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男频 关注:16 内容:186

    老婆说,家里地方太小,妨碍我发挥。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老婆说,家里地方太小,妨碍我发挥。

    南州国际机场,两名男子从机场缓缓的走出。

    后方一名男子,身材魁梧,腿键步稳,是炎夏战族有名的大将。

    他叫龙五。

    而前方的男子,是龙五的上级,当今炎夏唯一的战神,姓杨名战。

    “十年了,终于回到南州,但再次归来,却是家破人亡!”

    杨战捏住拳头。

    十年前,他加入炎夏龙组,一战成名,名誉天下,封候将相,天下无敌。

    但在半年前,他的姐姐杨嫣打来一个电话。

    电话里面,杨嫣全是悲伤的无助:“小战,他们逼我转让杨家集团的所有股份,如果不是就会打死你的弟弟,小战,虽然你们都是爸爸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但在我心里,你们的生命比我还要重要!”

    半天后,一则新闻震撼了整个炎夏。

    南州杨氏集团的董事长杨嫣为了救亲人,单身赴会,被匪徒折磨了几个小时。

    最后人们在悬崖边上找到杨嫣那具血淋淋的身体。

    杨嫣死了,杨嫣的弟弟杨平活了下来。

    为了救杨平,杨嫣惨死,杨平幸存下来,杨嫣成为英雄。

    但在三个月后,杨平却推翻了所有的说辞,开始指责杨嫣是一个赌徒,杨氏集团早就已经被杨嫣输光了,对方找上门,杨嫣死活不愿意将集团抵押出去还钱,才会遭到匪徒的折磨。

    那天晚上,杨平为了阻止匪徒折磨杨嫣,被打成终生残废。

    杨平不停地曝出杨嫣生前输钱的证据。

    一时间,杨平成为英雄。

    杨嫣成为赌徒,受尽千夫所指,身败名裂,死不足惜。

    也是在那一天,杨平宣布,拜南州李家李步仁为义父。

    李家本来比不上杨家,但杨平拜李步仁为义父后,杨氏集团一夜之间就被李步仁占领。

    杨家瞬间就崩塌,李家成为南州有名的大家族!

    杨战的父亲杨不凡一夜白发,神经失常,变得疯疯颠颠,成为丧家之犬,流落街头。

    姐姐惨死,弟弟叛变,父亲崩溃,家族灭亡。

    当这一切发生时,杨战正在执行最高级的任务,等到他完成任务,带着荣耀回归时,家族已经物是人非。

    “杨平,你这个畜生,枉杨家对你如此好,你却设局陷害你的姐姐!”

    杨战死死地捏住拳头。

    指甲刺破手掌心,鲜血泛流了下来。

    他那双眼睛充满了血丝。

    这把龙五吓了一跳,他跟着杨战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炎夏战神如此的神情。

    杨氏集团在杨嫣的打理下,事业蒸蒸日上,声誉赫赫有名,杨嫣又怎么可能去赌?

    这十年来,杨家与李家相互竞争。

    李家一心想搞死杨家,身为杨家弟子的杨平,在家族出事后,却拜李步仁为父,将杨氏集团拱手让给李家,这其中必有鬼!

    恐怕半年前,就是杨平联合李家,设局让杨嫣上当!

    为了杨平,杨嫣心甘情愿地赴会。

    但杨平却背叛了杨嫣,背叛了杨家!

    “杨平,当初不是杨不凡收养我们,我们还是可怜的孤儿,但你不知图报,却心狠毒辣地折磨你的姐姐,我杨战此次归来,一定要让你死无全尸!”

    杨战一拳轰出。

    嘭!

    身前足有七人合抱大的石柱震荡了起来,石粉不停地坠落。

    四周的男女疑惑地望了过来,不知道杨战想干什么。

    “战神大人,杨嫣的死非常可疑,只要交给我,几天就可以查个水落石出,纵然杨平成为李家的义子,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他,为什么战神大人,你要亲自出马?”

    龙五恭敬地道。

    “欺负我家人者,我要亲手让他们下地狱忏悔!”

    杨战冷冷地道了一句,往外走去。

    轰隆!

    而在此时,那一根石柱瞬间破碎,化成粉末。

    “啊!!!”

    龙五脸色大变。

    四周的男女被吓得瘫痪在地上,眼里全是惊恐。

    …………

    南州有名的上下九步行街。

    这里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无论男女,都是衣着光鲜,珠光宝气,西装革履。

    但在繁华的街头处,却有一名疯疯颠颠的老者。

    他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很久。

    附近的店铺都知道他是南州前首富杨不凡!

    “战神大人,我已经查到,大人你的父亲就在这条街里面。”

    两名男子走入步街道。

    杨战在此时听到了一阵痛苦的叫喊声响起,他下意识地往前逸去,远远的就见到街道尽处围着一大群男女。

    痛苦的叫喊声便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各位乡亲父老,行过走过千万不要错过!”

