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随笔 随笔 关注:21 内容:56

    投降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随笔
    • 有梦想的人

       接到许小联的电话,邓文立马放下手中的一切事物火急火燎的去银行取了三万块钱然后乘机来到深川市的机场,下了飞机就钻进早联系好的专车。一路上风驰电掣约20分钟汽车停在许小联电话告知现居住的城中村村口。

        许小联和邓文一起念的职中,学得是网站建设,两人都是农村人,能聊到一块去,职中2年情同兄弟,连内裤都是穿同一条。毕业后,许小联来到了中国一线大都市深川市寻求发展,而邓文留在母校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创业。毕业后两人各有各的生活,渐渐的疏远了,平时联系也只有qq上的只言片语,唯一一次见面是许小联简陋的婚礼上。分别时邓文把名片递给许小联并且叮嘱许小联如有需要打名片上的电话,这一等就是6年后的今天。

        十分钟后村口走来一个男子,踩着一双拖鞋,裤子是一条2两年前SuiBu潮牌的爆款短裤,上身一件被洗衣机搅得泛白的纯色黑T。来的人正是许小联.

       “好久不见”许小联老远就看到了邓文,虽然6年没有见,不管身型气质怎么变化,面孔还是一眼可以认出。邓文看着眼前这个沧桑,黝黑又有些发福的人先是一愣,随即脸上堆起笑容回应“是呀,联哥,6年多没有见,时间过得真快呀”邓文毕竟是生意人,应酬多了,脸上的表情切换自如。

      “接到你电话说到村口了,我吃了一惊,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我还以为你明天才过来,我好让小婷准备大餐,我兄弟俩好好喝一顿呢,现在已经10点多了,你嫂子已经睡下了,我带你去吃大排档吧,村口有家烤鱼整的和之前学校门口那家烤鱼一样美味,明日在到我家吃顿好吃的,你嫂子煮饭手艺还过得去”许小联说着把手搭在邓文的肩膀上,一千块钱的衬衫的质地非常舒服。许小联尽可能表现出一副热情的模样,邓文也是极其配合。

         “接到你电话我迫不及待就赶过来了,一直想过来看望你和嫂子的,事业又处在上升期,走不开”邓文倒不是因为工作上忙走不开来看望许小联,两人心照不宣。

        “工作要紧工作要紧,我以后还指望你带我发财呢”说完许小联下意识的摇摇头。许小联毕业后躇踌满志,一腔热血来到深川市,准备大展宏图,闯出一片天地。奈何这个电脑天才空有一身本事却只是职中文凭,投出去的简历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这也难怪,深川市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本科毕业生一抓就一大把,面试官看到大专学历的简历都直接无视,许小联的职中学历,面试官以为他是个二愣子。谁还会在意你是否有真本事。许小联带的钱没几天就所剩无几,无奈之下进了酒楼当起服务员。农村人吃苦耐劳,端了几年盘子有了些积蓄后,许小联在偏僻的地方盘了个门面成立了一个工作室,为一些企业搭建网站。因为没有人脉性格又内向不善于交际。业务不顺,一年后欠了不少外债开始跑外卖还债。期间经亲戚介绍结婚生子。

      邓文毕业后动起歪脑筋和同学合伙创办了一个色情淫秽网站,因为国家管控不严,网站生意红火,短短2年时间,邓文赚得盆满钵满。在老家盖起了别墅又在市里买了一套房子。汽车更是像买菜一样随意。

         邓文起初是想拉许小联入伙的,电话里告诉许小联想法时,许小联严正拒绝,还把邓文大骂一顿,说邓文鬼迷心窍没有职业操守,是个小人。说若是创办色情网站就当没有这个朋友。没有拉到许小联入伙,又被许小联在电话大骂一顿后邓文也有小些恼火,嘴上骂骂咧咧。挂了电话有点失落。一则是因为兄弟之间感情出现了裂痕,二则是因为少了许小联这个祖师爷赏脸的天才入伙觉得创业起来增加了不少困难。殊不知,没有底线的人来钱就是比正正当当的人快。创立网站之后,网站访客流量日渐增多,花钱开通会员的更是不少。

         参加许小联婚礼时,邓文知道许小联开始厌恶自己,分别时还是把名片递给了许小联。希望许小联有天内心能动摇,然而6年过去了,还是没有等到许小联电话,邓文内心已经打消了这个念想。没有想到电话打过来了。

        许小联和邓文没有去吃大排档,在路边拦了的士,上车后邓文对司机说了句“去天上宫殿”。司机点了点头,车子发动。邓文很少来深川市,但是“天上宫殿”名声显赫,这家高级会所在中国一线二线城市都有。里面什么都好就是消费高。许小联听到要去“天上宫殿”也没有什么反应,邓文的财力他是无法质疑的。

       深川市夜生活9点就开始了,一路上有不少妙龄女子从车窗往后退。各个酒吧门口陆续有豪车开到。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夜晚开始了。

         许小联以为自己这辈子永远不会拨通压在抽屉里的名片上的电话。做了外卖行业后,风吹日晒,起早贪黑,虽然辛苦,收入倒是客观,平日休假还可以带妻儿一家三口去外面餐馆奢侈一顿。生活清苦,倒也幸福。夫妻两人这几年也存了点积蓄。准备干多几年回乡下的县城买个房子然后供小孩读书。在老家县城呆一辈子。之前的豪言壮志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如是一辈子这样清贫许小联也就认了,可万万没有想到,前些日子儿子许多钱被查出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所存的积蓄只能维持几天。若要根治得去北京医治。医生说保守估计需要50万的费用。即使借遍亲朋好友也攒不齐50万。再三考虑下,许小联想拨通了邓文的电话。A

         车子停在“天上宫殿”会所门廊时、迎宾小姐走了过来。“请问两位有什么事情吗,酒吧和ktv要到下一个街口。”迎宾小姐很礼貌。语气却是有些嘲讽。按理说来这种高级会所消费时,一般是开豪车过来。这会两人搭了个的士过来,并且许小联还是穿了一双拖鞋。难怪人家轻慢。

         许小联也意识到不妥,转过身看着邓文。邓文不以为然从皮夹里抽出一张银行卡在迎宾小姐面前晃了晃不冷不热的说“废话少说,带我们去天宫包厢”迎宾小姐看到邓文手中的银行卡。脸是立马挂上笑容。点头哈腰。邓文手中的卡是车大银行黑金钻石卡。此卡只有一个条件可以获得,就是在车大银行存款达5千万以上。且超过3个月存款不达要求银行就会收回。迎宾小姐毕竟是在高档会所工作多年,接触富豪多了,也了解车大银行黑金钻石卡。随即带许小联二人来到了天宫包厢。

        今晚许小联喝了很多洋酒,醉了就吐,吐了之后就大笑。笑过之后开始大哭。

                2020.5.2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