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192

    你的主刀医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推书达人

    你的主刀医生


    韩思语最近总感觉自己左胸外侧有些胀痛,原本以为是一直困扰自己的增生在作怪,直到某天韩思语洗完澡对着镜子看了看时才发现,两边胸形居然不一样?左侧像是鼓了个包?

    纳尼?这什么情况?

    韩思语下意识捏了一下左胸,一阵刺痛感。

    韩思语停下来,额头流下一滴冷汗,不可思议的盯着镜子中自己。

    左胸居然长了个疙瘩?!

    韩思语有些急了,第二天立马就去了离学校最近的宁城医院挂号看诊。

    当韩思语拿着胸部B超单给秃头中年坐诊男医生看时,秃头医生眉头微微一皱,看了看韩思语。

    “你这是乳腺纤维瘤啊。”

    “纤维瘤?很严重吗?”

    韩思语一听是瘤子,不免有些紧张起来,可秃头医生却答非所问。

    “你多大了?结婚了没啊?”

    嗯?

    韩思语咦了一下,看着秃头医生认真的模样,随即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她一甩大波浪长发,挺了挺胸。

    “医生,你看我这样子,像是结婚的人吗?”

    “哦,没有啊,那有没有x生活?”

    秃头医生继续问到,可韩思语一听嘴角不由得抽了几下,挺直的胸往后缩了缩。

    哇,医生都这么直接的吗?

    韩思语轻咳几声,“……没有。”

    她韩思语二三年华,连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可能有那啥?

    秃头医生点头,“像你这种未婚未育的年轻小姑娘长纤维瘤还是少见啊。”

    少见?

    韩思语有些慌,“那,那不要紧吧?”

    秃头医生指着B超单说:“一般纤维瘤都是良性,但是你这肿瘤有点大,你看,都快超过7cm了。”

    “那该怎么办?”

    秃头医生哼哼一笑,“还能怎么办?要想药到病除,当然是要开刀拿出来呗。”

    韩思语有些懵,明明自己就是想简单的挂个号问个诊开点药然后回宿舍继续睡大觉的,怎么整到现在竟然还要开刀了呢?

    “韩思语41床!”

    护士小姐姐将住院手环戴在韩思语手腕上。

    韩思语躺在病床上连连叹气,稀里糊涂的交了一千块住院费办理好住院手续到现在已经快十点了。

    韩思语所在的病房有三个床位,然而只有她一个病人。

    “41床在不在?41床韩思语在不在?”

    正当韩思语无聊到发呆时,床头的呼叫器突然响了,韩思语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在在!我在!”

    “麻烦到医生办公室来一下,医生有些问题要问你。”

    “哦哦好的,马上来!”

    韩思语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背上包包去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办公室就在护士站后边,很好找,韩思语走到门口朝里边看了看。

    办公室里就一张大大的椭圆形办公桌,桌边坐着一圈穿白大褂的医生。

    咦?这么多医生?男的女的老的年轻的,找哪个?

    就在韩思语纠结要不要大喊一声时,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对不起,能让一下吗?”

    韩思语乍听这声音,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心尖一跳起,有些惊奇。

    这声音,好生温柔啊……

    韩思语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着白大褂戴着医用口罩的年轻男医生正站在她身后。

    他比韩思语高出了整整一个头,利落的短发,干净的仪容,戴着一副银边眼镜,眼镜后黑白分明的眸子正静静的注视着韩思语。

    “能让一下吗?”

    男医生见韩思语没反应,又问了一次,低沉婉转,似水绵延的嗓音让韩思语的耳朵差一点当场怀孕。

    韩思语呆呆的点点头,侧身让男医生进门,男医生经过韩思语身边,突然,他停了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侧头看着韩思语。

    “你是41床吗?”

    “……啊?”

    韩思语反应过来,疑惑的问。

    “我是41床啊,怎么了?”

