人,他毕将犯下十恶不赦之罪。

    假如,这个被那些脏东西所附的灵胎,没有成功降世,那就完蛋了,它本来就是夺取而来的灵胎,灵胎流产了,那它就会滞留在了母体之内,吸收母体的血气,变成了血煞鬼婴。

    这血煞鬼婴一旦形成,它就会吞噬母体的所有生命力及血气,直到母体衰亡,它便化成了凶恶的鬼婴出世。

    这鬼婴一旦出世,它就会继续寻找一切与母体有联系之人,继续吞噬他们的血气,一旦它吞噬的血气到达一定的程度,那就会直接化魔,必将祸害一方。

    那时,想要收拾它,就只有那些拥有大神通的人才能勉强为之了。

    若是它化魔之后,再得一灵胎降世,那此人必将祸乱天下,那时,人间必将生灵涂炭,哀鸿遍野。

    以前听爷爷讲这血煞鬼婴之事,我还没当一回事儿,这么多的巧合,哪会那么容易发生啊!

    但是今天一个怀有血煞鬼婴的女人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真不知道是我的运太好,还是运气太差。

    “怎么办?爷爷!”我在电话中对爷爷问道。

    “没办法!这个女人的性命是保不住了,据你所说的情况来看,这个鬼婴很快就要降世了,现在能做的就是这个鬼婴一降世,我们就把它诛杀了,免得它去祸害这个女人的其他亲人,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爷爷在电话中说道。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问道。

    “哎……真的是所有的事儿都搅在一块了,我这儿也遇到了一些麻烦事儿!”爷爷在电话中显得有些烦恼。

    “那可以先让江爷爷帮个忙处理一下不?”我问道。

    江爷爷是我爷爷的师弟,很多时候,爷爷不在的时候,我这边又遇到麻烦事儿,都是先找他帮忙处理。

    “你江爷爷这次和我一起出来了!”爷爷说道。

    “那齐六叔呢?”我问道。

    齐六叔,是江爷爷的徒弟,江爷爷不在的时候,我就会找他。

    “也出来了!哎……我现在一时间之间真的找不到人过来帮忙了!”爷爷的语气无奈中有些凝重。

    “爷爷,这次你接的是什么案子啊?怎么连江爷爷和齐六叔都一起过去了啊!?”我问道。

    一般案子,爷爷都是一个人就解决了的。就算复杂麻烦一点的案子,他也只会带上江爷爷或者齐六叔其中一个去就行了。

    而这次居然他把两人都带出去了,看来这次的案子很棘手。

    “这个你先不要管了,这样,你小子好歹也算是一个十方方士,你和那个女人的家人沟通一下,然后你先用十方灵阵封了那个女人的命宫,延缓那血煞鬼婴对母体的吞噬,我尽快的抽身回来。”爷爷的语速很快,似乎他那边很忙的样子。

    “爷爷……”我叫了一声,正准备告诉他,虽然我已经会了十方阵,但是我从来没有使用过,想让他给我指点指点。

    可是我刚叫了一声,便听见那边爷爷大声喊道:“开阳位,守住了,守住开阳位!摇光位用火烈符!!”

    我爷爷是一名七星方士,他的七星玄阵那可是很厉害的,但是我刚刚听他的喊声,似乎他这次不是用灵物在布阵,而是用人。

    每个阵眼上如果都是用人的话,那就证明爷爷现在使用的是七星诛魔阵。

    能让他用出这样的阵法,看来爷爷那边的麻烦的确很大。

    “行了,玉坤,就这样,你先封住那个女人的命宫,尽量拖延,等我这边搞定之后,第一时间赶回去!”爷爷在电话中急促的对我说道。

    他说完之后,不等我再说什么,直接就挂了电话。

    我望着已经挂断的电话,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我可不敢在打电话过去,因为爷爷那边或许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