    “这个乞丐就是南州前首富杨不凡,一个丧家之犬!”

    “半年前,他的女儿欠下了一大笔赌资,被匪徒折磨得生不如死,堂堂的南州大家族杨家早就已经是负债累累!”

    “杨嫣成为人人都不齿的赌徒,她的父亲却还留在人间苟且偷生!”

    “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想不想看我暴打南州首富?”

    一名大汉说着,一巴掌重重地打在老者脸庞上。

    老者被打愣了,抬着头茫然地望着大汉。

    “给我笑!”

    大汉指着老者厉喝一声。

    原本茫然的老者瞬间就露出牙齿,傻气的笑了起来。

    顿时间,四周的观众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各位乡亲父老,你们看得高兴吗?”

    大汉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块已经发霉的面包砸在老者的脸上。

    面包坠落在地上,但老者却发出一阵欢呼声,趴在地上啃着发霉的面包。

    “高兴!”

    四周的男女却没有任何仁慈之心,一个个叫喊着让大汉来更加精彩的。

    “打赏一百元,我让他当街拉屎给你们看。”

    大汉眼里全是得意。

    四周的男女一听就乐了,纷纷掏出钱包要打赏。

    看到这一切,杨战大脑一阵轰鸣,那个衣杉破烂、满脸油垢的老者就是他的父亲杨不凡。

    杨战浑身都在发抖,一步步地走上去。

    “这位公子哥,我看你衣着光鲜,一定是上层名流,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我表演如何欺负南州首富?只需要给我一千元,我就让他表演光着身体与狗大战三百个回合。”

    大汉见杨战文质彬彬的,连忙吹捧了起来。

    “狗东西,你今天将会死得很惨很惨!”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大汉一听,就怒火了。

    嘭!

    杨战一拳重重的轰了上来。

    这一拳砸在大汉的门面上,将大汉打得噔噔噔的后退五步才勉强站稳,大汉鼻子都被打断了,鲜血汹涌而出,他用手一摸,见到鲜血,整个人都在颤抖:“你他丫的敢打我?你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是这条街的王者,这里每个人都要给我交保护费……”

    大汉还没有说完,杨战身影一闪,已经来到身前。

    杨战捏住大汉的手臂,轻轻的一撕。

    啪啦!

    大汉的手臂就被撕断了,鲜血汹涌而出,身前的男女来不及躲避,被鲜血沾上,发出一阵阵惊慌的叫喊声。

    而大汉直接被痛得昏死了过去!

    杨战踩住大汉的伤口,重重的一踩,大汉又痛得醒了过来,像条发疯的狗扑了上来。

    “狗东西,你今天不死得尸骨无存,我就不姓杨!”

    杨战一拳轰在大汉的腹部上。

    大汉痛得抱腹下蹲。

    杨战双手抱住大汉的脑袋,狠狠的一扳。

    啪啦!

    大汉双眼瞪得死死的,但很快就被绝望吞噬,最后一动不动的坠落在地上。

    “啊……”

    四周的男女吓得抱头鼠窜。

    杨战抬起脚板,轻轻的一踩,如同踩死一只蚂蚁般踩碎了大汉的尸体。

    整个街头上惊慌一片,很快一名名青年就涌了过来,他们见到大汉破碎的尸体的,都忍不住呕吐,一名队长强作镇静,厉声道:“你死定了,我们老大你也敢杀?你死定了!!!”

    “龙五,清场,一个都不要留!”

    杨战冷冷的道了一句。

    “是!”

    龙五逸入人群立即展开厮杀,伴随着一阵阵痛呼声响起,一名名混混倒在血泊中。

    而此时的杨战颤抖的来到老者身前。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老者被吓得拼命的往外退去。

    “爸,是我。”杨战声音沙哑的道了一句,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他啪一声跪倒在老者身前:“对不起,是孩儿不孝,在您最痛苦的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

    “我是你的爸爸?”

    老者突然嘿嘿的笑了。

    笑着笑着,老者就欢呼了起来:“我有一个儿子,我有一个儿子……”

    杨战心里火辣辣的痛楚。

    他死死的捏住拳头。

    四周一片死寂,所有的混混都倒下了,龙五恭敬的站在身后不远处,而那些惊慌的男女仿佛明白了什么,站在不远处,对着杨战指指点点。

    “爸,我们回去吧。”

    杨战压抑下内心的悲痛和怒火,拉住老者的手,在众人惊恐而又好奇的目光下,从一个烧烤摊拿了两支鸡翅。

    “烧鸡翅,我中意吃……”

    老者欢天喜地,激动的啃着鸡翅,却又乖乖的跟着杨战往外走去。

    只是刚走到一间店铺,老者却突然指着店铺的墙壁,不停的叫喊着。

    杨战抬头望去,却猛然一震。

    只见店铺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古玩和诗画,而在大堂正中央的墙壁上,却挂着一幅画。

    画里面有四人。

    正是杨战、杨嫣、杨平和杨不凡。

    这正是杨嫣在十年前的作品,那时候杨战刚要远离家门,一家人合拍了一张全家福,随后杨嫣对着相片画了一张相同的画。

    这幅画一直挂在杨家大宅大堂上。

    怪不得杨不凡一直在这里徘徊,原来是因为这一幅全家福!