    韩思语清楚的看到男医生漆黑的眼眸中透露出了些许笑意。

    他顺手摘下了口罩,露出白净的面容。

    韩思语一看,双眼顿时一亮。

    “你好,我是徐晟,你的主刀医生。”


    “姓名。”

    “韩思语。”

    “年龄。”

    “23岁。”

    “职业。”

    “嗯……我还是学生。”

    “现居地址。”

    “宁城大学。”

    “有抽烟史吗?”

    “我不抽烟。”

    “喝酒呢?”

    “嗯……偶尔喝一点,不多。”

    “家族有遗传病史吗?”

    “没有。”

    徐医生握着笔,一边问韩思语,一边低着头在表格上认真书写。

    韩思语就坐在他旁边,她看着徐医生骨节匀称修长干净的双手,心中不禁感叹。

    果然是拿手术刀的手啊,这也太好看了吧……

    这么想着,韩思语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发现胸部有肿块的?”

    徐医生突然放下笔,侧头看着韩思语,韩思语有些猝不及防,猛的收住笑,成功把自己呛到了。

    “咳咳咳……我是……上个月发现胸部胀痛的。”

    “持续多久了?”

    “嗯……半个多月了,也不是一直疼,有时候疼有时候不疼,我还以为是乳腺增生呢。”

    “一直有增生吗?”

    徐医生眉头微微一皱,韩思语见他认真的样子不自觉的又咧开了嘴。

    “是啊,一年多了。”

    徐医生点头,“B超单带了吗?”

    “带了带了。”

    韩思语赶紧拿出包包里已经有些皱巴巴的B超单,小心翼翼的捋平了递给了徐医生。

    徐医生认真看着B超单,韩思语则认真的盯着徐医生。

    姿势端正,侧颜完美,态度认真。

    哇,果然工作中的男人最致命了。

    韩思语也不知是着了魔还是怎么地,对徐医生是越看越顺眼。

    韩思语不假思索的往徐医生身边凑了凑。

    此时的徐医生已经看完B超单,他打开电脑,将B超单的检测结果录入到了医院住院诊断后台上。

    韩思语就在一旁看着他打字,医生身上特有的消毒水气味时不时的钻进韩思语的鼻子里,咦,意外的有些好闻。

    “徐医生。”

    “嗯。”

    “你真的是我的主刀医生吗?”

    徐医生打字的手一顿,侧头看了一眼韩思语。

    “难道我是假的不成?”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韩思语急忙摇头,“我的意思是,我以为是刚刚给我看诊的那个秃……额,男医生给我开刀呢,没想到……是你啊。”

    韩思语撩了撩长发,笑眯眯的看着徐医生。

    “你是说赵主任吗?”

    “啊?他是主任啊。”

    “嗯,他是我们科室的副主任。”

    “哦哦哦。”

    韩思语连连点头,果然,秃头的都是领导,还好刚才没说出秃头医生。

    韩思语暗自庆幸时,徐医生突然停下,转头看着韩思语。

    “你是不信任我吗?”

    “……啊?”

    韩思语愣住了,如果是其他医生说这话,韩思语可能会思考他是不是生气了,可是徐医生说这话时却是浅笑吟吟,嘴角微扬,加上他温和的语气,实在揣摩不透他的意思啊。

    韩思语答不上来了。

    徐医生将韩思语的反应尽收眼底,他不禁莞尔一笑。

    “你放心,经验上我是比不过赵主任,但是手术做了也有几百台了。”

    徐医生将刚才的表格拿给韩思语。

    “还有疑问吗?”

    韩思语急忙摇头,“没有没有。”

    “那好,签完字后你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好的好的。”

    “下个星期一手术,有问题随时可以来问我。”

    “嗯嗯嗯!”

    “我这边有情况会去病房找你,不要乱跑。”

    “好的好的。”

    韩思语签完字后就麻溜的出去了,快要走到病房门口时她突然停了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转身一个箭步冲回了医生办公室。

    在众医生诧异之际,大喊了一句。

    “徐医生,加个微信呗!”


