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192

    绝命帖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绝命帖

    三号楼那个女孩癌症晚期,没办法救治了。

    李高楼放学刚回家就听到这样一个消息,心里面很难过。

    他见过一次那个女孩,身材修长,穿着一双小白鞋,长发飘飘,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可惜,终究逃不过病魔。

    “这贼老天,怎么就不长眼呢?”

    嘴里面嘟囔着,李高楼扒拉开了自己的书包。

    一个本子就这样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上面三个大字……生死簿!

    ???

    脑子里一串的问号,李高楼没反应过来。

    自己书包里怎么会有这么个东西?

    一边想着,他已经将本子拿在了手中。

    翻开之后,本来空白的纸页上突然出现了一行字。

    林涵,女,九等运势……今晚九点,溺水而亡!

    瞪大了眼睛,李高楼脑门上蹭的一声冷汗就出来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

    林涵就是三号楼那个女孩的名字,为什么上面会说今晚九点溺水而亡?

    难道,这东西真的是生死簿?

    拎着这本子,李高楼完全没了主意,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之间,他看到了墙上的钟表。

    现在距离九点只剩下十几分钟而已,如果这上面说的是真话,那么林涵马上就要死了。

    去看看!

    脑子里再度出现了那个影子,咬咬牙李高楼做出了决定。

    悄悄出了家门,没有被老爹发现。

    随后他直接一路狂奔,朝着三号楼赶去。

    幸亏林涵经常会弹琴,所以李高楼知道她家的位置。

    再快点!

    如果这生死簿只是恶作剧倒没关系,万一是真的……那林涵可是命悬一线啊!

    冲上楼到了她家的门口,看看时间距离九点只差几分钟而已,李高楼非常的忐忑和紧张。

    不过最终,他还是按响了门铃。

    结果这一下,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

    有些意外,隔着门缝他朝着里面看了看,压根没个人影。

    “有人吗?”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也没必要想太多,索性他将门直接给推开,同时抬高了声音喊道。

    依旧是没人答应,屋子里非常的安静。

    “没人在家吗?”

    抬脚走了进去,李高楼继续喊。

    不过扫了一圈,貌似的确是没人。

    松了口气,就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浴室的水声。

    糟了!

    溺水而亡四个大字,突然出现在他的脑子里面。

    第一时间,他冲向了浴室,直接将门给拉开。

    接下来的一幕,让李高楼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

    水龙头开着,水从浴盆里面不断溢出来,林涵完全淹没在其中,没了声息。

    千钧一发,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李高楼直接冲过去,将女孩从水中给抱了出来。

    她的身体很冷,蜷缩成了一团,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上水珠不断掉下来,李高楼看在眼里都觉得非常心痛。

    他已经猜到,一定是觉得再没希望活下去,所以林涵才会决定自杀!

    片刻不敢耽搁,抱着她从浴室出来,李高楼赶紧放在了床上。

    “怎么办?怎么办?对……急救!急救!”

    手足无措的转了几圈之后,李高楼终于想起来那点急救手段。

    刻意忽视了林涵的美丽,李高楼全力施救,最后更是拼命的人工呼吸。

    不知道这么折腾了多久,一阵轻微的咳嗽声,林涵睁开了眼睛。

    这一下,李高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开心的笑起来。

    谢天谢地,总算是活了。

    “你……你是谁?”

    林涵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结果睁开眼之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问出这句话之后,从李高楼的目光中她猛然觉察到自己身体的异样,赶紧用被子遮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桃红,看的李高楼眼睛都直了。

    不过马上他就意识到,现在没时间说别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确是个很难解释的问题。

    “那个……我是谁不重要,不管怎么说你也不能自杀啊!只要有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也应该坚持下去!”

    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女孩,李高楼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愣了一下,林涵的眼中满是黯淡。

    “我已经没救了,或许自杀会好一些……”

    她的声音很轻,慢慢低下了头。

    “谁说你死定了!不就是癌症嘛!有办法医治的!”

