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 女频 关注:13 内容:157

镇魂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镇魂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栋凶宅。

    民间所说的凶宅,指的是房子里面有人横死,自杀,导致阴魂不散,占据阳宅纠缠不休。活人若是住了进去,定然会阴阳相冲,轻则疾病缠身,终日恍惚,重则影响运势,最后导致飞来横祸。

    今天所说的这栋凶宅,里面却没有鬼,而是住着一具白毛老僵尸。

    那天有一个失魂落魄的年轻人进了店,他眼神涣散,眉心发黑,很明显是被什么脏东西给冲着了。直到看见我之后,才勉强笑了一声,说,老板,会不会抓僵尸?

    我指了指阴阳店铺的牌匾,说,本店不但抓僵尸,还抓厉鬼,驱邪祟。不过你得先说出你的故事来,我也好对症下药。

    年轻人叫周平,名牌大学毕业,是平山县白羊口村的村书记,典型的新时代大学生村官。

    前段时间,白羊口村要建造一个老年人活动中心,看中了村口的一片空地。可偏偏那片空地上却有一栋古怪的房子。

    这房子全都是石头建造,没有门,也没有窗户,左右窄,前后长,密封的严严实实,犹如一栋大号的棺材。

    当地的老人们都说,别看房子长得丑,可里面却压着一具老僵尸。这老僵尸浑身白毛,铜皮铁骨,最喜欢吸人鲜血,食人魂魄,若非有这栋房子镇着,怕是就没这个村子。

    周平自然是不信这些的,蓝图规划好之后,就带着推土机准备平了这栋宅子。

    谁成想房子还没平,原本晴朗的天气就变得乌云盖顶,暴雨倾盆。施工队被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淋的狼狈不堪,忙不迭的在棺材房旁边躲避,可刚刚靠近房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打声。

    大家顿时奇怪了,要知道这老房子里面多少年都没住过人了?连门子窗户都没有,怎么会有人在里面敲打?于是大家不顾倾盆大雨,商量着要破开墙壁看一看,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就被一个气喘吁吁的老头给拦住了。

    老头是村里最年长的人,起码也有九十多岁。他被几个小伙子从车里扶下来,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说,慢着!这房子你们谁都不能动!

    周平对老人还是很尊敬的,他急忙给老人打上一把伞,说,老爷子,这地方天冷雨大,您不好好在家待着,在这干嘛来了?

    老爷子怒气冲天,说,我要是不来,整个村子都得被你们给霍霍了!回去!赶紧给我回去!

    周平是外地人,压根儿就不知道这栋棺材房的传说。听老爷子这么说,他还有点不以为然,认为这是迷信。但架不住老爷子态度强硬,坚决反对。

    再加上大雨倾盆,大学生村官也不愿意让大家冒着雨干活,就寻思着先哄走老爷子,明天再说。

    老爷子别看年纪大了,可一点都不糊涂,周平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于是他语重心长的跟大学生村官说,孩子,你别不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你要真想拆这个房子,先听我说说这房子的来历行不行?

    反正大雨倾盆,大家也干不了活,而且周平也喜欢听老人们讲些老一辈的故事,于是就答应了。却不成想这故事的精彩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说的是百年之前,大清王朝摇摇欲坠,各地天灾人祸不断,兵凶战危,人们过的是民不聊生,苦不堪言。

    俗话说的好,盛世太平乱世妖。那时候的大清王朝国运动荡,气运低迷,自然就滋生了无数妖魔鬼怪。其中在村子周围,就不知道在哪个坟疙瘩里钻出来了一具白毛僵尸。

    这白毛僵尸刚出来的时候就猖狂至极,昼伏夜出,袭击村中的鸡鸭牛羊。后来可能是想换换口味了,就又开始循着阳气扑击活人。

    村民们是忍无可忍,只好拉开架势跟白毛僵尸硬干。就为这事,老村长没少往附近的县城里跑,请来的阴阳先生也是一个接一个。

    可偏偏那白毛僵尸却凶悍的很,阴阳先生死了三四个,愣是没损害白毛僵尸的一根汗毛。村民无奈,只好拖家带口的准备搬家。任凭这白毛僵尸闹腾下去,于家庄子迟早要被霍霍成鬼村。

    虽说外面世道艰难,总好过在这提心吊胆。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老乞丐。这老乞丐衣衫褴褛,满头灰白的头发犹如杂草,只有一双眼睛明亮的很。

    老乞丐一进村,就看见村民们愁眉苦脸的收拾东西,于是急忙问村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全村人都在收拾东西?