    我们风水师,也称为方士,即掌控方位的术士之意。

    我们方士所有的能力,都是通过掌控方位,凝结阵法,取天地灵力来供自己使用。

    我们能够凝结的阵法等级则从低到高分为了十级,分别是十方、九宫、八卦、七星、六合、五行、四象、三才、阴阳及传说中的圣元阵。

    而我们的方士的等级也是按自己能凝结的阵法来恒定的,比如我,现在只能凝结出十方阵,所以,我只是十方方士,而我的爷爷能够凝结出七星阵,所以,他则是七星方士。

    当然,说倒是说,还有什么六合方士、五行方士等等,但是到目前为止,我听说过的,我爷爷的等级那可是最高的,比他还高的方士,或许有,但是我从从来没有听说过。

    爷爷给了我指示,这是他第一次让我出手做事儿,我心里的确有些跃跃欲试的兴奋。

    但是面对的却是罕见的血煞鬼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搞定,所以心中也有些忐忑起来。

    但是我又想了想,我的责任主要是拖延鬼婴对母体的吞噬,等爷爷回来再收拾它,而不是我自己去面对它,想到这些,我的心里也安定了一些。

    走出里屋,我见到那个女人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我于是对她说道:“这位女士,我已经打过电话给我爷爷了,他暂时回不来,他让我先给你做一下简单的处理,等他回来之后会亲自给你处理的!”

    “啊?常天师回不来啊?那……那我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小师傅你能行吗?”女人望着我说道。

    虽然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搞不定血煞鬼婴这东西,但是被人小看还是让我有些不舒服。

    于是我说道:“你要觉得我不行,那你就另请高明吧!而且就算你同意让我给你处理,我也还得先和你的家人沟通之后才会出手!”

    “不……不是的!我只是……我只是……”女人见我好像生气了,赶紧磕巴的说道。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哎……爷爷都说了,这个女人的性命已经无法挽回了,我和一个将死之人置什么气呢?

    于是我摆了摆手说道:“算了,没事儿的,这样吧,你带我见见你的家人,我和他们沟通过之后,再说好吗?放心,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等我爷爷回来之后,他帮你们家把问题解决之后,我们再说酬劳的问题。”

    “额……那好吧,那我打电话给家人,让他们过来!”女人说道。

    “不用,你带我去你家吧!你的问题,必须去你家解决,在这儿解决不了!”我说道。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一旦封了她的命宫之后,这个女人就会晕厥,所以,当然得去她家,要是她晕在这儿,那算怎么回事儿啊?到时候,她的家人说是我把她害了就完了。

    “那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小师傅!”女人客气的对我说道。

    既然她答应了,我也给她说了一句:“请稍等,我收拾一下!”然后我就拿出一个包,将有可能用到的东西都装了进去。

    我收拾好之后,对她说道:“走吧!”

    我们离开了店铺,我将店铺的门给拉上之后,跟着女人向小区外走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走在我前面的女人,她的影子居然在摇摆变形。

    望着这种情况,我的心中一凌,暗自叫苦:“完了!完了!”

    人在走动,影子自然会跟着动,但是我面前这个女人的影子根本不是随着她的移动在摆动,而是自己发生了变形,自己在摆动。

    这光天化日之下,我居然看到了她的影子上偶尔会探出一只小手或者蹬出一只小脚,然后很快又缩回去。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这样的情况,一定会认为是自己是看花眼了,但是我却知道,这是那血煞鬼婴快成形了,我前面的这个女人很快就会被吸光气血衰竭而亡。

    “咳!那啥,我们稍微快一些吧,我下午还有其他活!”我对女人催促道。

    其他的污秽之物很怕阳光,这血煞鬼婴则不然,它寄居在母体之内,吸收一点的阳光对它而言,不但没有坏处,还能加速它的成长。

    女人听见我的话,应了一声,加快了脚步。

    我和她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她说了地址,我们便向她家而去。

    在车上的时候,我的得知了女人叫着苏娜,在一家私企做行政工作。他老公叫汪轩,是一个出租车司机。

    她家离我们小区不是特别远,十七八分钟就到了。

    在她们家的小区里走了约莫五六分钟,就到了她家。

    到了她家之后,她掏出钥匙开了门。

    “老公!”女人开门之后就喊了一声。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客厅中,见到她回来了,立即站了起来紧张的问道:“怎么样?常天师怎么说?”