    “龙五,看着我父亲。”

    杨战道了一句,就朝着店铺走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不要进来!”店铺的老板被吓坏了,他刚见到杨战一脚踩死大汉,心里全是对杨战的恐惧,冲着店小二吼道:“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即给我关门!”

    “是是是……”

    那店小二拼命的点头,却不敢靠近杨战。

    “这幅画,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

    杨战冷冷的指着墙壁上的画。

    “你是看上这幅画了?”那老板脸色都变了:“这幅画是我从杨家得来的,至少也值一百万,你没有一百万,也别想得到它,你要是敢在这里动手,我就立即报警!”

    “这是我姐姐的画作,天下间没有人可以染指它!”

    杨战取下画,颤抖的抚摸着画上的杨嫣。

    那时候,杨嫣只有十四岁,比杨战大一岁,笑得那么的幸福,笑得那么的可爱。

    但杨战再次归来,却人是物非,杨嫣惨死,杨平叛变,杨不凡精神失常,家族灭亡!

    啪啦!

    杨战将画上的杨平撕了下来!

    “你敢撕我的画!我跟你拼命!”

    老板拿起木棍,就朝着杨战扑了上来,当头朝着杨战的脑袋上劈来。

    啪!

    杨战握住了劈上来的木棍,他轻轻的一捏,木棍化成粉末。

    老板脸色苍白,被吓坏了,只能小心翼翼的道:“你……你难道就是画上的人?杨嫣的弟弟?”

    “这幅画,你不配拥有!”

    杨战道了一句,就拿着画往外走去。

    只是刚走出店铺,就见一名名青年大汉涌了上来,领头的是一名充满威严的中年男子。

    “梁爷,你来了?”老板神情激动的走了出来,冲着中年人叫喊:“这个恶徒杀死了丧彪,他还抢走我那幅价值一百万的画!请你一定要为我作主啊。”

    四周的男女在此时全部围了上来,对着杨战指指点点。

    “小子,这里是我管理的地方,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你拿了人家的画,就得给他钱,你杀了丧彪,就得偿命!”

    中年男子充满威严的道。

    “这幅画值多少?”

    杨战问了一句。

    “至少也值一百万,你给我一百万,我就让你带走它,不过我看你应该就是杨嫣的弟弟,能拿出一百万么?”店铺老板眼里全是嘲讽:“杨嫣欠下了巨额的赌资,现在都没有还清,杨家又灭亡了,你这个丧家之犬,能拿出一百万吗?”

    “原来他就是杨嫣那个烂货的弟弟啊?”

    “也难怪他会杀了羞辱杨不凡的丧彪,可这里是南州,杀人就得偿命!”

    “杨嫣那个三八,烂赌鬼一个,欠的钱都没有还光,他这个丧家之犬能拿出一百万?我呸!”

    “曾经的南州首富杨不凡都沦落为乞丐,杨家早就已经破产了,不要说是一百万,连一千元都拿不出来!”

    四周的男女全是嘲讽。

    “我不管你是谁,立即给我放下画,跪下来忏悔!”

    中年人沉声道。

    啪!

    龙五走上前,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中年人脸庞上,在对方发怒之前,拿出了一本红色的本子。

    “我的天啊!!!”

    见到本子上面的字样时,中年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苍白的带着人往外退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杨家的丧家之犬吗?怎么连梁爷都怕他?”

    众人都惊呆了。

    杨战来到店铺老板身前,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银行卡,砸在老板脸庞上:“一百万,我买下它了。”

    “你这个丧家之犬,也能拿出一百万?”老板眼里全是嘲讽,只是当他见到地上那一张至尊牡丹卡时,脸色都变了:“我的天啊,这……这就是传说中,整个华夏只有三张的至尊牡丹卡?我听说它可以从银行里面无限的提取金额,我的天啊……”

    南州杨家大宅坐落在经济发达的铜罗湾,背靠岭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但此时的杨家大宅已经荒芜了,大门上铁迹斑斑,墙壁破败断恒,一个大大的坼字涂在墙壁上。

    这正是杨战生活了九年的家。

    当年他与杨平被杨不凡从孤儿院抱养回来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

    这里有他们三姐弟的欢声笑语。

    站在大门处,往里面望去,杨战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他、杨嫣、杨平三人在院子追逐的情景,只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如今,姐姐惨死,杨平叛变,父亲精神失常,家族破灭!

    “杨平,你这个畜生,枉杨家对你这么好,你却要背叛杨家!”