    老村长倒是心热,说,老头,您若是去辽州讨生活,最好要绕路走。前面的林子里出了个白毛僵尸,即便是白天也敢扑击活人,大家都是活不下去了,才不得不离家出走,另谋生路。

    老乞丐一听说闹僵尸就笑了,说,老村长,一具僵尸而已,犯不着让大家抛却家业吧?

    却说这老村长也是见过世面的,他看这老乞丐虽然衣衫褴褛,可是精神矍铄,眼神清亮,腰杆犹如标枪一样挺的笔直,心中就断定他不是一般的乞丐。

    于是老村长就说,先生若是能铲除了这个妖孽,我们全村人都感激不尽,您老想要多少钱,我们砸锅卖铁都会给!

    老乞丐笑着说,砸锅卖铁倒是不用。只不过我流浪至今,虽说生活逍遥自在,却也漂泊无依。若是我能解决这具白毛老僵尸,就让我定居于此,如何?

    老村长一听这买卖划得来,这老乞丐想要定居在这,左右不过是给他找一块平地,再让全村人修个房子就是了,比起之前那些阴阳先生狮子大开口来说已经是便宜的不能再便宜。

    而且老乞丐若是真有本事,村子里多了这么一尊大神坐镇,以后的妖魔鬼怪谁还敢来闹事?

    于是老村长满口答应,拍着胸口保证,若是真能铲除这个妖孽,村里的房子随便你挑!

    老乞丐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他说,僵尸长白毛,乃是世道混乱,邪气滋生所致,用寻常降服僵尸的手段未必管用,若想真正的一劳永逸,须得用棺材房。

    何谓棺材房?就是挑选地脉稳定之地,建造一座石头房子。这房子左右窄,前后宽,就如同一口放大了好几倍的棺材一样。

    最主要的是棺材房周围无门无窗,只留下一个屋顶不许封死。屋内再放一口朱红棺材,里面放上软尸香。

    僵尸以棺材为家,看到这栋房子之后定然会跳进去,房内有棺,棺内又有软尸香,必定让僵尸钻进棺材享受。

    这软尸香对僵尸来说就像是麻醉剂一样,能让僵尸贪图享受,麻醉自身。等天亮之后,再找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跳进去,一盆黑狗血当头泼下,先坏了白毛僵尸的根基,再钉上棺材盖,封死棺材房,就算是万事大吉了。

    村民们对白毛僵尸是恨之入骨,听乞丐说的靠谱,就摩拳擦掌的开始跟白毛僵尸干架。还别说,这老乞丐的方法真的很管用,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白毛僵尸给引进了棺材房里面。

    当时村民们饱受其害,眼看治住了这具白毛僵尸,一个个拎着火把煤油,嚷嚷着要把这东西给烧了,也算是为死去的那些村民报仇雪恨。

    但是那老乞丐却急忙拦住了村民,说,此事万万不可!若是点火,白毛老僵尸的身体固然会化为灰烬,但是这东西身上的邪气却不是寻常火焰能烧干净的。若是邪气逃逸,周围的坟地定然大受影响,难免会滋生其他邪祟。

    老村长这下害怕了,急忙问应该怎么办。

    老乞丐说,我用子午阴阳符镇住房顶,再用桃木埋设在周围八个位置,形成阴阳八卦之势。这样阴阳交替,生气流转,当能逐渐消磨掉白毛僵尸身上的邪气。等百年之后,邪气消散,房屋就会自然崩塌,到时候只需收敛棺材里的骸骨就可以了。

    老村长对乞丐的话深以为然,于是又盖起围墙,把宅子设为禁地,并且嘱咐村中老小,谁也不许靠近这里。

    从那以后,棺材房就算是荒废了起来,即便是有村中顽童淘气靠近,也被家里大人抓回来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再也不敢去了。