    想来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汪轩了。

    “常天师不在家,但是我找到了这位小天师!”苏娜进家之后,让出了身后的我。

    “这位是?”汪轩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问道。

    “常天师是我爷爷!”我也向汪轩打量而去。

    我们方士和相士不一样,相士是看对方的气,而我们则是看对方的格局。

    汪轩是一张国字脸,眼角的妻妾宫已经凹陷,而且还起了皱纹,证明他的妻子正遭受大灾,而且还会连累到他及其他家人。

    “哦,可是……”汪轩似乎看我的年龄太轻,怀疑我的能力。

    苏娜见到汪轩的表情,立即瞪了汪轩一眼说道:“嘘……这位小天师那是很厉害的!我什么都没有说,他就看出了我身上的问题!”

    “哦,是吗?”汪轩的表情还是有些怀疑。

    “快请进吧!”苏娜赶紧对我说道。

    “不急!你们先进去!”我就在门口将手中的包放在地上,退了几步打量着他们家的门。

    我到了他们家门口,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对!

    他们家大门上聚集着一股阴气,这种阴气不是脏东西,就是来自于天地之间的纯阴之气。而且还不是因为苏娜身上的血煞鬼婴带来的。

    “怎么了?我们家大门有问题吗?”汪轩蹙了一下眉头问道。

    “别吵!”苏娜瞪了汪轩低喝道。

    “你们退回房间内,站远点!”我对他们说道。

    二人闻言,迟疑了一下,然后按我说的,退回了客厅之中,远远的望着门口的我。

    我从包中拿出罗盘,掐出一个寻气决,我得先找出这些阴气为什么会聚集在他家的大门之中。

    奇怪!

    罗盘显示,他家的门上聚集的阴气居然是一个“聚阴阵”。

    是谁在他家的门上摆上一个“聚阴阵”呢?这不是疯了吗?大门之上摆上一个聚阴阵,那这家人能好得了吗?每天从这大门进出,而且还居住在这家里,身上自然就会聚集很多的阴气,一旦阴气聚集到一定的程度,那自然会招来脏东西啊!

    可是,这些阴气明明就是聚阴阵聚集而来的,可是我却没有在他家的门上发现阵眼。

    再说了,这聚集的阴气又不是特别重,如果是谁故意在他家门上摆下聚阴阵,又怎么会摆下如此弱的阵法呢?

    如果是我,虽然只是一个十方方士,但是我摆下的聚阴阵都比他家的这个强上十倍有余!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我走进他家,关上了门,发现门背后也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

    怪了!

    我又打开门出去,带上了门,再次向他家门上看去!再望了望他家对面的那户人家的大门。

    我去!!!

    这……

    居然是这样!

    这也太巧合了吧!

    这样的事儿说出去,怕是没几个人会相信。

    这聚阴阵居然不是故意摆的,而是被人无意为之。

    因为这聚阴阵的罪魁祸首居然是那些贴在墙上的小广告。

    他家的门上及旁边的墙上贴了很多张小广告,都是名片大小,有维修水电的,有收购二手房的,有送外卖的,各式各样的都有。

    巧合的,这些小广告刚好形成了一个阵法,一个简易的聚阴阵,而阵眼就在他家大门中央贴着的那张“德合电脑维修”的小广告之上。

    真的是巧合得不能再巧了,对面那户人家的门上也贴了一张同样的小广告,但是位置却不一样。

    汪轩家门上的这张小广告不偏不移刚好在阵眼的位置,那个“德合电脑维修”的“合”字刚好成了阵眼。

    如果这家什么电脑维修公司,不叫“德合”,叫其他名字,没有这个“合”字,这个聚阴阵也不会成形。

    巧就巧在阵眼的位置刚好有一个“合”字,又刚好在这个位置,加上四周墙上及对面那户人家的门上贴着的小广告,一个简易的聚阴阵就形成了。

    哎……他家也太倒霉了。

    要是贴小广告的贴偏一些,或者谁撕掉其中一张小广告,哪怕是再在适当的位置再贴一张,这个阵法就废了。

    没办法!刚好!所有的小广告都贴在恰当的位置,刚好形成了一个简易的聚阴阵。

    我敲了敲门,汪轩听见之后,赶紧过来给我开门。

    “你家门口,有一个简易的聚阴阵!所以,你家大门聚集了一股阴气!”我指了指他家的门说道,然后我把这个简易的聚阴阵形成的过程告诉了他。

    “阴气?怎么可能啊!就几张小广告而已啊!”汪轩一脸的不信!

