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 日记
    日记
    日记即每天所遇到的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有的兼记对这些事情的感受。
  • 随笔
    随笔
    随笔一记,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是议论文的一个变体,兼有议论和抒情两种特性,通常篇幅短小,形式多样,作者惯常用各种修辞手法曲折传达自己的见解和情感,语言灵动,婉而多讽,是言禁未开之社会较为流行的一种文体。
  • 游记
    游记
    对旅行进行记录的一种文体,现在也多指记录游览经历的文章,游记有带议论色彩的,有带科学色彩的,有带抒情色彩的。
  • 美食
    美食
    不同国家的历史有长有短,疆域有大有小,实力有强有弱,人口有多有少,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政权性质和经济结构也有差异,故而各国的饮食文化是不一样的。随着个人消费水平的提高,每个人对美食的概念也不一样。
  • 影评
    影评
    对一部电影的导演、演员、镜头、摄影、剧情、线索、环境、色彩、光线、视听语言、道具作用、转场、剪辑等进行分析和评论。
  • 其他
  • BBS 女频 关注:16 内容:192

    地表最强男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地表最强男人

    某咖啡厅内,楚烈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刷着手机,突然一条国际军事新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臭名昭著、活跃于黑暗世界的血鲨雇佣兵团,被发现团灭在其太平洋总部岛屿上。据悉,血鲨佣兵团实力强大,近些年在世界各国肆无忌惮、血案累累,八位首领实力最弱者都排在黑暗世界的死神榜87位!

    根据现场痕迹来看,其团灭似乎发生在两个月前!

    然而奇怪的是,却从未传出周边各国有组织过大规模的剿灭行动,于是有人猜测,血鲨佣兵团是否是被一人所灭。

    然而,各国军事专家却断言这绝不可能!以血鲨佣兵团的实力,除非组织大型的军事围剿,否则绝不可能被外力所灭。所以,其发生内讧的可能性更高。

    新闻看到这里,楚烈嘴角翘起一抹嘲弄的弧度:“现在才被发现?专家?呵呵……”

    下一秒,他那不羁的脸上,闪过一抹森然冷意,心中情不自禁地涌起一抹戾气,以及……悲愤!

    就算,送那些狗东西都去见了上帝又如何,小猫、猴子、金刚……他们难道还能活过来?

    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楚烈自以为这些年已经看淡了生死,但到头来却发现,看淡的……或许只是自己的生死罢了!

    当多少次同生共死、在战场可以把后背交付对方的兄弟们突兀离去,那种痛心和打击,就算以楚烈的心志也无法接受。

    “那古道青坟烟,敢问今夕何年,可愿与我梦里共赴雁门关……”

    就在此时,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来电楚烈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喂……”楚烈懒洋洋道。

    “臭小子,你死爹了?没精打采的。”

    “老头子,这么咒自己不好吧?我没爹,就你一个师父半个爹,呵呵……”

    电话那头骂了一句,然后叹息了一声:“还没缓过来呢?血鲨雇佣兵团已经被你灭了,仇你也算报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那次任务,我应该和他们一起的。”楚烈语气低沉。

    “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了。你赶紧给我老老实实归位!收到可靠消息,天罚组织的哈迪斯,近期会秘密潜入我境内活动,这家伙可是死神榜前二十的存在,得交给你解决!”

    “老头子,我累了……真的!我大炎国高手如云,不差我一个,让我过普通人的生活吧!”楚烈深吸了一口气道。

    “放屁!这是你“影魔”该说的话?”

    “老头子,我记得你说过,我哪天要是真能把心收了,跟个娘们儿结婚了,就让我滚回去过日子,是吧?”

    “老子是说过,怎么?”电话那头语气一凝。

    “嘿嘿,今天我TM就跟人领证去!”

    啪!

    说罢,楚烈直接挂断了电话。

    就在此时,只见一名女人走进了咖啡厅,身后还跟着两个气势彪悍的保镖。

    楚烈见过的美女多如过江之鲫,其中不乏各个国家、各种风情的极品,但此时见到这女人,仍旧被惊艳了一下。

    一头乌黑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肩,精致绝美的容颜,两条修长而圆润性感的美腿,一身ol装干练而又性感,脚下一双银色的高跟鞋,衬托着身姿更加曼妙完美。

    女神,绝对的女神!