    心里面着急,李高楼直接喊道。

    他的话林涵听到了,却轻轻摇了摇头。

    自己的病怎么样,林涵自己最清楚,多少的大医院,多少的名医,都断定没了希望。

    这世上不可能有奇迹的。

    与其继续看着身边那些虚伪至极,无比丑陋的嘴脸,她不如自己选择结束。

    林涵的反应,却是让李高楼更加的焦急,他担心这个女孩会再度寻死。

    突然,他看到了手边的本子,同时产生了一个非常大胆的想法。

    之前的事情已经证明这个本子很有可能真是传说中的生死簿,自己是不是可以……

    想到这里,毫不犹豫他直接将本子给捡了起来,再看的时候那段文字已经有了变化。

    林涵,女,九等运势,发病而亡!

    没错了!

    说干就干,将兜里面的铅笔掏出来,李高楼胆大包天的涂掉了最后发病而亡几个字。

    不假思索,改成了……长命百岁!

    “你走吧,我已经没救了。”

    微皱了一下眉头,林涵看着李高楼奇奇怪怪的动作,随即轻声说道。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

    “别说话!我说你能活下去,就一定没问题!”

    这一刻的李高楼非常严肃,说完之后写下了最后一笔。

    噗!

    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他跟着倒在了地上,面色苍白。

    “你……你没事吧?”

    突然的一幕,林涵也被吓到了,下意识想要起身,却碍于自己不怎么方便,只能着急的询问。

    躺在床边,李高楼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掉了,疼的厉害。

    努力爬了起来,却是眼前一黑,差点又倒下去。

    不过他心里面还是惦记着生死簿的事情,回过头再看的时候,只觉得无比惊喜。

    赫然,林涵的运势真的被自己改了过来。

    “逆天改命,果然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干的……”

    嘴里面嘟囔了一句,不过李高楼的喜悦是难以形容的。

    “你没事了,放心吧!以后要好好活着啊!”

    看着林涵那张完美无瑕的脸,李高楼轻声说道。

    随后,他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林涵完全没反应过来。

    等到她想要问清楚刚刚到底怎么一回事情的时候,李高楼已经关门离开了。

    要知道,从头到尾她只是看到李高楼拿着笔在那里乱划,却压根没看到什么本子,更搞不懂他说了些什么。

    刚从门口出来,李高楼又是差点跪坐在地上。

    太难受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噬吗?

    平常没少看小说,所以稀奇古怪的词语他倒是知道不少。

    跟着又是担心起来,该不会是将自己的寿命送给林涵了吧?

    一边慢悠悠的下楼,越想他越觉得不安,但是现在人已经救了,后悔有个屁用。

    第二天起床之后,李高楼还是觉得没缓过气来,浑身没什么力气,非常不舒服。

    但是没办法,学是一定要上的,他老爹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把他送到现在这所学校的。

    更何况距离高考只剩下几个月的时间,全校都在进行着最后的冲刺,出于对美好未来的期待,他也不能够掉队!

    结果刚上自习课,李高楼实在扛不住……直接睡着了。

    “露露,晚上跟我一起去玩啊!”

    安静的教室突然响起了陈小泉的声音。

    这家伙在学校,可是相当的霸道。

    他们家里面很有钱,更何况他还认识不少乱七八糟的人,谁都不敢轻易得罪。

    所以此刻才会旁若无人的坐到前面,直接搂住了班花,声音异常的轻佻。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不舒服,却是敢怒不敢言。

    “别这样,上课呢……”

    推了推陈小泉,张露露明显是欲拒还迎的模样。

    继续笑着,陈小泉越发的得意。

    马上要高考了,所以他才会如此的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嘭!

    就是这个时候,一根拖把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砸在了陈小泉的脑袋上。

    “你们俩恶不恶心?”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时间全班同学都有发愣。

    吃痛的陈小泉,则是当即炸了。

    “李高楼,你特么找死是吧?”

    说出话的同时,陈小泉直接要扑过来,班里面好几个他的狗腿子,也是跟着起身。

    这下,李高楼有些慌了。

    说真话,他刚刚扔拖把完全是因为被这对狗男女打扰了美梦,再加上从身体到心理都觉得烦躁,所以才会做出这样鲁莽的举动。

    跟陈小泉硬刚?