    时光荏苒,匆匆忙忙,眨眼间已经是百年以后了,到了现在,凶宅已经成了村子里的传说,除了少数上年纪的人,谁都不认为这是真事。只不过那栋老宅子远在村外,也碍不着别人的事,才一直留到了如今。

    我听完周平所说,就叹了口气,现在很多人都对老一辈的故事和传说不以为然,认为那是老古董,是封建迷信,就应该随着岁月埋进棺材里面。

    却不知传说之所以是传说,其实很多都是根据事实来的。

    于是我问周平,你是不是偷偷带人平了那栋棺材房?

    周平苦笑了一声,说,平了,干嘛不平?可谁能想到老爷子说的压根儿就不是故事!是事实!那个白毛僵尸已经爬出来了!

    按照周平的说法,老爷子不能得罪,但是老年人活动中心也必须得盖起来。所以他只能选择在晚上动手。

    那天晚上,他带着七八个人砸开了棺材房,准备让挖掘机进来的时候,还真看见了里面有一口褪了色的大棺材。

    于是周平心里立刻就咯噔了一下,难不成老爷子说的故事是真的?

    漆黑的夜,呼啸的风,诡异的棺材房和不知道多少年的破棺材,就算周平天生不信邪,也难免心中有点犯怵。

    于是他也没敢打开棺材,招呼几个人把棺材抬起来放车上,准备明天找个地儿直接埋了就是。

    不成想那口棺材看起来虽然普普通通,但是分量却着实不轻。四五个小伙子卯足了劲儿想要抬起来,破棺材却纹丝不动。

    大家直叫邪门,于是有人出主意,弄了一根绳子拴在棺材上,外面的推土机加大马力,想要愣生生的把棺材给拽出来。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发现门外影影绰绰,绿光闪闪,用手电一照,竟然是无数只毛色杂乱的野猫。

    那些野猫也不怕人,就这样迈着猫步轻盈向前,它们站在棺材房外面,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大家。

    我听到这的时候忍不住打断了周平的话,问他,那些野猫是不是黑色的?

    周平点点头,说,没错,都是黑色的,当时我还奇怪,哪里冒出来这么多黑色野猫?

    我又问,黑猫的耳朵尖,尾巴尖,还有四只爪子,是不是都是白色的?

    这下周平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又点了点头。

    我叹了口气,说,这哪里是什么野猫?这分明是游荡在周围的孤魂野鬼,被棺材房里的散逸的邪气所吸引,聚拢在这了。

    这种猫被称为邪猫,白天是看不见的,只有在阴气很重的晚上才能出现。若在平时,邪猫看见人一般都是绕着走,不敢轻易招惹,但棺材房里的邪气散逸而出,引的邪猫们踌躇不定,跃跃向前。

    周平这群人也是愣头青,看见这么多猫凑过来,抡着铁锹和棍子就驱赶。可是那些黑猫根本就不怕人,反而还对着他们呲牙咧嘴。

    个别急眼的邪猫甚至还弓起身子,浑身炸毛,朝施工队的脸上扑去。

    施工队的一个小伙子猝不及防,被一只壮硕的邪猫扑到了脸上,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扣下来,饶是如此,锋利的猫爪也在他脸上留下了几道深深血痕。

    这下见了血,更是引的邪猫蠢蠢欲动,向前扑击。周平他们毕竟人少,被这群发疯的邪猫一顿抓挠,全身都是血痕,不得不狼狈的退了到了车里。

    说到这的时候他还给我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分别在肩膀,胳膊,还有后背。他脱下衣服的时候,我看到伤口上淤黑一片,隐约间还冒着黑气,更是断定了心中所想。

    这是被阴气伤了,若是不能拔出阴气,轻则三五年内运势低迷,诸事不顺,重则疾病缠身,一辈子都多灾多难。

    我没有急着跟周平看伤,而是问他,那口棺材怎么办了?