    清冷高傲跟性感成熟两种气质完美融合,绝对能让无数男人为之神魂颠倒。

    不过楚烈显然不在这“无数男人”之列,他也只是短暂的惊艳了一下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然而想不到的是,女神却径直来到了楚烈这边站定,盯着楚烈看了两眼后,便优雅地坐下了。

    楚烈愣了愣,打量着对方笑嘻嘻地问道:“美女,有事?”

    “你就是楚烈?”

    女神开口问道,声音清冷悦耳。

    “对,你是?”

    楚烈挑了挑眉,带着一丝痞气斜睨着对方,眼神里多了一份猜测。

    “我就是今天跟你相亲的人。”女神淡淡道。

    “你就是周桃花?不对吧,照片上可没这么漂亮,啧啧……”

    楚烈摸着下巴道,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打量着对方。

    女神见到楚烈这副样子,微微皱了皱眉,面无表情地说道:“照片是假的,我也不叫周桃花,我的真名叫萧诗韵。”

    “萧诗韵?这名字不好听,周桃花多接地气儿。”

    听见对方的自我介绍,楚烈咂了咂嘴道。

    萧诗韵表情闪过一丝无语:这是哪来的极品?

    “你不知道我?”萧诗韵见到楚烈听见自己名字后的反应,有些意外。

    萧诗韵,魔都萧家的独女,萧宇集团的美女总裁,魔都商界大名鼎鼎的冰山女神。

    而眼前这家伙听见她的名字,只顾着调侃,却没什么别的反应?

    “额,我应该知道你?我们以前认识?”

    楚烈被问得莫名其妙。

    “萧宇集团知道么?”萧诗韵看着这家伙无辜的样子,耐着性子问道。

    “不知道。”楚烈耸了耸肩。

    他刚来到魔都两个月,这两个月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什么小鱼集团、大鱼集团的,他才懒得了解这些。

    “好吧……”

    萧诗韵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看着眼前这吊儿郎当,坐没坐相的男人,她美目当中闪过一抹轻视和可笑。

    不修边幅的造型、磨损露出线头的夹克、掉了色的牛仔裤。

    竟然有人穿成这样来相亲……

    这个家伙,是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无赖混混吧?也难怪不认识自己了,因为根本接触不到自己这个层面的任何事物。

    楚烈是什么人,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萧诗韵美目中的轻视,心里呵呵一笑。

    自己不认识她很奇怪?

    一个长得好看点的小妞儿而已,还没资格让他认识吧?

    能进入他“影魔”眼界的,都是些什么人?世界神榜的存在、各国元首政要、中东富豪、极端组织头目……再不济,也得是个武装势力的首领吧?

    这个时候,萧诗韵可不知道对面这个男人,心里竟然敢不屑她。

    深吸了一口气,她耐着性子道:“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关于我的情况,我想我有必要先跟你介绍一下。我是萧宇集团旗下彩妆公司的执行总裁,萧宇集团,全国百强企业,市值数百亿美金,我父亲萧万山是魔都首富,只有我一个女儿……”

    “打住,打住!”

    楚烈听到这里,没好气儿地问道:“我说美女,你在跟我炫富?秀优越感?”

    萧诗韵淡淡地摇了摇头:“我没必要炫富,更没必要跟你这种人秀优越感。”

    听见这话,楚烈“靠”了一声。

    我这种人?老子是哪种人?

    萧诗韵继续道:“我之所以让你了解我的情况,因为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个问题。”

    “行了,我现在了解了。你是白富美嘛,我肯定配不上你了。今天相亲失败,拜拜……”

    楚烈说着,就要起身闪人。

    妈的,本来寻思随便找个女人结婚算了,没想到相亲相了个身价过亿的美女总裁?肯定没戏了……

    “坐下!”

    谁知见到他的动作,萧诗韵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喝止。

    不得不说,女人太漂亮了,有时候本身就带着一股气场,让人为之倾倒之余还有点畏惧。

    萧诗韵此时如同女王一般,带着一股严厉的味道,美女总裁的气场展露无余。

    话音刚落,她身后的两个保镖,刷的一下闪到楚烈旁边,一把按住了他,不准他离开。

    楚烈见到这一幕,暗暗嗤笑了一声。

    如果自己想走,就这种货色还想拦住自己?