    杨战捏住拳头。

    直觉告诉他,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这一系列针对姐姐的计划,恐怕早就已经有所预谋,杨平在很早之前就可能被李步仁收买了!

    “李家,不要让我查到,是你派人杀死我姐姐的,不然的话,你们全家下地狱忏悔!”

    杨战眼里全是厉芒。

    “战神大人,我已经查过了,杨家大宅被银行查封了,这几天会进行拍卖。”

    龙五恭敬的道。

    “什么查封了?”

    杨战眉头一皱。

    “禀告战神大人,杨嫣被奸人所害后,杨家的账单就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杨氏集团被曝光大部分股份已经转让出去了,一时陷入资金周转的困境中,银行宣布杨家破产,查封杨家大宅,进行拍卖抵债。”

    龙五小心翼翼的说道,时刻注意杨战的神情。

    “这是我的家,什么时候轮到银行来拍卖?”

    杨战冷笑连连。

    他扶着杨不凡,推开大门就往里面走去。

    “站住!”一阵厉喝声响起,却见几名手执木棍的保安从旁边的门卫室冲了出来,团团围住了杨战等人:“这里已经被银行查封了,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这里是老子的家!”

    杨战往前一踏,眼里全是杀意。

    “你的家?”一名青年走了出来,一眼就见到杨战旁边的杨不凡,眼里全是冷笑:“哟,原来是杨不凡这个丧家之犬,这么说,你就是那个臭三八杨嫣的亲人?”

    啪!

    一阵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青年下意识的捂住脸庞,眼里全是惊讶,他刚刚根本没有看到杨战出手打他,就只觉得眼前一亮,接着脸上就传来火辣辣的痛楚。

    “他丫的,连吴经理他都敢打,兄弟们,抄家伙削死他!”

    一名保安抄起木棍,就朝着杨战扑了上来。

    杨战直接一脚踢上去,踢碎了木棍,嘭一声踢在保安的胸膛上。

    却见保安倒飞而出,足足划出七米多远。

    “我的天啊!”

    其他人都被震撼住了。

    “立即给我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

    杨战冷冷的道。

    众人面面相觑,却不敢再上前,也只有那名吴经理眼里全是怒火,不停的咆哮道:“我不管你是谁,你想拿回这杨家大宅,就去拍卖会,就算你今天用武力抢回来,明天也会有更多的人过来找你麻烦!”

    “杨家的东西,没有人可以抢走!”

    杨战冰冷的道。

    “哈哈……”吴经理大笑:“你以为你是谁?就他丫的一个丧家之犬,这大宅已经被银行查封,至少也值三个亿,你有这个钱么?丧家之犬!”

    “在哪里拍卖?”

    杨战突然问了一句。

    “南州拍卖会!你想闹事就去那里闹,我只负责打理这间大宅的,你跟我嚣张有个毛线用!”

    吴经理冷嘲热讽。

    “这里的一切,你碰都不要碰,半天后,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杨战道了一句,就扶着杨不凡上了车,在龙五的带领下,朝着南州拍卖会开去。

    “吴经理,这个家伙是谁?”

    “应该是杨嫣那个臭三八的弟弟!”

    “杨嫣都死了,杨家早就已经破产了,这个垃圾能出得起三亿?”

    “就他丫的一个丧家之犬,还在我面前嚣张?走,我们看他怎样死!”

    吴经理说着,也带人朝着南州拍卖会赶来。

    南州拍卖会上。

    “又到我们拍卖会压轴的环节了。”主持人神采奕奕的道:“杨家大宅就是今天的压轴大戏,相信大家都很熟悉杨家吧?半年前,杨嫣欠下了巨额赌资,被匪徒折磨而死,身败名裂,遗臭万年,杨家的资产都无法还清她欠下的巨债,银行已经查封杨家大宅,以低价三亿开始拍卖,每次要加价一千万!”

    主持人声音一落,整个拍卖会就沸腾了。

    “杨家大宅坐落铜罗湾,风景优美,地理位置优越,我就是冲着这点来的!”

    “这大宅我要定了,住着南州前首富的大宅,我就是南州的上位者,哈哈……”

    “王兄,你别得意太早,杨不凡这个丧家之犬还没有死呢,你不怕他回来找你麻烦?”

    “就一个丧家之犬,你还怕他会东山再起?我呸!”

    一阵阵冷嘲热讽响起。

    吴经理眼里全是得意,他朝着大厅望去,很快就见到了杨战。

    “这个丧家之犬还挺淡定的,等下就有他哭的了!”

    见到脸色冰冷、一言不发的杨战,吴经理嘴角浮现一丝嘲笑。

    “杨家大宅,现在开始拍卖!”

    主持人的声音落下,整个大厅的男女都激动了。

    “三亿一千万!”

    “三亿三千万!”

    “三亿九千万!”

    这些都是南州的上层名流,基本都与杨不凡有过交情,杨嫣出事,杨家破灭后,他们笑得最得意。

    对于杨家大宅,他们志在必得!