    却说周平他们毕竟人少,左右遮拦,却还是落得满身是伤,几个小伙子招架不住,呐喊一声钻进车里就跑了。

    他们这一跑,周平也没辙了,留他一个光杆司令留在这里喂猫啊?于是他也没多想,一头钻进村委会的小皮卡里,一踩油门,撒丫子就跑。临走的那一刹那,他还听到了棺材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这一跑,就真的出事了。

    大家应该都知道,人死之后停尸,是不许猫狗接近的。为的就是防止诈尸这种现象。

    更何况棺材里面还真藏着一具白毛老僵尸,这下邪猫贪恋邪气,聚拢在那里不肯离开,棺材里的白毛僵尸不诈尸才怪!

    当天晚上,村子里就鸡犬不宁,猫叫遍地。有人披着衣服打着手电往外看,却看到无数黑猫簇拥着一个身材高大,全身白毛的男子正在街上往来游荡。

    那白毛男子全身僵硬,犹如厉鬼,被手电筒光照射的时候还冷冷的回过头来,吓得那人屁滚尿流,毫不犹豫的钻进了房子里面,锁死了门窗再也不敢出来。

    周平自知闯了祸,也没敢出门,隔着窗户,他还能听见村子里鸡飞狗跳的乱成一团,狗叫声,猫叫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女人笑声。

    反正这一夜之间,彻底颠覆了周平往日的世界观。

    好容易挨到天亮,周平才匆匆忙忙的去了老爷子家,这一去,自然免不了一顿臭骂,还被老爷子气得用拐杖在身上砸了好几下。

    但事已至此,就算是砸死周平也没多大用。昨晚那只白毛僵尸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了。

    关键时候还是老人家顶用,他一边召集大家先离开村子避一避,又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才让周平去石家庄找两个人,一个叫何中华,另一个叫张无忍。

    这两个人也是店铺的两位老板。

    周平说到这的时候,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椅子上,他摊摊手,说,反正事就是这么个事,老爷子说了,我要是能把二位请回去,自然能一切安好,若是请不来两位,于家庄子怕是要整体搬迁了。

    我笑了一下,说,您要找两位老板还真不行,他俩昨天刚刚动身去了新疆。不过您若是信得过,我就替他俩跑一趟,怎么样?

    可能周平见我年轻,眼睛里满是怀疑的神色。我知道若是不拿出点真本事来,人家未必看得起我。

    于是我说,这白毛僵尸的事其实也不算多难。这东西本是秉着天地邪气所生,何谓天地邪气?乃是国运低迷,动荡不安所生。世道越乱,这东西就越强。

    但现在您看,咱们国家平安稳定,国运昌隆,就算有什么邪气也得被压的抬不起头来。再加上这白毛僵尸被镇压了百年,又被泼过黑狗血,早就伤了根基,想拿它也不是没办法。

    周平听我说的头头是道,于是就咬着牙一拍大腿,说,行!那就麻烦大师走这一趟了!

    抓僵尸是一门手艺活,自古以来,茅山,湘西赶尸匠,还有御尸钟家是其中翘楚,不管是僵尸,邪尸,还是百年尸魔甚至尸王,在他们手里都讨不到好去。

    我虽然不属于这三个流派中的任何一个,但却是经过张无忍和何中华亲自传授的,一本镇邪笔记也是倒背如流。

    这白毛僵尸就算厉害,也未必收拾不下来。

    于是我吩咐周平,要他去找九只黑狗,最好是那种体格凶猛,双眼泛红的大型犬。再准备九条锁链,锁链上缠绕一根红绳,放在车上备用。

    黑狗是用来驱散邪猫的,要知道那些邪猫虽然体积不大,但胜在灵巧,浑身阴气,若是用人去驱赶,难免会出现什么问题。

    缠绕着红绳的锁链又有一个名堂,叫捆尸索,是专门用来困住白毛僵尸用的。

    有了这些东西,再加上阴阳店铺里留下的一面铜镜,一根短棍,一叠画满了黑色符文的黄裱纸,足以应付一只刚蹦出棺材的白毛僵尸了。

    于家庄子在太行山深处,位于山西和河北的交界处。是典型的深山贫困小村。村子里的年轻人抵受不住贫穷寂寞,纷纷去了大城市打工。留在这的基本上都是老弱妇孺。

    我坐着周平的小皮卡进村的时候,村子里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只有几只懒懒的黑猫在街头上游荡,看见我们的车子进村,还示威性的对我们张牙舞爪,然后一头翻过低矮的围墙,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的脸色逐渐凝重起来,现在才是午后,邪猫就敢大摇大摆的在村子里游荡,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兆头。