    当初自己被关在美地最严苛的“死亡囚狱”当中,还不是来去自如,想走就走!

    “美女,还有事?”

    楚烈撇了撇嘴。

    “我说了,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的回答让我满意,就可以马上和我结婚!”

    萧诗韵冷冷地表示道。

    “哦?这么刺激?”

    听见这话,楚烈呲了呲牙,饶有兴致地问道。

    萧诗韵看着对面男人那龇牙咧嘴,没个正形的样子,有种想一巴掌扇在那张脸上的冲动。

    作为萧家的千金,萧宇集团的美女总裁,她有身份、有身材、有脸蛋儿,还从没有哪个男人在她面前,表现得这么放肆过。

    就算是那些追求者、公子哥儿,在她面前也都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

    公司的那些男下属见到她,更是倾慕而又敬畏,如同见到女神!

    而这个家伙……哼!

    平复了一下想抽人的冲动,萧诗韵面无表情地问道:“我问你,如果我跟你结婚,你婚后会怎么表现,怎么做一个丈夫,怎么做萧家的女婿?换句话说,你会做些什么,让我们萧家以后更好地发展?”

    话音落下,楚烈想也没想,下意识地反问道:“你都那么有钱了,我还得做什么?吃软饭不行吗?”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女人听见男人这么没有上进心,肯定会失望、不屑,注定了今天的相亲失败。

    然而此时,楚烈说完这句话之后,萧诗韵却是美目一亮:“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老子想吃软饭,怎么了?你家那么有钱,公司里聘不到商业精英啊?找个老公还得做事?靠!”

    楚烈抖了抖肩膀,震开两个保镖,然后斜靠在沙发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吐槽道。

    反正,他也没指望能“高攀”上这美女总裁,说话毫无顾忌,有啥说啥。

    但想不到的是,萧诗韵听见这回答,一直面无表情的俏脸上,却露出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

    “你说的,是你的真心话?婚后,你什么都不做,只想混吃等死,是么?”

    萧诗韵翘起一边嘴角问道。

    那张精致绝美的脸蛋儿上,露出这个表情,一时间美艳不可方物。

    “什么叫混吃等死,说的这么难听,这叫享受人生,好吗?”

    楚烈撇着嘴“纠正”道。

    “都一样。跟我走吧!”

    萧诗韵说着站起身来,转身朝着咖啡厅外走去。

    起身的刹那,那抹腰臀间完美勾人的曲线,晃得楚烈有点心神摇曳。

    极品,真是极品啊!

    下一秒,楚烈反应过来:“跟你走?去哪儿?”

    “民政局,领证!”萧诗韵头也不回道。

    楚烈听见这话,像是被加特林突突了几下似的,身子一个激灵!

    这么刺激?

    ……

    出了咖啡厅,楚烈跟着上了一辆劳斯莱斯,和萧诗韵一起坐在后座。

    车子开动,楚烈舒服地靠在车座上,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绝人寰的侧脸,深吸一口气,啧啧,真他妈香啊!

    再往下看,这弧度……

    楚烈色眯眯地打量着,肆无忌惮。

    妈的,都要跟自己领证儿了,这就是自己老婆,不看白不看。

    想随便找个娘们结婚的,没想到捡了个大美妞儿,也算赚了!

    不过下一秒,楚烈盯着某处那色眯眯的眼神,却是一凝!

    这个女人身上,有问题!!!

    “管好自己的眼睛,不然我不介意把它挖出来!”

    就在此时,萧诗韵怒声警告道。

    这个混蛋,专往讨厌的地方看,而且那眼神贼溜溜的,好像能穿透衣服似的……

    萧诗韵真恨不得给他把眼睛挖出来,拿高跟鞋踩爆!

    “靠,你都要当我媳妇了,看看都不行?”