    一来可以告诉天下人,所谓的富豪大宅,也只不过是他们的后花院。

    二来可以将快乐建立在杨家的痛苦上!

    “我出四亿!”

    “我出五亿!”

    “我出十亿!”

    随着拍卖的进行,现场的上层名流都沸腾了,而价格越加就越大。

    “我出十五亿!杨家大宅最多只值十五亿,你们要是再跟我抢,我就让给你们!”

    一阵怒火的声音响起。

    众人乖乖的安静下来。

    的确如此,杨家大宅再值钱,也不超过十五亿,要是再竞价下去,这些上层名流就得不偿失了。

    “十五亿第一次……十五亿第二次……十五亿第三次……”

    主持人望着大厅的上层名流,正欲重重的拍下锤子。

    但在此时,一名青年站了起来:“我出五十亿!”

    “什么?!五十亿?!!”

    原本死寂的拍卖大厅再一次沸腾起来,众人下意识的朝着青年望来,见到了一张陌生的脸庞。

    他不是别人,正是杨战!

    “我的天啊,这个丧家之犬居然要出五十亿???”

    吴经理两眼一闭,直接昏倒了过去……

    南州一间清吧里面。

    一名女子坐在窗外,神情忧伤。

    她拥有闭花羞月的容貌,乌黑如瀑布的秀发,深邃如星辰的眼眸,精致瑶鼻,丹唇皓齿。

    这是一个绝世美女。

    她叫唐诗,与杨嫣都是南州四大美女总裁之一。

    半年前,杨嫣出事后,唐诗就四处奔波,捉拿匪徒,为了还杨嫣一个清白,曝光杨平是李步仁的私生子,得罪了李家,被降为平民。

    炎夏国,有战族和皇族。

    皇族,身份尊贵,至高无上。

    五年前,南州四大美女总裁得到人们的认可,被册封为皇族。

    那会儿,四大美女总裁,威名远播,封功伟迹,是南州最让人尊重的四位女神。

    但杨嫣死后,唐诗受到牵连,得罪李家,被贬为平民,从此一落千丈。

    “妈妈,我说过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嫁给皇族!”

    此时的唐诗拿着手机,态度强硬。

    “诗诗,半年前,不是那个烂赌鬼杨嫣,你也不会搞成这样!现在是你唯一的机会,妈妈已经给你安排了相亲,对方是南州皇族小王爷,你无论如何都要嫁给他,这样你才能恢复皇族的身份!”

    电话那头,近似咆哮。

    “一个皇族有什么了不起,不要也罢!”

    唐诗嘴上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极其的失落。

    如果不是半年前,杨嫣突然惨死,她也不会失去皇族的身份。

    皇族,是人上人!

    纵然你有千万身家,也无法成为皇族!

    只有那些得到全民认可和歌颂的英雄才能成为皇族,一旦成为皇族,就拥有生死豁免权,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拥有万众爱戴的威严。

    放眼整个炎夏国,皇族不过是几万人而已。

    唐诗被贬为平民,对唐家是致命的打击,从那之后,唐家的集团,南州最大的地产公司就日落千丈。

    “如果不是因为你执意要管杨嫣的事,也不会得罪李家,也不会被贬为平民!”电话那头咆哮了起来:“原本我们唐家出了一个皇族,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啊,那时候,附近一带的土豪和成功人士都给我们送礼,唯我们马首是瞻,现在他们却要排斥我们唐家……”

    “妈,是他们狗眼看人低!”

    唐诗气愤的道。

    “你忘记你爷爷是怎样死的?”

    电话那头又咆哮了一声。

    唐诗心里一痛。

    半年前,杨嫣出事后,唐诗发誓要捉拿匪徒,查清整件事,还杨嫣一个清白。

    但随着她发掘,却发现杨平极其可能是李步仁的私生子,从小就伪装成孤儿,只为赢取杨家的信任,不但如此,她还查出李家与南州四大家族有勾结。

    当年杨平之所以进入杨家,就是南州四大家族给杨不凡推荐的孤儿。

    但很快,唐诗就引来了李家和四大家族的共同攻击。

    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压上来,她永远不会忘记,那天下午,整个南州有头有面的人物都来了,要将她逼死,说她是杨嫣的同党,一个给南州带来耻辱的婊子。

    唐诗的爷爷为了证明唐诗的清白,当场就自杀。

    这才保住了唐诗。

    但从那之后,原本唐诗是高贵的皇族,却被贬为平民。

    “半年前,你执意要帮杨嫣这个烂赌鬼,失去了皇族身份,我们家族的事业一落千丈,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面前,你一定要嫁给南州小王爷,不然,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

    电话那头,不停的咆哮着。

    唐诗觉得头痛,直接挂了手机。

    所谓的南州小王爷,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因为早前参军,建立伟功,被册封为皇族,称号为南州小王爷。

    让她嫁给这样的人,无疑是往火坑里跳!