    昨天晚上邪猫拜尸,老僵游街,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凶兆中的凶兆,所以周平就找了个借口,遣散村民,专门给我腾出空来降服这只白毛僵尸。

    虽然村子里少了一点人气,但这样却正好让我施展身手。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让周平把九只黑狗从车上搬下来,绕着被拆开的棺材房摆了一圈。那九只黑狗凶悍的很,在笼子里上蹿下跳,还抽冷子想要给周平来一口,气得周平拿着棍子探进笼子里乱打了一气,才算是消停下来。

    我们办这些事的时候,周围已经聚集了四五只黑猫。这些黑猫真如我所料,全身漆黑,只有尾巴尖,耳朵尖,还有脚尖露出了一点白毛。

    它们的目光很不友善,看到笼子里黑狗的时候,还呲牙咧嘴的低声咆哮,更有胆子大的邪猫跃跃欲试,想要挑衅笼子里的黑狗。

    周平骂了一声,这群黑猫真他娘的成精了!等这件事了解之后,村子里谁也不许养猫!都给我养狗去!

    现在天还没黑,所以我也没理会邪猫。而是自顾自的招呼周平从车上搬下来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了一个香炉,一面铜镜,还有一串招魂铃。

    我对周平说,现在太平盛世,邪祟不生,这只白毛僵尸也没有以前那般厉害。昨天晚上僵尸游街,其实就是在邪猫的带领下寻找邪气。

    一般来说,越是心术不正的人,身上邪气就越重,这种人往往是第一个被僵尸咬死的。一旦僵尸见了血,补了邪气,就会凶性大发,再也难以制服它了。

    说到这的时候,我话锋一转,说,你们村子里谁最坏?

    周平回答的很快,说,谁最坏?当然是于瘸子那个泼皮了!这王八蛋白天调戏上学的小女生,晚上喝多了就去刘寡妇家骂人,平日里偷鸡摸狗,打架斗殴,就连七十岁的老人都敢一个耳光抽过去!当真是头顶长疮,脚底流脓,坏透了!

    每个村子都有几个坏东西,于瘸子就是于家庄子里最坏的那个。这人要说大奸大恶也算不上,但不管走哪里去都会招人厌恨。

    我一听还真有这么一种人,心中顿时乐了。于是我说,你代我去于瘸子家走一趟,去拿一件他随身的东西。衣服鞋子都可以。

    这件事对周平来说小菜一碟,当下就匆匆离开,片刻之后就拎着两条脏兮兮的裤子回来了。

    这两条裤子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洗了,上面散发着一股发霉的馊味。我让他把裤子扔在地上,又点燃了引魂香,放好捆尸索和镇邪符,就开始坐在桌子后面闭目养神。

    引魂香一点燃,周围的邪猫顿时围了过来,惹的那些黑狗上蹿下跳,汪汪大叫。周平可能是听的心烦,起身就想喝止一下,不成想那些邪猫却在这个时候纷纷偃旗息鼓,缓缓后退。

    我猛地睁开眼睛,低头看了看桌子上的阴阳罗盘,今天这事,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以前我见过何中华抓僵尸,他就是用心术不正之人的贴身衣物作为引子,再横七竖八的布置了十五条捆尸索。

    僵尸一般都是循着气息扑人,自然会被污秽衣物所吸引。这一扑过去就会被捆尸索缠住,到时候用镇尸符贴在僵尸头顶,就算是万事大吉。

    可是今天我按照同样的步骤来抓白毛僵尸,怎么却不见了僵尸的踪影?难不成于瘸子并不是周平所说的那种心术不正的之人?

    我看周围的邪猫们蠢蠢欲动,呲牙咧嘴的不怀好意,再朝黑暗中看去,影影绰绰的也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忽然间我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顿时急了,说,老周!放狗!