    苏娜听到我们的话,也出来了,对我问道:“小天师,什么是聚阴阵啊!?”

    “你们出来,我给你们看看你家大门上的聚阴阵!”我招了招手说道。

    二人闻言,走了进来。

    我关上了门,从包里拿出三炷幽冥香,点燃之后,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弯曲,用大拇指将三炷香按在中指和无名指上,掐出了一个引鬼法决,然后将香放在了他家门口。

    这幽冥香和普通的香不一样,是专门用来引鬼用的,所以阴气极重。

    “你们注意看!”我指着幽冥香冒出的烟子对他们说道。

    只见我手中的幽冥香冒出的淡淡青烟向空中飘了上去,然后飘到一半的时候,无风自动,化成一个漩涡,向他家门上那张小广告上聚集而去。

    “看见了吗?”我问道。

    “看见了!看见了!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苏娜二人躲在了我的身后对我问道。

    “刚才不是给你们说了,这是无意之间形成的一个简易的聚阴阵!”我吐了几口唾沫将手中的幽冥香灭掉了之后对他们说道。

    这幽冥香可不能一直点着,一会儿真引来几只孤魂野鬼,那就是没事找事了。

    而且,这幽冥香不能直接杵灭或者踩灭,必须要用含有人体阳气的唾沫淋灭才行。

    “那……那我去把那张小广告撕了!”汪轩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道。

    “别乱撕!”我赶紧伸手拦住他。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虽然这只是一个简易的聚阴阵,但是汪轩是一个凡人,他如果伸手去揭掉那张作为阵眼的小广告,那此处聚集的阴气就会全部湧进他的身体内。

    那样的话,他就算不死,也得掉一层皮。

    “那怎么办?”汪轩对我问道。

    “我来处理就好了!”我挥了挥手说道。

    说完之后,我看了看门上的小广告,在大门的右下方找到了一张修理下水道的小广告,将它撕了下来。

    这样一来,这个简易的聚阴阵就报废了。

    但是这个聚阴阵形成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他家大门之上聚集的阴气也不算是少了,所以,我得将这些阴气泄掉。

    原本这个聚阴阵已经废了,不需要再管,门上的阴气慢慢的就会散了。但是既然被我碰到了,那就一次把门上的阴气全部散了吧。

    我从包里拿出一串赤阳挂珠递给了汪轩对他说道:“挂在胸口!”  汪轩接过挂珠,老老实实的挂在了胸口对我说道:“那……那我老婆呢?”

    我也想给苏娜一串赤阳挂珠,但是她现在的情况非常的糟糕,她身上可有血煞鬼婴,这赤阳挂珠不但帮不了她,反而会激怒那鬼婴,让苏娜死得更快。

    “她是女人,她没事儿!”我撒了一个慌说道。

    她现在的确不怕这些阴气,因为她身上可有着一个比这些阴气更恐怖的血煞鬼婴。

    “哦!”二人应了一声之后,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拿出了朱砂墨及毛笔,在那张被我撕掉的小广告位置开了一个泄气口。

    “散!!!”

    当我“散”字的最后一笔提起的时候,一股阴风顿时刮了出来,卷起地上的尘土化成小小的漩涡向楼梯间飘散而去。

    “好了,没事儿了!你们有空的时候把门口的这些小广告全部清理干净吧!”我见阴气都散干净了,对他们说道。

    “谢谢你!小常天师!”汪轩似乎现在相信我的能力了,对我也恭敬了一些。

    “行了,进家吧!你夫人的事儿才是大事儿,我要单独和你谈谈!”我指了指他家的门对他说道。

    “好!请进!麻烦你了!”汪轩掏出了钥匙开门,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小……常天师!我老婆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我们进家之后,汪轩着急的向我问道。

    “这个……”我望了望苏娜,见她也一脸期盼的望着我,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没事儿,只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而已,小事儿,会没事儿的!”我当着苏娜的面只好这样说。

    我可不能说他们说,苏娜身上的是血煞鬼婴,她命不久矣!那样话,苏娜一听,直接就吓死过了,到时候算谁的?

    苏娜二人闻言,顿时紧张的向我问道:“啊?是什么东西啊?怎么办啊?”