    “唐大美人,你想好了没有?”

    一阵猥琐的声音响起。

    唐诗抬头望去,见到了一名中年人带着几名狗腿走了上来。

    这中年人正是南州小王爷的手下!

    “本来,你被贬为平民后,我家王爷就对你失去了兴趣,但谁叫你长得漂亮呢?南州四大美人可不是白叫的,我家王爷看上你的美色,想立你做小妾,帮你恢复皇族的身份!”中年人懒洋洋的道:“怎么样?心动吗?”

    啪啦!

    唐诗抄起酒杯,朝着中年人泼去。

    “你干什么!”

    那几名狗腿脸色大变,却被中年人喝退了:“这是王爷看上的美女,岂是你们可以唐突的?立即给我退到一边!”

    “是!”

    几名狗腿往后退去。

    “唐诗,我家王爷对你真心,你别不识好歹,你只有一次机会,乖乖的跟我回去见王爷,保证你唐家不会再被排斥,也保证你唐诗可以恢复皇族的身份!”

    中年人高高在上的道。

    “滚!”

    唐诗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中年人脸庞上,拿起包包就往外跑去。

    “这个臭三八,居然敢打我?老子可是王爷的兄弟,他丫的,给我上去捉住他!”

    中年人终于怒了。

    几名狗腿朝着唐诗奔来,很快就围住了唐诗。

    “臭三八,给你面子你不要是吧?”

    中年人走上来,正想一把捏住唐诗的头发,但在此时,一支强有力的手臂重重的捏住了他的手腕。

    中年人回头望去,见到了一名青年:“你是谁!”

    青年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那张帅气的脸庞上,却泛着一股军人特有的坚毅和杀意。

    正是杨战!

    “人家女孩子不想跟你们走,你们又何必为难她?”

    杨战淡淡的道。

    “臭小子,这是我们的事,你最好别多管闲事,我家老爷可是南州皇族小王爷……”

    中年人还没有说完,杨战就狠狠的一捏。

    啪啦!

    中年人的手腕都被捏碎了,痛得他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身为皇族,却要强抢民女,该打!”

    杨战一脚踢的中年人的腰部上,只是一击便将中年人踢得倒砸而出,砸碎了两张玻璃桌才摔落地上。

    “你们敢打我老大?”

    那几名狗腿脸色大变,朝着杨战扑了上来。

    但在此时,一名青年从远处奔来,几个起跃就落在人群里面,他出手敏捷,具有极强的格斗术,一分钟不到就放倒了这四名狗腿。

    “大人……”

    龙五恭敬的行了一道礼,就安静的站在杨战身后。

    “大人?”中年人突然死死的盯着杨战:“小子,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炎夏战族!”

    龙五冷冷的道。

    “战族?”

    中年人脸色大变,就连是唐诗也猛然一震。

    要知道,在炎夏国,战族保家卫国,维护稳定和繁荣,出生入死,在死也不辞!

    战族的地位,要在皇族之上!

    “回去告诉你家王爷,让他来找我们麻烦。”龙五拍了拍中年人的脸庞:“滚!”

    中年人惊恐的望了一眼杨战,不要命的往外跑去。

    “你没有事吧?”

    杨战扶起了唐诗。

    半年前,如果不是唐诗,杨不凡早就已经死了。

    唐诗是杨嫣的闺蜜,杨嫣出事后,唐诗就四处奔波,只为还杨嫣一个清白,而且还照顾杨不凡。

    为此,唐诗得罪了李家和四大家族,被贬为平民!

    如果姐姐在天之灵,一定会伤心的,杨战归来,就是要完成姐姐的遗憾!

    “你到底是谁?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南州有战族的!”

    唐诗眼里全是疑惑。

    “我刚刚从战营回来,这是我十年以来第一次回到南州。”

    杨战平静的道。

    “那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唐诗紧紧的道。

    “什么事?”

    “我妈妈逼我嫁给南州皇族,我不想嫁,你能不能假装成为我的男友,跟我回去安慰我的家人?我可以给你钱的,虽然我失去了皇族的身份,但钱我有很多,只要你答应我,多少钱都可以给你!”

    “因为我是战族,所以你找上我了?”

    “聪明!战族地位要在皇族之上,我家人如果知道你,一定不会再逼我嫁给南州小王爷!三个月后,我们的租赁关系就解除,到时彼此不干涉彼此的生活!”

    “租赁关系?”

    “炎夏国内,有严重的规定,战族和皇族,是不能与平民通婚的,就算嫁给战族和皇族,我也只能做小妾,所以我从心底里鄙视和排斥追求我的皇族,他们都是冲着我的身材和财产来的。”

    “所以你要我做你的临时男友,跟你回去安慰你的家人?”

    “没错,正是如此!”唐诗紧紧的望着杨战:“你开个条件吧!”

    “不需要啥条件的,我可以做你的临时男友!”

    杨战淡淡的道。

    “这么爽快?为什么要帮我?”