    楚烈见到对方那高冷的模样,不爽道。

    “呵,你真以为自己是我男人了?在登记结婚之前,先看看这份协议。”

    说着,萧诗韵鄙视地瞄了楚烈一眼,眼神里尽是不屑,将一份协议递了过去。

    楚烈接了过来扫了几眼,不禁撇了撇嘴。

    这份协议大概的意思,就是两人之间只是一份形式婚姻,萧诗韵不会履行妻子的各种义务,但每个月会给楚烈两万块钱的零花钱。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针对楚烈的限制和规矩。

    说白了,楚烈这个“老公”,就是雇来做样子的。

    “我这老公,名不符实啊,太没地位了!”

    楚烈看着这份协议,有点可气又可笑地说道。

    “那你还想怎样?嗯?”

    萧诗韵美目微眯,戏谑地看着他问道,接着脸色一正,认真地表示道:“放心,虽然我不会尽妻子的义务,但原则性的底线我不会触犯,比如,我不会给你戴帽子……”

    “额,那岂不是说,我也不能泡妞?守着你还不能碰,老子一辈子只能玩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楚烈扯了扯嘴角,非常不平衡地问道。

    “你跟我说话,最好注意点,别老子老子的。”

    萧诗韵秀眉微蹙,冷着脸斥责了一句,然后无所谓地表示道:“我只说我不会违反婚姻的底线,但你要怎样我不管!只要别太明目张胆,传的人尽皆知,那你怎么玩随你。”

    “哦?这么大度?这对你不太公平吧?”

    听见这话,楚烈挑了挑眉,坏笑着问道。

    “我不在乎。”

    萧诗韵没什么感情色彩地表示道。

    无视、淡漠!

    楚烈看着这张精致绝伦的侧脸,若有深意地呵呵笑了笑。

    这女人,还真是高傲啊,有点意思。

    远离了枪林弹雨,回归到正常的社会,平淡的日子里,陪她玩玩儿也不错。

    “协议你也看了,同意的话签名按手印,如果有异议,现在可以下车。”

    不知道为什么,萧诗韵被楚烈笑得有点发毛,就感觉……好像对方是一只狼,竟然把她看成一只小羊羔似的。

    好不好,貌似从头到尾,都是她在占据主动吧?

    但此时,楚烈给她的,就是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萧诗韵还从来没有过!

    在其他男人的眼里,她可一向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作为商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她必须变回主动强势,所以马上冷冷地逼问楚烈。

    “没异议!嘿嘿,这种好事,谁会有异议?”

    楚烈收回目光,懒洋洋地靠在车座上说道。

    劳斯莱斯幻影不疾不徐地行驶着,楚烈降下车窗,手里好似凭空般多出了一根香烟。

    啪!直接点着,懒散惬意地吸了一口。

    “杨先生,还是把烟掐了,萧总讨厌烟味,还从没人在萧总的车里抽烟呢。”

    副驾驶的保镖皱了皱眉,语气有些不满地提醒道。

    “现在有了。”

    楚烈浑不在意,痞里痞气地说道。

    萧诗韵玉手在鼻前扇了扇,没有说话,只是美目当中露出一抹厌恶之色。

    保镖还想说什么,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似乎出现点状况。

    “停,车上人员全部下车,接受检查!”

    只见前方的道路被路障给封死了,几名穿着惩缉人员制服的家伙等在那里,示意劳斯莱斯靠边停车。

    下一秒,司机停车,萧诗韵三人配合检查纷纷下车,只有楚烈坐在车里没有动,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穿着惩缉制服的几人,在萧诗韵下车之后,纷纷化身成凶徒,气势狠厉地冲了上来!

    一瞬间,全场杀机弥漫!

    一名杀手掏出尖刀,急速越过保镖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着萧诗韵的心口刺了过去!

    一击致命,出手无比狠辣!

    而电光石火之间,萧诗韵的两名保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首当其冲的萧诗韵,美目瞪圆,在这一刻浑身汗毛竖立,仿佛已经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死局,似乎已经注定,萧诗韵感觉自己下一瞬间,就要香消玉殒!

    然而,就在此时,她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闪过一抹灼热。

    只见一点火光急速飞射,擦着萧诗韵的脸蛋儿,噗的一声,直接没入那名杀手的眉心!

    那杀手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在死亡之前的瞬间,他似乎捕捉到那正中自己眉心的,竟然……是一颗烟头儿!

    蓬!