    “那个……没事儿的!小事儿,我爷爷说了,让我先来你家看看,完了他会亲自来帮你们处理的!这不,我一来,就发现了大门上的‘聚阴阵’!”我装出一副很轻松的样子说道。

    说实话,我的心里现在并不轻松,因为我看见苏娜脸上的那些血丝越来越粗,而且蠕动得也越来越快了。所有的征兆都表示,那个血煞鬼婴已经成形了,很快就要出世了。

    我根本没有降服它的把握,虽然我空有很多理论知识,也有十方方士的灵力,但是想要降服“血煞鬼婴”,那可是远远不够的。

    再说,这又是我第一次做事儿,所以,我的心中也是忐忑不安的。

    但是在事主面前,我再忐忑也不能表现出来,否则,人家事主不但不会相信我,还会更加害怕。

    “那……刚才你说要单独我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汪轩对我问道。

    “哦,她身上的东西不厉害,但是这东西或许是你引来的,所以,我得找你单独聊聊!”我说了一个慌。

    其实我这也不算是说谎,这个东西的起因就是怀孕,苏娜一个人可没办法怀孕,说这东西是汪轩带来的,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没有错。

    “啊?我带回来的!?怎么可能啊!”汪轩闻言,顿时大叫道。

    “我只是说或许是你带回来的,我得先帮找出那个东西的来历不是吗?”我说道。

    “那你爷爷什么时候回来啊!?”苏娜着急的向我问道。

    “这个……我能先和这位汪大哥聊聊吗?”我对苏娜说道。

    “额……好吧,那我先去卧室!你们聊!”苏娜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之后,她和汪轩说了几句话,让汪轩给我洗水果什么的,然后才走进卧室去了。

    “坐吧!我们坐下聊!”我指了指他家的沙发说道。

    汪轩闻言,坐了下来,然后对我说道:“小常天师,你刚才说我老婆身上的脏东西是我带来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降低了声音对他说道:“汪大哥,在我给你说之前,我有两个要求,你必须要先答应我,我才会将你老婆身上的东西详细地告诉你!否则,你们愿意去医院,或者愿意找其他人看,你随意,我随时可以转身离开,而且不会要你们家一分钱。”

    汪轩闻言,楞了一下,说道:“你请说,什么要求啊?”

    “首先,从现在开始,我们之间必须得小声的交流,不管你听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咋呼,不能让你老婆听见我们说的话!”我低声的正色说道。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让我老婆听见啊?”汪轩疑惑的望着问道。

    “这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你好!你答不答应吧?不答应,你就另请高明!”我严肃的说道。

    “好!我答应!”汪轩降低自己的声音。

    “其次,我一会儿告诉你的东西,如果你觉得我是在骗你,你不接受,那你就轻声告诉我一声,我转身走了就是!我再次重申一下,我不收你们家一分钱!”我说道。

    “我老婆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汪轩敏感的意识到了什么。

    “你答不答应吧!?”我冷着脸问道。

    “答应!答应!你快说,我老婆到底惹上什么脏东西!?”汪轩连连点头之后说道。

    我见他又提高了音量,瞪了他一眼,他便立即意识到了,然后马上小声的对我说道:“我老婆的病是不是很严重啊?”

    我点了点头!

    他见我点头,然后紧张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低声的说道:“有多严重?”

    “如果不采取措施,她活不过今天晚上!”我低声的说道。

    “啊!??什么!!”汪轩大声的喝道。

    我见到他的样子,我站了起来,转身就准备开门离开!

    其实我也是做做样子而已,我也没有真想走。

    汪轩见我要走,立即拉住了我,他的眼眶中也泛起了泪水,低声的对我说道:“别走啊!常天师,我错了!她……她现在……现在可是能吃能喝,能蹦能跳的,怎么就会活不过今天晚上呢?”