    狗笼子上早就做了手脚,只要一拉绳子,笼子就能打开。听到我招呼,周平毫不犹豫的一扯绳子,那些黑狗见笼子打开,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黑狗和邪猫乃是天敌,见了面就会死掐。十只恶狗顿时跟几十只邪猫战成一团。我看出机会,手里拎着短棍,穿过混战的猫狗,朝外面扑去。

    我去的地方是于瘸子的家,周平说了,于瘸子好吃懒做,村子里最破的房子就是他住的地方。只不过昨天晚上有僵尸游街,于瘸子才吓得不敢回家。

    若是白毛僵尸没被引魂香吸引过来,定然去了于瘸子家。

    于瘸子家很好认,低矮的围墙,土坯的房屋,里面黑乎乎的也没开灯。我靠近的时候还有两只黑猫从墙上窜下来想抓我的眼睛,却被我抡着短棍打的惨叫一声,落荒而逃。

    我也没去追黑猫,而是踹开木栅栏,手电筒直接就照了进去。

    这一照进去,我才发现于瘸子家的正屋房门大开,一个浑身白毛的男子正背对着我穿衣服。只不过他动作僵硬,上衣的褂子穿上了,却没办法穿上裤子,只好用锋利的指甲把裤腰开的很大,然后套在了腿上。

    可能是感受到手电筒的光束,这个白毛男子转身朝后看了一眼,然后对我咧嘴一笑。

    就是这一笑,吓得我几乎魂飞魄散,脑子里立刻想起了张无忍给我说的一件事。

    张无忍说过,僵尸是人死之后留下的躯体,就算是诈尸了,那也只是循着阳气扑人。就算是尸王浑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说白了也就是一个没有智商的东西。

    以后咱们店里接活,遇到尸王也不打紧,但千万别碰两种僵尸。

    一种尸体叫鬼尸,乃是尸魂一体,是人死之后怨气不散,郁结在胸中导致尸体不腐。这种尸体亦尸亦鬼,最是难缠。若是没点本事,最好先收手,召集人手一起上。

    另一种僵尸叫活尸,活尸这东西其实并不算多厉害,而且还轻易不出现,但若是遇见了,就说明世道乱了。圈子里有一句话说的好,叫:人脱衣,尸穿裤,活人哭,死人笑。

    一旦发生这种事情,主大凶,残人命。道行不深的驱魔人都要绕着走。

    眼前这只白毛僵尸不但船上了裤子,还他娘的对着我咧嘴一笑,不就是张无忍跟我说过的活尸吗?

    一瞬间,我脑门上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不是说我害怕活尸,而是一旦出现活尸,就意味着天下大乱,邪祟横生。

    却说那只白毛活尸对我咧嘴一笑之后,就穿着裤子从屋里直接冲出。我想都没想,顺手把短棍插在腰间,却横起了捆尸索,直接封住屋门。

    当时我还咬牙切齿的想,就算我妖魔横生,天下大乱,我也得先收拾了这东西才行。阴阳店铺的招牌在圈子里那是响当当的,可不能砸在我手里。

    不成想这白毛活尸力大无穷,虽然被我的捆尸索给拦在了屋子里,却后退一步,直接撞开土坯房,给房子硬生生的开了个大洞。

    我没料到白毛僵尸竟然还有这一手,劈手就扔出了一个玻璃瓶。瓶子砸在白毛僵尸的背后瞬间破裂,流淌出来的液体就像是硫酸泼在人身上一样,发出哧啦哧啦的声音。

    瓶子里面装的是融尸水,是湘西赶尸匠的专用。这玩意儿是用化学物质配合尸王身体里提炼出来的尸液所制造,一旦遇到死而不腐的肉体,就会产生剧烈的化学反应。

    融尸水的威力巨大,但副作用也不小,因为它只能融化尸体,却不能融化僵尸身上的煞气。

    一旦那些煞气没有了尸体作为承载,就会漫无目的的四下扩散,清理起来很是麻烦。

    那时候我打定了主意要抓住这只会笑的僵尸,就算不能活捉,起码也得打它个半身不遂。

    谁成想那白毛僵尸虽然后背哧啦哧啦的冒着白烟,融化的尸液散发着恶心的腥臭味。可偏偏却脚步飞快,一纵一跃之间,就已经冲出了院墙,直接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声,正要追上去除了这祸害,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周平的一声惨叫。

    白毛僵尸抓的到抓不到不要紧,但是周平可千万别有什么三长两短,于是我也顾不得去追白毛僵尸,而是火急火燎的朝周平的方向跑去。

    一边跑还一边想,那些黑狗性格暴戾,凶猛无比,有它们在这,想来邪猫也翻不起什么风浪来,可究竟还有什么让周平惨叫出声?