    杀手的尸体因为惯性,到了萧诗韵的面前才终于倒地,但把那尖刀,终究没碰到萧诗韵一根汗毛。

    美女总裁那绝美的脸蛋儿上,惊慌之色一闪而过,努力地让自己保持镇定,才没尖叫出声。

    几名杀手见到同伴身亡,短暂的错愕之后很快惊醒,纷纷更加暴虐地杀了过来,一把把尖刀寒光闪烁。

    而刚弹射出烟头的楚烈,一反刚才在车上那懒散的模样,此时如同一头猛虎般暴起冲出,替萧诗韵挡住这些杀手。

    一声冷哼,他扫出一腿,如同战斧般直接将一名杀手扫飞出去,对方颈骨折断,落地后直接咽气儿。

    一名杀手想要绕过楚烈刺杀萧诗韵,还没跨出两步,一道黑影便强袭而来一拳捣出。

    只见楚烈手臂肌肉膨胀一圈,拳头如同炮弹般轰了出去,对方胸口塌陷,应声倒飞!

    紧接着,只听拳脚跟身体碰撞的闷响声、惨哼声接连响起!

    现场,杀机愈浓!

    不过此时杀机笼罩着的不是萧诗韵,而是这些杀手。

    蓬!

    最后一名穿着惩缉制服的杀手倒地!

    这帮杀手竟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被楚烈一人格杀当场!

    然而就在这时,楚烈的眼神一凌!

    不对,杀手还有一人!

    一瞬间,楚烈迅速旋身的同时脚下一跺,闪电般朝着此时还处于呆愣当中的萧诗韵冲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一道人影也闪到了萧诗韵的左侧,手里的一把枪朝着萧诗韵的脑袋顶了上去!

    这人,赫然就是萧诗韵其中的一名保镖!

    而另外一个保镖,已经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此人暗算了。

    啪!

    楚烈的手几乎和那保镖的枪同时就位!

    楚烈的手捏在对方的枪口上,而对方的枪口,赫然已经抵在了萧诗韵的太阳穴!

    “都tm别动!放手!”

    那保镖此时双眼血红,朝着萧诗韵和楚烈吼道。

    尤其是其看着楚烈的眼神,疯狂当中带着浓浓的惊惧!

    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跟萧诗韵相亲的家伙,竟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本来天衣无缝的一场杀局,甚至自己都没必要暴露的,竟然被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男人,只手覆灭!

    而萧诗韵此时感受到太阳穴传来的冰冷,娇躯僵硬,一张绝美俏脸瞬间没了血色!

    唯独楚烈依旧一副轻松的样子,真的直接放开了手道:“别激动嘛……”

    那保镖这时候瞪着楚烈,喉结上下涌动着,显示着其内心的剧烈波动。

    他看着满地的杀手尸体,心里怒吼:你眨眼功夫杀了我这么多同伙,我怎么能不激动?啊?你告诉我,劳资怎么能不激动?

    “你退后!退后!”

    保镖朝着楚烈大吼道,心中的恐惧让他只想离这个男人远点!

    楚烈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向后退出了数步。

    “捡起地上的刀,挑断自己的脚筋手筋!不然我就杀了她!”

    保镖见到楚烈后退了数米,稍微松了口气,不过这个男人刚才展现的战力太可怕,只有废了他才让人放心。

    他用枪抵着萧诗韵的太阳穴,冲楚烈威胁道。

    听见这话,楚烈笑了,想也不想地摇了摇头。

    萧诗韵此时紧咬嘴唇,脸色更加难看。

    “MD!照做!不然我开枪了!”

    保镖见到楚烈拒绝,顿时急眼了,歇斯底里地喊道。

    “我劝你最好别开枪!”

    楚烈淡淡地说道,还有闲情又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

    “曹尼玛!照我说的做,不然我真的杀了她!你以为我不敢杀她?”

    保镖彻底怒了,无比激动地疯吼道。

    “敢,你当然敢,你们本来就是来杀她的嘛。而我跟她认识不到一个小时,你拿她的命来要挟我废了自己,你不觉得太天真了么,朋友?”

    楚烈吐了一口烟,简直不要太悠闲,一脸好笑地问道。

    听见这话,萧诗韵紧咬的嘴唇都渗出血了,看着楚烈那无所谓的样子,心里对这个男人涌起一股怨恨和绝望……

    虽然,事实的确是这样!虽然,就算楚烈真的照做了,对方也不会放过她!