    唐诗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开始警惕起来。

    这个男子不会是看上她的身体了吧?

    这半年来,附近一带所有的皇族都上门求亲,就是冲着她的美貌和身体而来的,毕竟炎夏有规定,皇族是不能与平民通婚的,这些皇族只会玩玩而已。

    身前这个男子,可是高贵的战族。

    没有任何条件就愿意帮她了?

    这让唐诗暗暗决定,等安慰家人后,就立即将杨战赶走!

    “我为什么要帮你?”

    杨战望向天边,眼里全是坚定。

    半年前,如果不是因为姐姐,唐诗也不会搞成这样!

    这是姐姐欠唐诗的,就由他来还!

    南州四大美女总裁,在五年前就因为姿色、才华和财富,被授予了皇族的称号。

    但在半年前,随着杨嫣被陷害,南州四大美女总裁全部被贬为平民。

    四大美女总裁,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她们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又相继的出国留学,取得博士学位后回来南州发展。

    可以说,南州百分之八十的经济都由这四位美女总裁操控。

    “这是我们的租赁合同,你看一下。”

    唐诗刚起草了一份合同。

    “从今天开始,接下来三个月我要冒充你的男友,跟着你回去安慰你的家人,将会由你提供我的住行衣食?”

    杨战认真的读着合同。

    “没错,你的所有费用都会由我来提供,每个月给你一千万,给你一辆法拉利和一辆劳斯莱斯,给你提供十套阿玛尼和范哲思的名牌衣服,给你提供一幢江边别墅,事后之后,我会给你一亿的报偿,无论是车还是房,都是你的,我不会收回来。”

    唐诗霸气的道。

    虽然她被贬为平民,但她依然是南州最有钱的总裁!

    “这些没有所谓,不过这三个月,我不能碰你?三个月后,我不能缠着你?”

    杨战放下了合同,认真的望向唐诗。

    “这是当然!就算你是战族,地位要在皇族之上,我也不会对你感兴趣的!”

    唐诗眼里全是冷漠。

    自从半年前,她被贬为平民后,方圆几百公里内的皇族都涌过来。

    但这些皇族都是想玩玩她而已。

    炎夏有规定,皇族不能与平民通婚。

    她对这些追求她的皇族没有好感,有的只是厌恶!

    “成吧!”

    杨战大大方方的签下了自已的大名。

    “杨战?”

    唐诗眼里全是疑惑,还是第一次知道南州有这么一号人物。

    唐诗并不知道杨嫣还有一个弟弟,事实上,十年前,杨战参军后,他的资料就被封锁了,杨家的人很少谈论杨战的身份。

    一阵急促的电话响起。

    是唐诗的母亲王清打来的:“诗诗,我警告你最后一次,如果你不嫁给南州小王爷,我就不会再认你这个女儿!半年前,不是你执意要维护杨家,我们也不会搞成这样!”

    “妈,你放心,我已经找了一个比皇族更加出色的男友!”

    唐诗连忙道。

    “真的?”

    “真的!”

    “他叫什么?是什么家族的?是不是也是皇族?”

    “他叫杨战,是战族!”

    “战族?”电话那头,失声惊呼:“诗诗,你确定你的男友真的是战族吗?”

    “你怀疑我?我过几天就带他回家,到时你就知道他是不是战族了!”

    唐诗认真的道。

    “成,过几天你立即带他回来见我,如果他真的是战族,那我们唐家就可以重返巅峰,再也没有谁可以欺负我们唐家了!”

    电话那头全是激动。

    杨战听了,心里一痛。

    半年前,无论是杨家,还是唐家,都是南州有名的大家族,占据着南州百分之八十的经济。

    杨嫣被陷害,唐诗跟着被连累。

    唐家就遭到南州上层名流的排斥。

    如果杨嫣在天之灵,一定会很痛苦的,杨战捏住拳头,此番回归,就是要洗去姐姐所受的屈辱,包括唐诗所受的苦难。

    唐诗挂了电话,不一会儿,手机又响起了。

    她一看,是表姐刘幂打来的:“诗诗,刚刚姑妈打电话给我,说你找了一个战族的男友,让我过来把把关,你现在在哪里?”

    “我妈妈这么快就告诉你了?”

    唐诗眼里全是无奈。

    刘幂正是南州四大美女总裁之一,同时也是唐诗的表姐。

    半年前,不但是唐诗,刘幂也受到杨嫣的影响,被贬为平民。

    南州四大美女总裁,是朋友,也是闺蜜,她们共同占据整个南州百分之八十的经济,杨嫣被陷害后,她们都被连累。

    “诗诗,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铜罗湾的天桥清吧。”

    “我现在赶过去,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我们被贬为平民后,无论是皇族还是战族,都只不过是想玩玩我们而已。”

    “我知道了。”

    唐诗道了一句,就挂了手机。

    “你的表姐刘幂要来了?”