    一路跑去,到处都是伤痕累累的邪猫。它们终究抵挡不住黑狗的凶悍,被追的上天入地,狼奔兔脱。

    甚至还有一些邪猫被吓破了胆子,慌不择路之下竟然撞到了我面前,被我飞起一脚,直接踹进了墙角里。

    邪猫通灵,知道我不好惹,,瘸着腿就往村外跑。我也没理会它们,三步并做两步已经跑到了棺材房门口。

    门口的空地上一片狼藉,腥臭的血液和死去的黑猫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原本摆放整齐的桌子已经翻了,引魂香被踩灭,摄魂铃也被砸的四分五裂。

    我来不及心疼自己的东西,眼睛一扫,已经看到了蹲在角落的周平。

    周平背对着我,身子不断地颤抖,似乎已经吓破了胆。我也没怪他,毕竟昨天晚上之前他还是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村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于是我耐着性子喊了他两声,想要安慰他一下,然后抓紧时间去追白毛僵尸。不成想周平却背对着我不肯转过身来。

    我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把短棍拿在右手,慢慢的走到了周平背后。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周?

    这一拍他的肩膀,周平才转过身来,不过他的样子却吓得我连连后退,瞬间倒吸一口凉气。卧槽,这才离开多长时间?他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就像是中风了一样,周平口角歪斜,双眼外翻。脸上的肌肉紧紧地扭在一起,连五官的比例都失调了。若不是他穿着周平的衣服,我甚至都不敢相信这就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学生村官。

    而且他神智都似乎不清楚了,嘴里留着哈喇子,傻笑着说,白衣服,白衣服,真好看!

    我当真是又惊又怒,周平这模样,分明是被厉鬼给吸了魂!镇邪笔记上说的没错!活人哭,死人笑,主天下大乱,邪祟横生!

    定然是趁着去抓白毛僵尸的时候,有厉鬼悄悄的摸了进来,恰好遇到落了单的周平。

    今天出的这趟活还真是让我焦头烂额,不但白毛僵尸跑了,甚至还冒出了厉鬼吸人魂魄。事情闹成这样,我必须要承担所有的责任。

    我从腰间的袋子里摸了一下,拿出一块散发着清香的软膏,封住了周平的泥丸宫。

    泥丸宫是道教的说法,佛门称为顶门梵穴,医学上则称为松果腺体。据说是人刚出生,头盖骨最薄弱的地方。

    那只厉鬼就是偷偷破了周平的泥丸宫,吸了他魂魄,被我封住泥丸宫,就会阻止残余魂魄的外泄,若是能及时找到周平被吞的魂魄,当可以让他恢复过来。

    周平被我封住泥丸宫后就躺在地上呼呼大睡,这样倒好,起码不用疯疯癫癫的说那些不着调的话。

    忙完了这一切后,我才拿出手机,拨通了我家老板的电话。

    出了这档子事,已经属于重大事故了,不管如何我都要跟老板汇报一声。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对面的信号不是很好,断断续续的,似乎还有狂风在呼啸,以至于张无忍跟我说话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喊。

    我这人向来干脆,自己既然把事情弄乱了,也不为自己开脱,张口就说,老板,这边出事了。

    张无忍很有耐心,他仔细听完我说的,然后沉默了好久。过了好一会儿,他又问了我一下,确定是僵尸穿衣,死人笑?

    我对自己的这双眼倒是十分信任,所以斩钉截铁的说没错!

    张无忍又说,你解开周平的衣服,看看他肌肤下面,是不是有黑色的血管微微暴露?