    但楚烈这么说,表现得这么无所谓,就是让她心里悲愤!

    而那保镖愣了一下,然后眼睛彻底红了,心知要挟无效,终于狗急跳墙!

    “曹尼玛,去死吧!”

    他怒吼一声,突然转移枪口,把枪对准了楚烈的脑袋,狠狠地扣下了扳机。

    要杀,当然先杀这个男人!只要这个恐怖的男人死了,萧诗韵还不是小菜一碟?

    在这一瞬间,只见楚烈嘴里还叼着香烟,双手插兜在那摆酷呢,仿佛丝毫不知自己已经被枪口对准!

    亢!

    一声枪响让人心神剧震。

    萧诗韵在这一瞬间,美目当中露出一抹嘲弄以及绝望。

    对方都开枪了,那家伙竟然无动于衷,真是可笑。

    不过他死了,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吧?

    然而下一秒,她一双美目便被震惊所充斥,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楚烈!

    因为枪响了,对方竟然依旧没事人一样地站在那里,嘴角带着可恶的痞笑。

    这……是怎么回事?

    这家伙这么好运,对方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打中?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我的手啊!”

    就在此时,耳边响起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

    只见那保镖刚才握枪的右手,整个儿血淋淋的,五根手指被炸得只剩下了两根!

    手枪,炸膛了!

    下一秒,楚烈如同旋风般冲了过来,将对方一脚踢晕,不省人事。

    “叫的真难听!”

    楚烈一脸嫌弃地掏了掏耳朵,然后冲还没回过神来的萧诗韵道:“留了他一个活口,你看着处理吧。”

    没让这“便宜老婆”死在自己眼前就行,剩下的交给对方,楚烈懒得麻烦。

    萧诗韵深吸了一口气,深深地看了楚烈一眼。

    就算她是商界女神,平时作风强势,心理素质过硬,但刚才短时间内发生的一切,还是让萧诗韵后怕不已。

    稳了稳心神之后,她才拿出手机,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

    萧万山在电话里听见女儿被刺杀,紧张得不行,确定自己女儿有惊无险之后,表示马上会派人过来处理现场以及后续的麻烦。

    挂断电话之后,萧诗韵想要上车,然而一抬脚整个人顿时站立不稳,要栽倒在地。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尤其是被枪顶在脑袋上,着实让这位女神总裁心神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就在此时,一阵烟草味飘来,萧诗韵双脚一轻,身子离地,直接被人抱了起来。

    “嘿嘿,宝贝老婆,刚才吓得腿软了吧?”

    温香软玉入怀,楚烈心里那叫一个舒爽,一脸嬉皮笑脸地问道。

    这手感……真好!

    宝贝老婆?

    听见这称呼,看着这张脸,萧诗韵气得胸前起伏,那完美的弧度一上一下!

    刚才这个家伙,还口口声声认识自己不到一个小时,一副自己的死活他无所谓的样子。

    一转眼,又喊自己宝贝老婆?

    萧诗韵心里涌起一股愤恨和反感,还有种说不出的委屈。

    “滚!谁是你宝贝老婆!混蛋!”

    “放开我!”

    萧诗韵厉声骂道,同时香风袭来,玉手直接朝着楚烈的脸扇了过去!

    啪!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楚烈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他愣了一下,感觉脸上一阵麻酥酥的,疼倒是不疼,不过……

    如果被人知道,令全球黑暗世界谈虎色变的堂堂“影魔”,被一位美女打了脸,那绝对能惊掉一地的眼珠子。

    “老婆,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地跟我动手动脚,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将萧诗韵抱进了后车座内,楚烈脸上露出一抹邪性的笑意说道。

    下一秒,魔爪探出!

    “你要干什么?”

    萧诗韵见到楚烈的动作,顿时惊声喊道,想要阻止他。

    不过楚烈什么手速,魔爪已经覆盖上了那抹傲人!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偏好设置
  • 返回顶部
  •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
    粤公网安备:44011102000522 备案号:44011102000403号-3 Copyright 2016 - 2019 - 这作网 -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