    他没有这个实力,更没有钱,也没有什么老大哥……估计要倒霉了!

    眼看着整个教室要乱作一团,门口一声冷喝响起。

    “都干嘛呢?”

    这句话,总算让冲突暂时停下来。

    班主任唐秃头来了!

    “老师,李高楼欺负陈小泉,还用拖把砸他!”

    第一时间,张露露起身说道。

    听到这话,李高楼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贱人。

    “李高楼!看来你是真的无法无天了!学习差也就算了,居然欺负同学!明天写一份两万字的检查,让你家长来一趟!”

    唐秃头的一张大胖脸,满是冰冷。

    他当然猜得到怎么回事,李高楼怎么可能欺负陈小泉?

    不过这不重要,前两天他才收了陈小泉老爹的好几条香烟,不偏袒那是不可能的!

    无奈的点点头,李高楼强压着心里面怒火,他太清楚怎么回事了。

    自己从第一天来到这里,就已经清楚了所谓的规则。

    最糟糕的是,唐秃头刚刚出去,陈小泉恶狠狠的威胁声又是响起。

    “这事情没完,放学以后别走!”

    说完之后,他已经拿手机开始喊人了。

    完全可以预见,李高楼只要被堵在了校门口,下场一定会很惨。

    不走?老子不走是煞笔,等着挨打啊!

    心里面暗骂了一句,李高楼重新坐下来,这么折腾了一番之后,总算是有了些精神。

    不过眼下的麻烦,怎么解决?

    陈小泉这边大不了挨顿揍,唐秃头那边才难办。

    老爹要是知道自己又惹事了,肯定会暴跳如雷的!

    内心无比纠结的李高楼,就这样又将生死簿从怀里面拿了出来。

    他现在也已经发现了,这东西只有自己能看到。

    这口恶气一定要出!

    看了陈小泉一眼之后,李高楼狠着心又将生死簿给翻开了。

    陈小泉,九等运势……

    随着他念头一转,生死簿上已经出现了陈小泉的介绍。

    “老天爷保佑,我只是惩恶扬善,别折腾我啊!”

    嘴里面小声嘟囔了几句之后,李高楼拿出了铅笔。

    就在陈小泉的介绍下面,他加上了一句话。

    “陈小泉对唐秃头的爱,如同火焰一样炽热和深沉!”

    写完最后一笔,他生怕自己又会吐出一口老血。

    不过这一次,安然无恙!

    果然,正义的事情,老天爷是会保佑的。

    认真的给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之后,李高楼心里面乐开了花,他已经等不及要看这两个人炽热的爱情了。

    不过同时,他也是不太确定,究竟生死簿能不能这样随便改动。

    就这样,第一节课开始了。

    本来陈小泉已经在安排着放学以后教训李高楼的事情,随着唐秃头进了教室,他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整个人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欲望,让他想要去亲近台上那个大腹便便,没几根头发的大秃子。

    甩了甩脑袋,陈小泉心里面一阵心惊。

    但是马上,随着唐秃头转身,看到他的大屁股以后……陈小泉沉迷了。

    他握紧了拳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还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

    不行了,如此世间尤物,他一定要占有。

    刚巧这个时候,唐秃头提问了。

    “这个问题,哪位同学回答一下?”

    他的话音刚落,陈小泉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面色潮红的看着唐秃头。

    “哦?陈小泉同学果然是最积极的!值得表扬,也值得全班同学学习!”

    就在众人都有些蒙圈的时候,唐秃头非常高兴的说道。

    结果下一刻,陈小泉就朝着他走了过来。

    又是一愣,唐秃头有些反应不过来。

    “呃……站在那里回答就好了,不用上来。”

    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唐秃头说道。

    最后一排的李高楼,已经猜到怎么一回事情,坐在那里满脸都是期待。

    仿佛是压根没有听到唐秃头在说什么,陈小泉最终还是走到了他的面前。

    直勾勾的目光,让唐秃头有些不安。

    “那个,陈小泉同学啊……”

    张了张嘴,他的话只来得及说到这里。

    啪!

    跟在后面,陈小泉突然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屁股上。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