    我伸手解开周平的衣服,果然发现他身下的皮肤,有无数黑丝在身上蔓延。那些黑丝其实都是贲张的血管,只不过血管里面的颜色却是黑色。

    当时我就吃了一惊,老张这也太料事如神了?他身在罗布泊沙漠,对这里却仍然了如指掌。这份见识当真是让我钦佩无比。

    张无忍那边沉默了很久,若不是我仍然能听到呼啸的狂风,还以为他那边信号不好断开了。过了好一会儿,张无忍才跟我说,老四,这事既然是意外事故,咱们的责任不能推脱。当务之急不是去抓那只白毛僵尸,也不是追那只吞魂厉鬼,而是先把人救了。

    我说,先救人是肯定的,但是老板,你好歹给我拿个主意?

    张无忍说,现在天才刚黑,你去一趟辛集市,找一个叫做皮革的老头,去跟他借一下招魂幡,你就说是我介绍过去的。

    但是这老头性格比较乖戾,喜怒无常,脾气暴躁,东西不是很好借。但你要是想帮周平,就必须要用他的招魂幡。

    招魂幡其实我们店也有,但既然老板专门要我去一趟辛集,说明那人的招魂幡有独到之处。

    想想也是,周平的魂魄是被不知名的厉鬼吞的,寻常招魂幡哪里能招的回来?至于老板说那老头性格乖戾,却不在我考虑之内,干驱魔人这一行的,救人乃是第一目的,他就算是再不讲理,总不能违反职业道德吧?

    于是我满口答应,说,老板,您放心好了。事情既然是我的疏忽造成的,这事我会办的妥妥当当!

    张无忍那边嗯了几声,紧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杂音,隐约之间,我似乎听到何中华在那焦急的说了一句。依稀是:快点!尸气太浓!他们怕是扛不住了!

    紧接着电话里就是一阵忙音。

    我仔细回味了何中华那句话,然后轻轻摇了摇头。我家两位老板神龙露首不露尾的,经常几个月几个月的不在店里,看他们的机票,还经常跑新疆库尔勒一带,每次回来都伤痕累累,神色郁郁。

    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三年了。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忙些什么,好几次都想仔细问个明白,张无忍却总是意味深长的跟我说,这种事不要问,等我什么时候有资格知道了,自然而然的就知道了。

    其实我在阴阳店铺三年,老张和老何都是把我当亲兄弟来对待的,唯独这一点让我很不满意。要知道我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圈子里的奇闻异事也知道很多,怎么就没资格知道那些事?

    顿了顿,我把这些事抛在脑后,然后把周平背起来,塞进了那辆小皮卡上。发动车子后我就带着他直奔市里。我只有一夜的时间,周平以后会不会变成一个傻子,就要看今晚那个皮革老头愿意不愿意了。

    至于村里的烂摊子,明天再收拾就是了。反正那白毛僵尸被我用融尸水来了一下,估摸着也是元气大伤,轻易不敢出现。

    这辆小皮卡虽然破旧了点,但开起来却动力十足。我把车拐到了石黄高速,踩着油门一路狂奔。没走多久,手机就叮咚一声,一条短信蹦了出来。

    短信上写的是一个地址,还有一张黑白照片。那张照片是一个面目阴沉的老头,他满脸皱纹,额头上绑着一条白布,像是在给人戴孝一样。

    他这幅苦大仇深的模样再配合上黑白的颜色,像极了殡仪馆里拍摄的遗照。

    驱魔人长得奇形怪状的挺多,所以我也没觉得意外,只是记住了那个地址,然后就开车狂奔。

    晚上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很少,我的车技又是出了名的好,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从太行山跑到了华北平原。

    老头名叫田伯,是个做皮革的个体户。辛集是有名的皮革城,就是依靠这一产业,养活了不知道多少人。

    类似田伯这样的个体户其实很多,大部分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但是田伯却跟其他皮革加工户不一样,他主要经营的是人皮。

    在驱魔圈子里,人皮其实有很多用处,不管是驱邪,镇宅,还是引魂,聚鬼,都离不开人皮。一个手艺高超的人皮制造者,更能满足大部分驱魔人所需。

    按照我的推测,张无忍要我借的招魂幡,很可能就是人皮制造的。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 写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