    “我说过,让你别咋呼,你信就信,不信就不信,我不勉强你!如果你不信,你可以找其他的人来看!”我低喝道。

    “我……你给我说说,说说!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汪轩说话都有些磕巴起来。

    “她身上的东西叫做‘血煞鬼婴’!相当厉害!如果不及时处理,那东西不但会害死她,还会祸及你家里的所有人!”我又一次坐了下来,轻声的对汪轩说道。

    “血煞鬼婴?那是什么啊?”汪轩问道。

    于是,我把这东西形成的过程,以及它的厉害性告诉了他,并且我告诉他,这鬼婴已经成形,很快就要出世了。那东西出世之时就是她老婆命丧黄泉之时。还有,就在那东西出世之后,就会对他们家人下手,直接它吞噬足够多的血气。

    “我……”汪轩听完我的话,有些呆愣了,似乎是被吓到了。

    “反正你老婆,我爷爷都说,无能为力了!但是我们可以想办法阻止那东西继续祸害你的其他家人!你考虑一下吧!”我说完之后,就靠在了沙发上,不再言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汪轩也坐在沙发上呆愣愣的自语起来。

    我也没有去打搅他,这样的事儿,换着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我得给他一些时间。

    过了好一会儿,起码有十分钟,汪轩似乎才缓过神来,他向我问道:“常天师,我老婆这大半年来没有去过你说的那种地方啊,怎么会呢?你是不是算错了!?”

    “你确定?”这次轮到我不信了。

    如果她不去那些地方,她体内的灵胎怎么会被那些脏东西给夺了去,然后又一不小心流产了,导致这血煞鬼婴的形成。

    “我确定,自从我老婆怀孕之后,她每天都是上班下班,两点一线,没有去过火葬场什么的!”汪轩点了点头说道。

    那就奇怪了,这大城市中,除了那些地方,其他地方人气都很旺,一般不会有什么脏东西敢在这大城市中游荡。

    “对了!我半年多前,遇到过一件怪事!是不是与那件事儿有关啊?”汪轩一拍大腿,对我说道。

    “什么事儿,你说说。”我赶紧问道。

    汪轩的屁股挪了挪,向我这边靠近了一些,对我说了起来。

    他说,他是一个跑出租车的,关于这一点我是知道的,因为之前苏娜就给我介绍过了。

    他半年多前,有一天晚上凌晨一点多,他都准备收车了,在路过火车站的时候,有一个客人拦住了他的车,然后说要去殡仪馆,看样子是从外地奔丧而来的,他也没有多想,就载着那人去了殡仪馆。

    到了之后,那个客人匆匆的付钱就下了车。那个客人下车之后,他也调头准备回家。可是,他刚从殡仪馆的大门出来,转个弯就见到一个长发的女人站在路灯下招手。

    当然他还纳闷,这地儿阴森森的,怎么这个女人的胆子这么大,敢一个人出来。

    有人招手,他作为出租车司机,自然就得停车,否则要是有人投诉他拒载就麻烦了。

    对于那个女人,汪轩说,他没看清楚她的脸,她的头发很长,而且就那么散披着,挡住了她大半边脸。

    那个女人上了他的车,坐在了后座之上,只是对她说了一句:“去市区!”

    汪轩说,他当时应了一声,然后觉得这气氛有些不舒服,还刻意的没话找话的向那个女人问:“妹子,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可是那个女人没有回答他的话,他通过倒车镜看了一下,只见那个女人在掩面轻轻的抽泣。

    当时,汪轩业觉得有些吓人,又对那个女人问了几句话:“妹子,你怎么了?”等等。

    但是那个女人却只是掩面低泣,不理他,最后他又继续问了几句:“是不是和家里人吵架了”之类的。

    而后座上的女人最后说了一句:“你开你的车,我跟着你走就是了!问什么问!”

    当时,汪轩就觉得她这话有毛病,什么叫“我跟着你走就是了!”

    但是,汪轩当然又想,大概对方的意思是,她坐汪轩的车,自然是跟着汪轩走。

    于是,他又问了一句:“妹子,请问你到市区哪儿啊?”

    “到了市区我就下!”后座上的女人带着哭腔回答了他一句。

    之后,汪轩也没有多想,就拉着那个女人往市区走。

    就在快要到市区的时候,汪轩停车等红灯,旁边也来了一辆出租车,是汪轩跑出租的同行,二人很熟,于是汪轩就摇下车窗和那个司机聊了起来。

    “哟,这大晚上的生意不错啊!你不怕超载罚款啊!”汪轩说,旁边的那个司机当时对他是这样说的。

    可是他的车上就拉了一个女人啊,怎么会超载呢?

    当时汪轩就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旁边的座位,又看了看后座。这一看,他当时就吓得亡魂皆冒,因为后座上的那个女人没了……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写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