    杨战淡淡的问道。

    “嗯。”唐诗点了点头,望向窗外,有些伤感:“半年前,嫣嫣姐出事后,我们三人都非常痛苦,我执意要追查嫣嫣姐的死,表姐她无动于衷,很快就划清与嫣嫣姐的关系,但我知道,表姐她最痛苦,私底下不停的将杨家的弟子护送离开南州,后来被查到了,所以表姐跟我一起被贬为平民。”

    听到这里,杨战捏住了拳头。

    他回来南州前就知道,南州其他三大美女总裁,都因为杨嫣,被剥夺了皇族的身份。

    “我们三人,就表姐情况最好了,她经营着一间娱乐公司,集直播、抖音、歌曲、电影和游戏于一身的大集团,就算因为嫣嫣姐,表姐被贬为平民,但她的集团却依然混得风生水起,只是可惜,原本她是要嫁给东海皇族公子哥的,因为被贬为贵族,她被未婚夫抛弃了。”

    唐诗神情有些伤感。

    杨战拿起桌面上的酒杯,一干而尽,才让内心的怒火平息下来。

    他这次回归,不但要为姐姐报仇,而且还要让姐姐的闺蜜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很快,刘幂就驾驶着她那辆名贵的保时捷赶来了。

    她戴着一幅墨镜,衣着清凉却又不暴露,一举一言中透着高贵的气息。

    “表姐,你来了。”

    唐诗连忙站起来挥手。

    远远的,刘幂目光就落在杨战身上,见到杨战目不转眼的盯着她,她心里就全是厌恶。

    “表妹,这就是你的男友?”

    刘幂坐了下来,不满的道。

    “杨战,你盯哪里啊!”

    唐诗脸色都变了,此时的杨战目光火辣辣的盯着刘幂的胸位。

    今天的刘幂穿着一件紫黑色的吊胸针衣,雪白的脖子下方,便是光滑而洁白的肌肤,杨战就这样火辣辣的盯着。

    这让唐诗眼里也多了一丝厌恶。

    她开始怀疑,这是引狼入室了!

    这个杨战就是一个流氓!

    虽然她与杨战签订了合同,但杨战要是利用临时男友的关系,与她假戏真做,她也无法报警。

    毕竟杨战是高贵的战族!

    “你再看多一眼,我就将你的眼珠挖出来!”

    刘幂冷冷的道。

    “呵呵。”

    杨战收回了目光。

    “表妹,你找的这个男友,没有通过我的审核,我会跟姑妈说的。”

    刘幂直接宣判了杨战的死刑。

    “这个……”

    唐诗有些无奈。

    “就算你被贬为平民,但你还是高贵的美女总裁,至于为了应付家人,随便找一个流氓回去吗?”刘审当场就表达对杨战的不满:“先不说这样的流氓到底是不是真的战族,就算他是战族,也只会玩玩你而已,自从杨嫣死后,我们三人就不再是高贵的皇族了,这点你还不明白吗?”

    “我知道,可如果我不带男友回去,我妈妈还是会逼我嫁给南州小王爷!”

    唐诗也说出她的无奈。

    “这些交给我来处理,有我在,没有人可以逼你做任何事!”

    刘幂的性格很火辣,就跟她那巨满的胸位一样。

    事实上,南州四大美女总裁中,刘幂性格最火暴,身材最火辣,胸位也是最大的。

    “胸位大的女人,都是无脑的。”

    杨战突然道了一句。

    “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次!”

    刘军脸色冰冷的望向杨战。

    唐诗连忙拉了一下杨战:“杨战,这个是我的表姐,你不能对她无礼!”

    “又是姓杨的?半年前,如果不是那个杨嫣,我表妹也不会被搞成这样,姓杨的都没有一个好东西,背着我们赌钱,欠下一屁股债,害得我们也跟着被贬为平民!”

    刘幂性格火辣,有什么就敢说什么。

    杨战眉头一皱。

    但想到这个刘幂在杨家出事后,不停的将杨家的弟子护送出南州,他就将内心的怒火压了下去。

    虽然刘幂性格火暴,出事后就立即与杨嫣划清界线。

    但她的还是善良的,对杨嫣也是最好的那个!

    “表妹,总之我不同意你与他在一起,所谓的战族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他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我要你们现在就立即分手!”

    刘幂丝毫也不顾虑杨战的感觉。

    “我是狼?”

    杨战笑了。

    就因为他从一开始就火辣辣的盯着刘幂的胸位,就被标签为狼了?

    咻!

    杨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着刘幂的上衣捉去。

    “你干什么!”

    刘幂大怒。

    唐诗脸色也变了:“杨战,你果然是个流氓!”

    但此时的杨战,在刘幂的上衣一捉,却捉出了一个微型的黑色物体。

    旁边的唐诗一愣,忍不住道:“杨战,你刚刚一直盯着表姐,就是发现了异样?”

    “这是窃听器!”

    刘幂脸色变了……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