    今天星期六,住院部较平常来看人有些少。

    大牛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拧着化妆包,一路哼哧哼哧的赶到宁城医院。

    八月份的热辣天气早已把她累的喘不过气来。

    大牛打开微信再次确认了一下信息。

    住院部13楼甲状腺乳腺外科。

    好不容易挤进电梯,来到病房门口,还没见着人就听到了里边传来熟悉的傻笑声。

    大牛冷哼一声,心想着,我累死累活给你送来换洗衣服,你居然在病房里边嘿嘿嘿?

    “韩思语!”

    大牛大喊一声,打开病房门,一眼就看见韩思语抱着手机坐在病床上笑开了花。

    “你来啦大牛!这么快?”

    韩思语赶紧走上去接过行李箱和化妆包。

    大牛鼻孔哼了哼,“能不快吗?突然说要手术,我都吓了一跳。”

    韩思语今儿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要住院开刀,什么东西都没带,打电话给了同宿舍的闺蜜大牛,让她给自己带几件换洗衣服,最重要的是把她的宝贝化妆包给带来。

    大牛一听韩思语要做手术,着实吓了一跳,原本窝在床上刷某音的她赶紧爬起来,转了几趟公交车累的跟狗似的急忙赶来,当事人却乐呵呵的跟没事人一样,大牛气啊。

    “感谢感谢!辛苦了。”

    韩思语抱了一下大牛,然后拧着化妆包冲进了洗手间。

    大牛累坏了,赶紧坐在陪护椅上休息一下,几分钟后,韩思语出来了。

    大牛一看,愣了一下,“你卸妆干嘛?”

    只见韩思语素面朝天,将脸上的妆容卸得干干净净。

    她双手叉腰,大笑一声。

    “当然是重新撸妆啦!”

    “啊?你今天的妆很清新啊,为毛要重新撸?”

    大牛不解,韩思语摆摆手。

    “太小清新了,显得我一点都不成熟,我要换一个御姐妆,我要沉稳,稳重!”

    韩思语说完便盘腿坐在病床上,升起小饭桌,开始撸妆。

    大牛眉毛微微一挑,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她原本想着问问韩思语发生了啥事,可奈何她一路风驰电掣赶来,实在是累坏了,还没等韩思语撸完妆就靠在陪护椅上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

    对于大牛的呼噜声,韩思语早已习以为常,可推门进来的徐晟乍听这声音,当场愣住,脚步一顿,疑惑的看向声源处。

    此时的大牛正四仰八叉的靠在陪护椅上,呼噜声震耳欲聋,微微张开的嘴角还挂着晶莹剔透的哈喇子。

    韩思语见徐晟突然进来又惊又喜,看到他的反应暗叫一声糟糕,不能因为大牛而影响到我在徐医生心目中的形象呀?

    已经化好妆的韩思语赶紧冲下床,一个箭步来到大牛身边,伸手,快准狠的对准大牛的脑门就是一抽。

    “哎呦!”

    大牛吃痛,立刻惊醒过来。

    “韩思语你——”

    大牛刚想发飙,突然瞥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白大褂医生,他气质温润,斯文尔雅,长身玉立,文质彬彬,到嘴的话立刻被她咽了下去,赶紧擦了擦口水,端正了自己的坐姿。

    “徐医生,你是来找我的吗?”

    韩思语双手背在身后,笑嘻嘻的问徐晟,大牛这才注意到韩思语已经撸完妆,不仅如此,还刻意把长发扎成了马尾,露出了好看的脸型,让脸上的妆容更加明艳立体。

    徐晟看着韩思语,有片刻的出神。

    韩思语生得漂亮,徐晟刚见她时就知道,可明明才过了一个多小时,再见她时怎么就感觉和之前不一样了呢?

    白T恤,牛仔裤,帆布鞋,只是把头发简单扎了起来,可是看起来就是比之前还要漂亮几分。

    徐晟不解,而一旁观察许久的大牛却露出了一副原来如此的笑容。

    这是谁家的花田,被谁人松了土呀?

    继续阅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